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頓和統會頭目被捕 與紐約中領館聯繫曝光

【大紀元2023年05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大波士頓「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共同會長梁利堂週二(9日)被美國司法部指控為中共政府代理人,向中領館提供波士頓地區的信息並從事「干預活動」。起訴書顯示,他與紐約中領館、紐約的親共僑團互相密切合作。

特寫照片顯示,梁利堂拿著一塊寫著「警察」的牌匾。
特寫照片顯示,梁利堂拿著一塊寫著「警察」的牌匾。(起訴書截圖)

梁利堂與紐約中領館的聯繫

根據起訴書,梁利堂與紐約中領館的官員密切聯繫,提供波士頓地區華人和華人組織的信息,包括他們的姓名、政治立場和活動。

例如2018年8月,梁利堂告訴同鄉會梁某,紐約中領館想了解一名當地律師的「政治立場」,問他是否認識該律師,並聲稱「領事館」要來波士頓,問梁想不想見面一起討論「黑名單」。

事件背景與波士頓華埠十幾面中共五星紅旗被人刮壞有關。梁利堂對梁某說,領館官員希望對此破壞國旗事件「有所作為」。大約六天後,梁某給梁利堂發送標註為「黑名單」的電子郵件。

2018年9月,梁利堂在波士頓組織了一場活動,中共外交部駐港公署的一名高官和紐約中領館的一名高官與會。一名波士頓民選官員的職員也參加了梁的活動。幾天後,應駐港公署高官的要求,梁利堂提供了這位波士頓政府官員的姓名。

2018年12月,這位駐港公署高官問梁利堂有多少人為某親紐約傾向的華人組織工作。當晚,兩人通話15分鐘。一個多月後,兩人又通話12分鐘,幾天後,梁利堂發送了另一個有親台傾向的華人組織的成員名單。

建立統戰組織「和統會」

根據法院文件,2018年10月左右,梁利堂通過紐約中領館的高官介紹,與中共統戰部下屬一個機構的負責人取得聯繫。梁利堂隨後填寫參加統戰部在中國舉行會議的表格,並於2018年10月和11月兩次前往中國,與統戰部及中共國務院紐約灣事務辦公室的人會面。

在中國期間,梁利堂還與另一名中共政府官員(4號官員)進行溝通,該官員要求梁利堂提供有關波士頓地區華僑和當地一個親台灣組織的信息。

此外,梁某還與中共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的一名官員(5號官員)有過聯繫,該官員在紐約中領館工作。2018年12月,該官員與其他領事館官員一起到波士頓,會見了梁利堂等人。2019年4月,梁利堂將他們成立的「大波士頓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New England Alliance for Peaceful Unification of China,簡稱NEAPUC)的徽標和註冊文件發送給中領館高官。

波士頓地區香港人集會

2019年8月,世界各地的人們組織集會支持香港的反送中抗議者。其中「波士頓支持香港」遊行是在8月18日,計劃從馬薩諸塞州議會大廈遊行至唐人街。然而,該遊行遭到了一些親共者的干擾和阻撓。

期間,上述紐約中領館5號官員向梁利堂發送了一個臉書頁面的鏈接,該頁面討論了那幾天舉行的全球集會,以支持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兩天內,梁利堂與紐約中領館官員進行了至少十多次溝通。

梁利堂通過微信、電話組織和動員反抗議者。並在現場向反抗議者分發中共國旗,並為雙方拍攝照片和視頻。之後他吹噓他的成就,比另一個「波士頓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簡稱BG,由波士頓一批在校學生於2013年發起的組織)組織得好,並問對方是不是害怕他(梁利堂)搶走其地位。

8月17日早上,梁利堂和同夥到紐約參加反抗議活動,當晚10點55分,他向紐約中領館的5號官員發送了他參加紐約反抗議活動的視頻,以便邀功。當晚11點09分,5號官員打電話給梁,兩人通話10分鐘。接著在晚上11點35分,梁利堂向他的和統會微信群發送了當天在紐約參加活動的多條信息和視頻。

