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年的黑暗 平凡人遭中共酷刑折磨

【2023年05月16日訊】(記者韓冰洛杉磯報導)連續多日絕食後,侯利軍被多名犯人按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他們死死壓住他的胳膊、腿、頭,用鋼勺撬嘴強行灌食;中共警察還將他扒光衣服按在水泥地上,用多根高壓電棍從頭到腳不間斷地電擊……

從1999年起,中國山西太原的侯利軍不斷遭到中共非法抓捕、勞教及各種非人折磨。今年4月25日,當他再次被太原市萬柏林區小井峪派出所非法綁架後,他的親人康女士(Karen Kang)呼籲國際社會伸出援手營救。

康女士告訴大紀元記者:「我姊姊的兒子、我的外甥侯利軍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不放棄信仰『真、善、忍』,遭到了中共的殘酷迫害。他現在被非法關押在山西省太原市第一看守所。」

外甥二十多年的親身遭遇,讓康女士憂心不已:「我很擔心他的生命安全,因為他曾遭受過中共的種種非人折磨。」

酷刑的殘忍程度

2015年7月20日,侯利軍向最高檢察院郵寄訴狀,控告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他在訴狀中,列舉了自己所遭遇的酷刑。

2000年1月,侯利軍被柳巷派出所警察戴上手銬押到太原市南城區看守所。一個月以後,他被非法勞教兩年。

在那期間,中共為逼迫他寫下放棄修煉的「轉化書」,每天只讓他睡兩個小時,唆使吸毒犯輪替監視他,並採用火燒頭髮、暴力毆打、威逼恐嚇等手段試圖逼迫他放棄修煉。短短幾天,侯利軍整個人都脫了相,頭髮白了很多。

為抵制非法迫害,他開始絕食,結果被獄警指使犯人野蠻灌食。他形容灌食的感覺極其痛苦,讓人窒息。

2002年10月20日早上,太原市公安局萬柏林分局的梁志強和秦峰再次將侯利軍綁架至刑警隊,十幾個刑警將他的雙手從背後銬上,然後其中一人抬著他的頭,一人抬著腳,把他高高舉起,再狠狠地摔到水泥地上。

他在訴狀中自述:「由於全身的重量全部都被壓在兩個手腕上,就感到兩個手腕就像骨折了似的,痛徹肺腑。」

後來,警察又扒光他的衣服,將他按在水泥地上,身上還壓上三把椅子,用兩根高壓電棍從頭到腳進行不間斷的電擊、毆打。由於長時間電擊,他的整個頭被打到出血、變形;左臉頰被電燒焦,起了一大片燎泡。天黑以後,警察又將他鎖到了「鐵椅子」上,無法動彈。

根據明慧網報導,從1999年7月開始,為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中國大陸各地的拘留所、勞教所、監獄、洗腦班及精神病院普遍使用了近百種酷刑。「鐵椅子」就是酷刑之一。

侯利軍在訴狀中還講述了被電擊的細節:「電棍劈里啪啦的冒著藍光打在我身上,就像幾百根鋼針同時扎入身體,就像拿個大鐵錘狠狠地重擊身體,這兩種感覺夾雜在一起,皮膚火燒火燎般的疼痛,非常痛苦。一直電了我很長時間,我被打得站都站不起來,思想意識都有些模糊了,只感覺到整個房間都有一股濃烈的、皮肉被燒焦的味道。」

一個家庭因迫害而支離破碎

由於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極為殘忍,康女士更加擔心侯利軍的生命安全:「我外甥從4月25日被非法綁架後一直在看守所處於絕食狀態,我很擔心他的生命安全。現在看守所給我外甥灌食,這是非常痛苦的。」

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獨裁者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恐怖主義政策,動用全部國家機器悍然發動鎮壓。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遭遇酷刑折磨、被迫流離失所、妻離子散。康女士整個家族經歷了這場迫害的邪惡。

她介紹,1999年7月20日凌晨3點半,太原市公安局迎澤分局和柳巷派出所警察闖入姐姐康淑琴的家中進行大抄家,修煉法輪功的姐姐被警察抓走,隨後關押進了太原市女子看守所。一天後,外甥侯利軍在省委信訪辦也被警察非法綁架,非法關押至太原市北城區看守所。

康淑琴被非法關押了11年,她在山西省女子監獄內受盡電擊、毆打、不准睡覺等各種酷刑折磨。當她九死一生地活著回家後,太原市45中學校長扣押了她的退休金,十幾年的工資一分都沒給。

而外甥侯利軍不僅遭遇迫害,多年來因擔憂警察上門找家人麻煩,有家不能回,一直流落他鄉,居無定所;侯利軍的父親在精神和肉體上受到了巨大的打擊,得了腦血栓,癱瘓在床,生活無法自理。

曝光迫害者罪行

康女士介紹,侯利軍被非法綁架時,完全沒有通知家屬,「我也是因為一直聯繫不上他,經過多方打探,才知道外甥再次被非法綁架」。

為營救外甥,康女士表示會向美國政府尋求幫助,同時在國際社會曝光參與迫害之人的罪行。「奉勸中共公檢法系統、萬柏林區、小井峪派出所、法院等人員懸崖勒馬。我會收集並追究所有涉案非法綁架我外甥侯利軍這些人的責任,我會在國際社會上曝光他們及其所犯下的罪行。」她說。◇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