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謎一樣的新科參議員:J‧D‧萬斯

【2023年08月13日訊】(大紀元專欄作家Salena Zito撰文/唐雲舒編譯)當來自俄亥俄州(Ohio)的共和黨籍參議員J‧D‧萬斯(J.D. Vance)走進大橡樹職業學校(Great Oaks Career Campuses)外科技術專業的課堂時,學生們正在努力實踐(相互間練習抽血技巧)、為期末考試做準備。他來得正巧,一位女生正害怕同學給她抽血。萬斯見狀便脫下西裝外套,提出替女生挨針。他看到老師和學生都沒有反對,就坐了下來,擼起袖子,微笑地等著學生抽他的血。

那個抽血的學生很緊張。萬斯輕聲對其說,「別緊張,一次不成功可以接著來,做好了為止。我沒問題。」

結果該學生扎了一針就成功了。

指導老師滿臉笑容地看著萬斯說,「我沒想到今天會看到你有這樣的舉動。」

2023年4月21日,J‧D‧萬斯讓鑽石橡樹校區的學生在他身上練習抽血技巧。(Salena Zito提供)

實際上,萬斯的出人預料之舉已經越來越成為常態了。

萬斯贏得「七葉樹之州」(Buckeye State,俄亥俄州別名)爭奪激烈的參議員初選已有一年,擊敗民主黨人蒂姆‧瑞安(Tim Ryan)、正式當選為聯邦參議員也已有8個多月;在兩場競選中,他都得到了前總統唐納德‧川普(特朗普)的支持。但他並沒有像媒體預期的那樣表現得氣勢逼人,當然也不像他的前任羅伯‧波特曼(Rob Portman)那樣柔和及書卷氣。

萬斯不是從這兩種模子裡刻出來的,正很好。

那是一個星期五的上午,萬斯在參觀完大橡樹職業學校的鑽石橡樹校區(Diamond Oaks)後,輕鬆地坐在辛辛那提西端一所高中明亮的會議室內。在兩個小時的訪問期間,萬斯參觀了該校區的每一間教室,一邊觀看11年級和12年級的學生展示技能,一邊和他們交談。他看著學生們展示的木工、平面設計、汽車機械、計算機編程、美容和焊接等證書,詢問他們畢業後將如何利用這些特長。

(註:大橡樹職業學校有四個校區,俄亥俄州36個學區的11、12年級學生都可以選擇到其中的某個校區學習,但仍然屬於他們原來高中的學生。)

當天早些時候,當萬斯到達上述高中、去和校長打招呼時,也遇到意外驚喜。

他說,「我走過去和他握手,覺得很面熟,隨後意識到,我的天啊,那是拉斯(Rush)先生,我高中時候的老師。我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看到他在這裡當校長並在他陪同下四處參觀,真是很有意思。」

參觀這些學校前一天,萬斯在馬里蘭州奧克森岡市(Oxon Hill)參加了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舉辦的50周年領導力峰會(50th Anniversary Leadership Summit)。他在會上警告說,美國面臨的最大威脅是中共入侵台灣,而總統喬‧拜登卻在不斷地向烏克蘭提供援助。

萬斯在俄亥俄州米德爾敦(Middletown)出生、著有回憶錄《鄉下人的悲歌》(Hillbilly Elegy),一直被視為「鐵鏽帶」人民主義者(populists)的代言人。(註:人民主義也譯為民粹主義、平民主義、公民主義等,指的是強調「人民」觀念並與「精英」相對立的政治立場。)萬斯的「川普主義」立場,使得他的許多議員同事認為他是問題製造者。(萬斯早已公開表示支持川普競逐2024年共和黨總統提名。)

也許這就是萬斯在進入參議院的這二百多天裡,努力尋求(與民主黨人)達成共識的原因。他談到來自康涅狄格州的民主黨籍參議員克里斯‧墨菲(Chris Murphy)時說,「我和克里斯‧墨菲相處得很好。他是個聰明人,雖然立場很左,但我們在有些方面觀點一致。我覺得我們可以在一些事情上合作。」萬斯曾在7月份阻擋了參議院對墨菲支持的美國駐非洲聯盟大使提名人斯蒂芬妮‧沙利文(Stephanie Sullivan)的確認(理由是沙利文是激進的「覺醒」(woke)主義者,不適合擔任外交職位)。

有時候,一些事件會迫使人們進行一般情況下不會出現的合作。萬斯就任參議員的第一個月,俄亥俄州東巴勒斯坦(East Palestine)就發生了諾福克南方公司(Norfolk Southern)列車脫軌,有毒物質洩漏、造成嚴重污染的災難性事故,他必須做出應對。這對他而言無疑是一次火的洗禮。在接下來的幾天內,他和同樣代表俄亥俄州的民主黨籍參議員謝羅德‧布朗(Sherrod Brown)結成了不可思議的二人組,在哥倫比亞納縣(Columbiana County)和國會奔波,努力調查事故真相。

萬斯說,「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在鐵路安全問題上,我們可以找到與鐵路公司和民主黨人合作的途徑,兩黨一起真正推動事件發展。而這也會令每個參與者放下自我。」「這絕對是務實的態度。你必須做點兒什麼。如何把事情做成?那就必須和別人合作。好吧,我想我得和『那個人』一起做。」

在他們的努力下,《2023年鐵路安全法》(Rail Safety Act of 2023)於5月份在參議院商務、科學和交通委員會(Commerce, Science, and Transportation Committee)通過。萬斯是該法案最初的提案人之一。兩黨在該法案上意見空前一致,使得拜登和川普兩人都大聲表示支持。

對萬斯而言,這件事也涉及到個人感情問題。他說,「東巴勒斯坦事件影響到了我關心的人,所以一定要讓問題得到解決。」

一年前,當萬斯贏得黨內初選時,媒體的論調是他乘了「怨恨政治」的東風才得以成功。然而,萬斯在同事們心目中一直是個謎一樣的人物,其真正原因在於他在做事情時不受任何單一因素驅使。毫無疑問,他是保守派人民主義者反抗「當權派」的領軍人物。同樣顯而易見的是,他骨子裡的阿巴拉契亞(Appalachian)性格,在海軍服役、在耶魯大學(Yale)學習及早年在硅谷(Silicon Valley)工作的經歷,都對他的世界觀產生了重要、有時是矛盾的影響。例如,當討論烏克蘭問題時,很多決策者對軍人生活毫無概念,令萬斯很沮喪。

萬斯仍然是保守派人民主義者,仍然是堅定的川普支持者。但他和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塔米‧鮑德溫(Tammy Baldwin)、馬可‧凱利(Mark Kelly)等民主黨參議員都合作提出過議案。

(當我指出)他並不像人們所刻畫的那樣時,萬斯笑了笑,然後就前去追趕他昔日的高中老師了。

作者簡介:

薩萊娜‧齊托(Salena Zito),在她成功的職業生涯中,曾擔任很長一段時間的國家政治記者。自1992年以來,她採訪過每一屆的美國總統、副總統,以及華盛頓特區的最高領導人,包括國務卿、眾議院議長和美國中央司令部將軍。不過,她卻更熱衷於採訪全國成千上萬的普羅大眾。她曾走遍49個州的偏僻小路,透過下鄉走訪的傳統採訪模式,接觸每一位市井小民。

原文:The Riddle of JD Vanc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