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潤」美驚魂:九零後夫妻遭遇墨西哥黑幫

【2023年06月17日訊】(記者馬尚恩洛杉磯報導)一對九零後夫妻本想幾年後移民澳洲,但經歷中共政權下一連串事件,生活已到了多待一天也難以忍受的程度——他們踏上了走線之路。但好不容易逃出「魔窟」,途中卻遭墨西哥黑幫綁架,他們最後是如何脫險的?

蕭崇浩大學畢業後於2021年結婚。他在廣州一家軟件公司做電子商務,妻子在一家醫院擔任護士。兩人工作還不錯,但卻經常感到壓抑,讓他們對未來有一種深深的恐懼。

「他們不讓我們說話」

上初二的時候,蕭崇浩首次嚐到「社會主義鐵拳」的滋味。

那年6月,廣西幾個流氓跑到他所在的茂名開槍殺人,當地人心惶惶。蕭崇浩親眼看到河裡出現浮屍,他想到這或許和槍擊案有關聯,就把自己的猜測發到QQ上,又貼到了個人博客。

不久,他正在教室上早讀課,當地警察把他帶出去,關進一間屋子。室內空調被調到16度,他覺得很冷。

凍了一天,直到晚上才有一個很凶的警察對他說:「你給我們的工作帶來很大的麻煩。」然後問他:「你還想不想讀書?想不想上大學?」蕭崇浩回答「想」,公安就讓他寫認錯書。為了趕緊離開,他被迫抄寫了一篇警察給的稿子。隨後他被帶到一個強光燈前唸稿並被錄像。出來後他才知道,這份錄像被當地電視台播出。

此後蕭崇浩變得不敢說話,他暗下決心好好讀書、離開這個地方。隨著年齡增長,他發現不僅在家鄉,整個中國社會都沒有個人發聲的地方,「不服,它就剝奪你該有的權利」。

不公不義的事還有很多。2020年南方發生洪澇災害,他所在廣州黃埔區也遭水淹,租住的居民樓底層被淹1米以上。他打電話向政府求助,當局態度粗暴,最後不再理會他們。因無法出門,他和妻子在家餓了幾天,直等到水位降到腰部才趟水出門轉住酒店。那次洪災中,僅他了解到的就有九人死亡,但當地政府只報告二人死亡。

2020年廣州洪水淹沒街道的場面。(蕭崇浩提供)
2020年廣州洪水淹沒街道的場面。(蕭崇浩提供)

夫婦倆更無法忍受的是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期間的政策。當時廣州實施居家辦公,不准上街;街上豎起了隔離樁,阻擋車輛流動。居委會人員每天拿著喇叭逼人做核酸檢測。蕭崇浩覺得人群聚集有傳染風險,就拒絕出門。居委會的人上門威脅:不做核酸就斷水斷電;並要求房東,如果住戶不配合就趕走他們。

疫情期間,中共當局威脅民眾做核算的宣傳標語。(蕭崇浩提供)

這些經歷讓他們失望透頂。夫妻倆本來計劃五年內移民澳洲,但中共種種反人性的做法讓他們一天都待不下去了。2021年6月,兩人踏上了去南美厄瓜多爾的行程。

中共黑手威脅厄瓜多爾華人

來到厄瓜多爾後,他們開了一家中餐館,想留下來開始新生活。按當地移民法,只要他們待滿18個月,就可以拿到永居權。

蕭崇浩喜歡在社交媒體分享當地的社會文化和自然美景,走線過來的華人口口相傳,將他的餐館當作可以臨時落腳的地方。

但他漸漸發現一些怪事:一些身分不明的人要他打探走線者的來歷,看有沒有在中國違法的人。這些人多次威逼利誘,他一直沒有答應;看著懷孕的妻子,他愈發擔心安全問題。他沒想到中共的黑手已伸到厄瓜多爾,儘管半年後就可拿到永居權,他卻不敢再待下去。

他和妻子決定北上美國。

被黑幫綁架 孕妻突發急病

夫妻倆直飛到中美洲的薩爾瓦多,越過危地馬拉抵達墨西哥,又從墨西哥城買巴士票直奔靠近加州的蒂華納市。一車十幾人中,只有他們是中國人。上車不久,他發現司機打電話說,來了兩個中國人。他在厄瓜多爾學了一些簡單的西班牙語,但他當時不明白,這是司機在給黑幫通風報信。

不久,來了一群穿警服的持槍者。所有人被趕下車,上了一輛皮卡。他告知對方:「我妻子有孕在身。」對方不理會。他們被帶到沙漠中一間黑屋子裡。房門緊閉,厚厚的窗簾擋住外面的光。

他明白了:他們被黑幫綁架了。

隨後,所有人被沒收手機,睏了累了就睡在地板上。然後,黑幫逼他們打電話向親友要錢,每個人至少要給兩千美元。

蕭崇浩向厄瓜多爾的朋友求助,拿到了四千美元。本以為可以離開,沒想到黑幫分子說,他們中有人向警方發了定位地圖,需要轉移。轉移過程中跑了幾個人。蕭崇浩不敢跑,因為妻子懷孕。黑幫要他再付六千美元,理由是有人逃跑,他們要為逃跑者埋單。

向朋友求助後,他們又交出了六千美元,但黑幫還是不放他們。

這時候,妻子突然出現腹痛,伴有嚴重的宮縮現象。為了妻子的生命安全,蕭崇浩給黑幫下跪,懇求他們讓妻子看醫生。兩個黑幫成員帶他們去當地的社區醫院。因他妻子情況危急,值班的醫生和護士開了一個就診單,來了一輛紅十字會的車把他們帶到另一城市,黑幫才就此放手。

蕭崇浩妻子在醫院脫離危險後,他們繼續北上,到達美墨邊境牆旁的小河邊。每人繳了三百美元過橋費,排隊進入邊境牆大門。美國警察在大門兩邊守著,對他們說:「你們已經來到自由的國度。」

終於安全了!

人生最重要的一頁

蕭崇浩在國內拒絕加入共青團和共產黨。大學時全班53個學生,他是唯一的非團員。

回想在中國經歷的一切,蕭崇浩說:「你的個人權利和自由都受到限制和壓抑;沒有公民權利、政治權利,也沒有言論自由,想說什麼也不行。而且社會也不穩定,老是有報復事件。」他說,少數人掌握著所有權力和資源,「他們開心了,分給你一點;不開心,一點都不給你」。

「潤」美途中遭遇磨難與危險,有沒有後悔過?「我沒有。」蕭崇浩說,「逃離中國這種獨裁且腐敗的社會,是我們人生裡最重要的一頁。無論怎麼樣,我都會重新走這條路。」◇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