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全榫卯結構的日本百年木屋不用一根釘

【2023年06月29日訊】(記者Michael Wing報導/趙孜濟編譯)直到現在,木工們在教科書上之外還沒有見過如此令人敬畏的細木工。即使是擁有50年的行業經驗的日本木匠大師,以前也沒有見過這種古老的工藝,至少在實踐中從未見過。他們檢查了一棟有95年歷史的兩層古民宅(kominka,傳統的日本房屋)的木梁,沒有發現一根釘子來固定這棟建築。

26歲的迪倫‧岩之(Dylan Iwanuki)從事古老的日本傳統建築工作。他參加過多個建築工程項目,如古民宅和神社。這棟古民宅在被遺棄之前屬於一家建築公司,然後賣給了椅子設計師Taka Yoshino,他的想法是將其改造成一個椅子博物館,附帶一個可以俯瞰富士山的咖啡館。

這就是岩之和他的團隊的任務。他們首先將這棟古民宅從東京附近的埼玉縣搬遷到他們的工作室,他們的許多發現和探索都在工作室裡進行。然後,他們將它運送到山梨縣進行重新組裝。

這棟位於東京附近埼玉縣擁有95年歷史的古民宅由傳統的日本細木工建成。圖片攝於古民宅被搬遷之前。(由Dylan Iwamuki提供)

最初,古民宅令人瞠目結舌的細木工製品大部分都隱藏在其現代化的外觀之下。直到木工們開始拆卸,他們才真正被震驚。首先,他們必須弄清楚木製榫卯是如何連接在一起的。儘管他們經驗豐富,這也是一項艱巨的任務——一個人如何在看不見的東西上工作?

「從外面看,細木工是隱藏起來的,所以我們必須弄清楚它是如何連接的,這樣我們才能知道如何把它拆開」,來自埼玉縣的日本木匠岩之告訴《大紀元時報》,「這項工作對我個人來說也非常有吸引力。」

他講述了日本細木工的一些歷史。在過去,當釘子必須手工鍛造並且價格昂貴時,日本木匠找到了將木梁連接在一起的方法,甚至可以通過複雜的聯鎖細木工和榫卯系統將其固定。這樣的系統的擰緊效果與現代螺釘相同,根本不需要金屬緊固件。那時,沒有電動工具,所以所有的工作都是手工完成的,這就是為什麼今天建造古民宅如此昂貴的原因。

建成近100年後,儘管沒有一個釘子,但這棟古民宅的結構仍然堅固。(由Dylan Iwamuki提供)
從裸露的骨架中可以看到95年歷史的古民宅的質樸橫梁和傳統建造的木框架。(由Dylan Iwamuki提供)

「只有少數客戶願意花那麼多錢或時間來做這種工作」,岩之說,「它仍然存在,只是它絕對不常見。今天,我們『有更有效的建造方式或更便宜的方法。』」他補充說。

該團隊深入研究了日本傳統木工的教科書,以解決拆卸榫卯的難題。岩之通過拍照和錄像記錄了他們的聯合探索活動,並將它們發布在他的Instagram上,這項失傳了的工藝品中隱藏的寶石由此在網上傳播開來。

他們遇到的一個挑戰是一個名為「shachi sen tsugi」的榫卯結構,它用插入的楔子將兩個互鎖的部件緊緊地拉在一起,將它們鎖定到位。這種技術用於屋頂周圍椽子上方沿著屋檐邊緣的水平面板。岩之的團隊發現,他們可以通過移除楔塊來拆卸榫卯。

來自埼玉縣95年歷史的古民宅中的傳統「shachi sen tsugi」細木工類型。(由Dylan Iwamuki提供)
「shachi sen tsugi」榫卯的側面。(由Dylan Iwamuki提供)

(由Dylan Iwamuki提供)

木工團隊發現另一個榫卯位於他們意想不到的地方,因為它不承重,也就是說,在水平直接位於混凝土地基上方的門檻中。這個榫卯結構被稱為「okkake daisen tsugi」,它包括兩塊交叉在一起的部件,一塊重疊在另一塊之上,由兩個鎖定它們的木針固定在一起。這個結構也存在於房梁中,因為它非常堅固。

一種名為「okkake daisen tsugi」的細木工結構。(由Dylan Iwamuki提供)
拆開以後的「okkake daisen tsugi」榫卯結構。(由Dylan Iwamuki提供)

(由Dylan Iwamuki提供)