8月18日早上7點47分,紐約中領館1號高官回覆感謝梁利堂「辛勤工作」,然後說關於(組織G)的相關事宜,梁應該「直接」聯繫該組織,因為「我(中領館官員)和他們交談不太合適……但是你可以告訴他們,說你從我這裡聽說他可能還有一些小旗幟。這樣,他們可能就會知道我知曉這件事了。然後,他們想怎麼具體處理,就由他們自願了。」

8月19日,梁利堂還向一位暨南大學到波士頓的訪問學者/教授交換了信息。暨南大學是一所由中共統戰部和廣東省政府共建的大學,直屬中央統戰部管理。梁利堂告訴這位訪問學者,他於17日下午「接到任務」後,「連夜發了無數條微信」來促成這件事,都是他的功勞。

這位暨南大學的訪問學者教梁利堂「多和學生交流」,以擴大影響力。梁回應「做這種工作,在公共場合做什麼、說什麼都須很小心,尤其是在那些敏感話題上。」

拍攝和監視反共人士

就在反對港人集會後不久,2019年9月,梁利堂在波士頓公共圖書館前拍攝了一些反共人士的照片,並發送給一位中共官員,稱他們是「一群試圖製造麻煩的小丑」。同月,該中共官員邀請他回國參加中共竊國70周年活動。

梁利堂於9月21日前往中國,並於10月2日返美。在中國期間,他出席了統戰部和其它中共政府機構舉辦的活動,包括會議、人民大會堂招待會和閱兵式。他還向另一位中共官員發送信息,稱他參加了一場「和統會」的會議,「從中學到了很多」,「明確了未來工作方向」。

11月前後,梁利堂向第三位中共官員發送了「大波士頓和統會」2019年工作表功報告,包括:協助紐約中領館更新護照;在波士頓唐人街組織中美建交40周年圖片展活動(根據起訴書,圖片展在中共政府的指導或控制下舉辦,梁的員工向領館官員提交展覽預算);與在波士頓的中國留學生一起,聲討各路中國異議人士;在波士頓唐人街街頭懸掛中共旗幟;組織波士頓市政廳升中共血旗的慶典,舉辦近700人參加的聚會;參加美國各地「和統會」的會議,等等。

梁利堂向中共官員報告他所參與的各種親共組織的活動,包括他如何影響一個美國組織的主席選舉,阻止親台灣人士上任,並促進該組織與中共的聯繫。

根據起訴書,2019年11月和12月,他在A組織的主席選舉期間向中共官員報告情況,說有一位親台灣人士想要成為A的新主席,這對中共不利,他們需「贏得這場祕密鬥爭」。轉年的一月,梁向中共官員報告,說他已經和新當選的A組織主席談過,這位主席現在「傾向他們(中共一方)了」。他說,他建議新主席去中國訪問,並邀請中領館官員參加A組織的新年晚宴。

與公安局的聯繫

從2019年開始至少持續到2022年,梁利堂還與中共7號官員有溝通,後者在梁的通訊錄中列為「DC,上海公安局」。

2022年7月1日,7號官員和梁利堂通話18分鐘,11天後兩人又通話10分鐘。不久之後,7號官員要求梁向他提供僑界兩名「副主席」的信息,表示將安排梁和這兩名「副主席」參觀中國大使館。

當天晚些時候,梁向7號官員發送了兩個人的名字:某公司老闆兼H組織的主席,以及某餐館老闆兼I組織的副主席。梁利堂告訴7號官員,這兩人年輕、能幹,是7號官員的最佳培養人選。7號官員確認收到信息,並表示他將在本週晚些時候與兩人結交。

此後不久,梁與這兩名「培養對象」一起拜訪了DC中國大使館並會見7號官員。起訴書提供的照片顯示,四人合影中,梁利堂手中拿著一塊寫著「警察」的牌匾。

梁利堂被起訴非法擔任外國政府代理人,5月11日首次提訊,以2.5萬美元獲得保釋,庭外候審。在保釋期間,梁只能在麻州境內活動,並且配戴GPS監視器。法官禁止他與任何中共官員或「大波士頓和統會」的任何成員進行任何形式的聯繫。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