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PO造芯终局 習偏重軍工系被指是肇因之一

【大紀元2023年05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林岑心採訪報導)大陸手機大廠OPPO宣布解散旗下IC設計公司哲庫科技(ZEKU),三千人可能面臨失業,引起業界一陣驚呼。4年前,中共鼓吹造芯運動下,大量民企投入造芯潮。分析認為,隨著習當局改弦易撤,轉而重視軍工系,未來會有更多中國IC設計公司陷入倒閉潮。

OPPO自研芯片路 散盡百億告終

5月14日晚間,一則名為「哲庫裁員會議」的視頻在網絡流傳,哲庫科技CEO、OPPO首席技術官劉君提到,四年前,大概也是在五月,馬里亞納項目啟動。但是,全球經濟和手機行業現在極其不樂觀,公司營收遠達不到預期,承擔不起芯片巨大的投資,因此決定關停,終止芯片自研業務。

劉君口中的項目啟動時間是2019年5月。當時美國商務部將華為及70家關聯企業列入「實體清單」,120天緩衝期到了以後,華為就面臨「斷芯」。

在談起OPPO投入自研芯片,《日經新聞》報導說,美國對華為制裁,引發OPPO警戒,因此從聯發科挖走多位高層管理人才、向紫光展銳挖走多位工程師,在上海成立芯片團隊,挖角對象還包括高通及華為旗下海思。

2019年5月15日,美國商務部將華為及70家關聯企業列入「實體清單」,令OPPO感到警戒,開始籌備自研芯片。圖為2018年8月6日,北京一家手機店外。(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OPPO未來科技大會上,發布了首顆自研芯片馬里亞納X。

2022年OPPO春季新品發布會上,發布首款搭載自研影像專用NPU(神經網路處理器)馬里亞納MariSilicon X的OPPO Find X5系列。

不過,芯片自研似乎對於OPPO手機的加值、銷售的帶動作用並不是那麽明顯。IDC國際數據顯示,2022年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同比下滑了11.3%,其中,OPPO的出貨量為1.033億台,同比下滑了22.7%,成為中國出貨量前五的品牌中,降幅最高的品牌。

4月底,媒體盛傳國內壁仞科技前海外團隊AI負責人孫成坤將要加入哲庫,幫助OPPO提升NPU芯片的AI計算能力。5月12日,OPPO的造芯夢戛然而止。

IC設計業內人士、台灣資深經理Brad Liao告訴大紀元,「華為海思當初使用製程都是台積電最先進製程,可以跟聯發科、高通競爭,OPPO接收了海思的人力,又從台灣找了聯發科的工程師,成了中國手機晶片設計中唯一的希望,現在說垮就垮掉,對市場而言相當震撼。」

中共鼓動下 民企扎堆造芯

OPPO當初投入造芯的頭一兩年,也是一眾民企「扎堆」造芯的年代。2020年9月習近平在一場座談上談到,中國在各領域受制於人的「卡脖子」困境,要在財政、金融、稅收給予政策支持。隨後在「十四五」規劃(2021年至2025年的國家規劃)中推動芯片自主。

中華經濟研究院助研究員王國臣5月14日告訴大紀元,「民營企業為了迎合北京當局,前陣子響應全民大造芯,不管是手機OPPO,甚至阿里巴巴等互聯網大廠,也成立芯片部門,只要是資通訊產業沾得上邊的,都參與到這一領域中。」

去年8月,北京當局啟動「芯片反貪行動」,於2014年成立的國家大基金(大基金一期)多名高管被查,其中,國家開發銀行國開發展基金管理部原副主任路軍被正式起訴。

《彭博社》1月的報導引述消息人士的話指出,中共高級官員正在討論如何擺脫昂貴的芯片補貼政策,這些補貼政策至今未獲具體成效,還助長貪污,並引發美國的制裁。

2023年3月10日,中共兩會上,習近平(右二)、李強(右一)、趙樂際(左一)站在主席台上,王滬寧(左二,後排)從後面經過。(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9月習近平在一場座談上談到「卡脖子」困境,並將芯片自主寫入「十四五」規劃。圖為2023年3月10日,習近平主持中共兩會。(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2月,北京當局重啟「大基金二期」,向長江存儲投資人民幣129億元,目的是加強長江存儲應對美國制裁。長江存儲是由紫光集團與政府合資,獲大基金一期挹注,紫光集團破產後,由大基金和地方政府管理,去年12月被美國列入出口黑名單營運受挫,新建廠房停擺。

