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176位醫院領導被查與「高幹病房不能取消」

【2023年08月14日訊】眼下,一場迄今規模最大的反腐風暴正在席捲整個中國醫藥行業。

據大陸媒體報道,全國醫藥領域反腐敗正快速向多個細分領域推進,駛入深水區。中紀委和國家監委7月28日召開「開展全國醫藥領域腐敗問題集中整治工作動員部署大會」,會議稱要「加大執紀執法力度」,「深入開展醫藥行業全領域、全鏈條、全覆蓋的系統治理」。

8月以來,每天都有醫療系統官員落馬的消息被通報。截至8月12日,全國至少已有176位醫院院長、書記被查。

有一些不了解內情的人,看到這麼多腐敗分子被查很興奮,樂觀的認為這輪反腐將會解決老百姓看病難、看不起病的問題。

要我說,講句玩笑話,這叫想多了!

別看這輪反腐風暴搞得轟轟烈烈的,短期內也可能給老百姓帶來一些實惠,但它的真正目地並不是為了解決老百姓看病難、看不起病的問題。

不容否認,醫藥界的嚴重腐敗確實是造成老百姓看病難、看不起病的原因,但絕不是唯一的原因,更不是根本的原因。

老百姓看病難、看不起病的關鍵是什麼?是中共的醫療體制,是中國醫療資源和醫療費用分配的嚴重不均,是中共特權階層對醫療資源和醫療費用的壟斷。據世界衛生組織2000年公布的數據,中國大陸衛生分配公平性在全世界191個成員國中排名居第188位,列倒數第4。

2006年9月16日,中共衛生部原副部長殷大奎曾在第二屆中國健康產業高峰論壇上披露,大陸衛生總費用只覆蓋20%人口的衛生服務;政府投入的醫療費用中,80%是為了850萬以黨政幹部為主的群體服務的。2003年,中共衛生部第三次衛生服務調查顯示,44.8%城鎮人口和79.1%的農村人口無任何醫療保障。

而最能夠體現中國醫療資源和醫療費用分配嚴重不均,最能夠體現中共特權階層對醫療資源和醫療費用壟斷的是什麼?是高幹病房!

一個不久前引發怒潮的例子,中共上海市高級法院前書記范祖祥,因為腦部嚴重損傷成了植物人,在上海瑞金醫院ICU病房一住就是4年,光是搶救他一個人就花了近億人民幣。

大陸自媒體「娛樂八卦掌」8月10日刊發的一篇探訪高幹病房的文章也披露,一位年逾八十的老幹部已經無意識了,渾身只有眼睛能轉動,在轉入高幹病房後,每天進行各種插管治療,維持了五年後去世,每天的各種費用高達10,000元,結算下來這五年裡竟然花費了千萬元以上。

可見,醫藥界最大的腐敗不是醫生受賄拿紅包,而是高幹病房的特權。醫藥界真要反腐,真要解決老百姓看病難、看不起病的問題,首先就必須取消高幹病房。

趁官方高調宣傳醫藥界反腐之際,最近有不少網友就將矛頭指向了高幹病房這個毒瘤。

網民熱傳的一個今日頭條話題的標題是「網友評論:醫療改革吧,我覺得第一項不是抓人,而是先廢除高幹病房,你覺得呢?」

網友們紛紛留言:

「廢除高幹病房,廢除特權階級!」

「醫藥領域反腐,高幹病房能動一下嗎?連花清瘟能說一下嗎?」

「醫療行業反腐是好事,建議先取消高幹病房、取消為少數人服務的專家組,取消差別化就醫。」

「高幹病房給醫療腐敗做出了很壞的榜樣。醫療反腐首先應該廢除的就是高幹病房。」

可面對網民的呼聲,黨媒新華社卻發文赤裸裸的聲稱「高幹病房不能取消」。文章稱,「要為勞苦功高的人提供適當的待遇」,因為「這些人為國家和社會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和犧牲」。而「如果取消了高幹病房,就等於剝奪了他們享受特殊待遇的權益,這可能會導致他們的工作積極性下降,甚至影響到整個社會的發展和穩定」。可能是覺的文章的內容太露骨了,可能會引發民意的反彈,文章刊出半天後又被刪除。

文章雖然刪除了,但亮出的觀點卻足以表明,中共絕不會也絕不可能取消高幹病房,絕不會也絕不可能取消特權階層對醫療資源和醫療費用的壟斷。既然如此,當下的醫藥界反腐又怎麼可能真正解決百姓看病難、看不起病的問題呢?!

既然不是為了解決百姓看病難、看不起病的問題,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中共如此大張旗鼓的在醫藥界反腐又是為了什麼呢?目地只有一個,就是為了錢袋子——不是老百姓的錢袋子,而是它自己的錢袋子。

說的形象點,中共現在很缺錢,需要斬一批肥鵝來為自己輸血。醫藥界被養了多年的腐敗分子,就是這樣的肥鵝。現在該是讓他們為黨國出血的時候了。中共的算盤算的很精,斬了這批肥鵝,既能為自己輸血,又能賺一個反腐的好名聲,何樂而不為?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