一個比較棘手的例子是一個叫做「hako dome」的角縫。從外面沿著斜接(邊角)只能看到一個垂直接縫,而一個看不見的更複雜的系統位於其內——在內角由兩個插入的楔子產生了緊固整體的張力。在榫卯被拆開之前,木工團隊將這些楔子用鉗子拔出來。拆卸過程的視頻令人讚歎不已。

在埼玉縣95年歷史的古民宅中發現了一種名為「hako dome」的邊角細木工結構。(由Dylan Iwamuki提供)
拆卸後的「hako dome」榫卯結構。(由Dylan Iwamuki提供)

(由Dylan Iwamuki提供)

雖然不是本項目的一部分,但岩之遇到的最複雜的日本細木工結構是一種被稱為「kawai tsugite」的榫卯。這種獨特的榫卯可以互換連接,形成三個不同的角度,包括兩種不同類型的彎頭或直線。不用說,這個結構在網上受到熱捧。

一種被稱為「kawai tsugite」的複雜的三向細木工結構,在岩之的Instagram上風靡一時。(由Dylan Iwamuki提供)

(由Dylan Iwamuki提供)

木工們在拆卸過程中必須非常小心。他們花了大約兩個月的時間。許多內部橫梁由未打磨的原木組成,看起來很質樸,而其餘的只是木框架。每根木梁在運輸到車間之前都經過精心編目,上面貼有 x、y 和 z 軸坐標標籤。

裝運後,木工們修理了老舊的,或被白蟻損壞,或因氣候條件而翹曲或扭曲的部件。有時他們不得不從頭開始製作新作品,以便與舊木梁相配。正是在這個過程中,他們真正對祖先的工藝感到驚歎——時間過了這麼久,它仍然那麼緊緻,那麼乾淨和精確,這讓他們敬畏。

岩之喜歡在工作中探索傳統的日本細木工,例如這種幾乎看不見的「Kanawa tsugi」結構。(由Dylan Iwamuki提供)
另一種被稱為「otoshi ari」日本細木工結構。(由Dylan Iwamuki提供)
被稱為「mechi tsugi」的日本細木工結構。(由Dylan Iwamuki提供)

岩之本人覺得他有義務通過製作他們認為有價值的東西來向這份工作致敬。他不想用糟糕或不合標準的作品來損毀這項工作的聲譽。他將新舊結合的過程描述為「與過去的木匠交流」。

「看到他們的工作,看看他們留下了什麼,讓你覺得你也會留下好的作品」,岩之說,「我認為這是最大的收穫。」

山梨縣的古民宅(現在稱為椅子實驗室)的外觀。(由Dylan Iwamuki提供)

當所有的維修完成後——在車間裡花了大約六個月的時間,有時需要臨時重新組裝——這些零件被重新安置到山梨縣,在那裡開始重建。這花了大約九個月的時間,其中包括安裝一個符合現代標準的全新內飾。岩之說,大約「百分之八十」的原始老木梁被保存在建築中。但是,他們也不會把所有舊的東西都放在新命名的椅子博物館裡,而是在其它地方作展覽。

山梨縣椅子實驗室的內部。(由Dylan Iwamuki提供)

今天,這棟古民宅被稱為椅子實驗室。它是一種准前衛的互動博物館,不僅向日本傳統木工的卓越致敬,也向現代椅子的設計致敬。主樓層陳列著來自世界各地的約300件精美家具。博物館有一個單獨的椅子木製品工作室,鑑賞家可以坐在那裡體驗各種椅子,還有一個閣樓,遊客可以在品嘗卡布奇諾咖啡的同時欣賞富士山。

山梨縣的古民宅(現在稱為椅子實驗室)窗外的富士山景色。(由Dylan Iwamuki提供)
椅子實驗室的內部展示了現代椅子和傳統的日本家具。(由Dylan Iwamuki提供)
山梨縣的椅子實驗室展出的傳統的日本內部和外部工藝。(由Dylan Iwamuki提供)
山梨縣椅子實驗室內外的景觀。(由Dylan Iwamuki提供)

原文「Japanese Carpenters Discover Jaw-Dropping Wood Joints in 95-Year-Old House Built With No Nail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編註:榫卯结构的萌芽可以追溯到六七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浙江余姚河姆渡的干栏式建筑就已经运用了简单的榫卯结构, 这是中国现已发现的最早的榫卯。春秋战国时期,榫卯开始在家具制作中使用,当时已出现银锭榫、凹凸榫、格角榫、燕尾榫等形式。唐代,榫卯的应用更加纯熟和讲究,隨後這門建築工藝也傳入日本。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