台灣大學機械系教授林宗男5月14日告訴大紀元,中國歷經三年清零以及它(中共)採取的戰狼外交政策,使得西方世界認識到中國(中共)威脅的本質,「從美國前總統川普制裁華為、貿易戰,到拜登政府任內的芯片制裁、供應鏈脫鉤,中國以出口為導向的經濟遭遇重挫,中國(中共)政府財政狀況受到蠻大影響,它在半導體投入大量資金的政策,也受到影響。」

《太報》指出,中國(中共)政府轉為集中資源扶持關鍵領域和已有所成的業者,其他業者未來很難拿到資源與補助,預估OPPO的哲庫收攤只是個開端,後面還有一大堆中國IC設計業排隊等著倒。

習近平轉向依賴軍工系造芯

王國臣認為,OPPO收掉造芯業務,並不意外,因為中共當局的政策進入到第二個階段,主要由軍工體系來負責整個芯片的製造和研發,也就是所謂的新型舉國體制,不久前的人事改組或機構改組,軍工系人事大幅提升可見端倪。

2021年中共國資委網站轉發《培育國有企業成為現代產業鏈鏈長》一文,鼓勵中央企業要以「鏈長制」思維推動轉型升級和產業發展。

王國臣說,在此背景下,軍工系會與大型國有企業做連結,以中央大型企業扮演產業鏈火車頭的角色,此外,軍工系也與國家實驗室做結合。

王國臣補充,軍工系造芯的趨勢,從美中貿易戰之後開始醞釀,已經醞釀了兩三年,會成為習近平接下來芯片自主政策的主要方向,這些國有大型軍工集團,包括中國核工業、中國航天科技、中國航天科工、中國航空工業、中國船舶等。

「他們有自己的芯片廠和研究所,採取一種內部競爭的方式。隨著軍工系在整體芯片研發的角色越來越重要,民企發展芯片的能力就越不受北京當局重視了,這也是OPPO把芯片部門關掉的原因之一。」王國臣說。

OPPO結束造芯 凸顯自研門檻高

《日經亞洲》報導,全球第四大手機製造商OPPO的驚人舉動,凸顯電子產品製造商想要參與芯片開發的高進入門檻,一名芯片行業高管表示,要實現成本效益,每年需要出貨數百萬台,目前,只有財力雄厚的蘋果和三星為自己的產品開發定制芯片。

台灣大學機械系教授林宗男分析,手機產業其實是一個更新換代、競爭十分激烈的產業,當初決定自己生產IC設計的策略,有些過於躁進,未必是一個深思熟慮的決定。

「在美國對中國(中共)制裁的範疇中,OPPO所生產屬於民用智能手機,並不是因為受到EDA軟件禁令,或者其它IC設計工作遭到制裁而停擺,而是考量到產業面上的競爭力,過去因為錢賺得多,認為可以自己從事芯片設計,沒有理解到這個領域不是有錢就可以做得起來的。」

OPPO放棄造芯,回歸手機製造本業。圖為2023年2月27日,OPPO於西班牙世界移動通信大會(MWC)上展示新機。(PAU BARRENA/AFP via Getty Images)

台灣IC設計資深經理Brad Liao分析,「當年華為與海思有(中共)政府大筆經費挹注,可以花錢不手軟,但是像OPPO這樣一般企業,沒辦法供應自己的芯片公司,即使花了大筆資金做出來的芯片,如果比不過人家,也會影響手機銷量,還不如去買第一流的芯片,保持手機的競爭力。」

近兩年,大陸申請吊銷、註銷的半導體相關企業近萬家,使得外界對於中共主導的芯片自主之路,能發展到什麼程度感到懷疑。

林宗男分析,整體中國芯片行業會逐步走向「內循環」,「因為中國畢竟有蠻大的市場,在一些比較低階的、成熟製程領域,包括從EDA、芯片的生產,可能達到自給自足,這也就是所謂的內循環,不過要往高階技術邁進的話,有相當的困難度。」

台灣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5月15日告訴大紀元,半導體產業的發展,要在國際協作與民主制度的支持下,才能孕育出創意,在實踐創意中忍受辛苦,最後才能獲得成功的果實。

謝金河說,「半導體產業要由技術領航,但是在中國是用黨的領導決定一切,黨集中領導的體制如果沒有改變,未來砸再多錢,根本不可能成功。」

(記者駱亞對本文亦有貢獻)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