中共為何無法促成俄烏和平協議 專家解讀

【大紀元2023年05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西方外交官和前美國官員表示,美國及盟友懷疑中共能否在俄烏戰中扮演和平締造者的角色。專家認為,中共調停俄烏戰有如當年的六方會談,不會起作用,因為它不是試圖塑造談判的實質內容,而只是召集大家會談。

儘管中共已提出和平建議並計劃下週派遣前中共駐莫斯科大使李輝訪問烏克蘭、波蘭、法國、德國和俄羅斯,討論「政治解決烏克蘭危機」,但前美國官員和西方外交官表示,沒有跡象表明中共將全力介入調節,並承擔可能帶來的所有風險。

據CNBC報導,一位西方外交官說,「我們持懷疑態度」, 它們(中共)一點也不中立。

自從俄烏戰打響以來,中共始終不願將這場戰爭定義為是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還呼應俄羅斯的說辭,將戰爭責任歸咎於美國和北約。

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教授、奧巴馬政府亞洲問題高級顧問埃文‧梅代羅斯(Evan Medeiros)對CNBC表示,拜登政府希望讓外界知道,美國至少對中國發揮積極作用的可能性持開放態度,但對取得成果的期望仍然很低。

「我認為,他們對中國(中共)可能實際扮演的角色持適當懷疑態度。」梅代羅斯說。

多年來,華盛頓也一直希望北京能夠利用其影響力,推動朝鮮停止發展核武器。

維克多‧查(Victor Cha)說,「那是一種看法。」

查在十多年前參與了由中共促成的六方核會談。參與方包括美國、日本、俄羅斯、朝鮮、韓國和中國。「它從未真正起過作用。」查說。

他還說,中共的外交旨在避免招致風險,而北京對朝鮮會談的態度是邀請各方會面,而不是試圖塑造談判的實質內容。

「如果你想成為一名調解人,你必須為談判的成功投入更多的賭注,而不是簡單地為人們創造一個會談的場所。」 查說。

喬治城大學的梅代羅斯說,2003年至2009年舉行的六方會談「是一次揭示中國(中共)真正動機的經歷」。

他說,中共並沒有準備對朝鮮核武器採取實質性行動,「因為最終他們更關心的是維持自身在朝鮮半島的影響力,和維持朝鮮是一個緩衝國,而不是(核)不擴散」。

梅代羅斯說,中共在朝鮮問題上的利益與美國或其盟友不一致。最終在俄羅斯問題上,也是一回事。

北京如何算計在烏克蘭的利益仍然未知。

烏克蘭駐美國大使奧克薩娜‧馬爾卡洛娃(Oksana Markarova)上週在華盛頓表示,烏克蘭「準備好與任何願意幫助我們的人合作」。

「我認為,我們應該關注的不是如何讓俄羅斯坐到談判桌前,而是如何讓他們離開烏克蘭,這也是我們的目標。」馬爾卡洛娃在由「保衛民主基金會」組織的一次活動上說。

當被問及烏克蘭是否支持北京作為和平調解人時,她說:「我們不需要中間人。沒有人會需要中間人來讓俄羅斯離開烏克蘭。」

中共在2月份發布了有關烏克蘭問題12點和平計劃。但該提案在西方和烏克蘭被視為不可行,因為它呼籲停火和談,但不要求俄羅斯從烏克蘭土地上撤軍,而是要求西方取消對俄制裁。

美國認為,不要求俄羅斯撤軍就是承認俄羅斯在烏克蘭占領的領土。在這種情況下,雙方停火只是給普京更多的時間,重整軍隊,在適當時機再次發動進攻。

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本月早些時候表示,美國歡迎中方為幫助結束戰爭所做的任何努力,但他補充說,北京也需要支持這樣一個原則,即在這場衝突中「有一個受害者,有一個侵略者」。

「我不得不說,直到最近,還不清楚中國(中共)是否接受了這一基本原則。」布林肯說。

中共駐華盛頓大使館發言人劉鵬宇(Liu Pengyu,音譯)說,中國在烏克蘭衝突問題上的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

週三(5月10日)和週四(5月11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維也納和中共最高外交官員王毅進行了為期兩天的八個多小時會談。美國政府高級官員說,美方敦促中方「在烏克蘭問題上進行一些建設性接觸」,並再次警告北京,不要向俄羅斯提供軍事援助。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