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羅剎海市」中的聊齋故事

大家好,我是扶搖。歡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謎

這些天來,刀郎的「羅剎海市」火爆全網。短短10幾天,全球播放量就突破100億次,竄紅速度驚人。有人說,可惜刀郎只唱不跳,要不然來支「又鳥舞」,保證也能像當年鳥叔的「騎馬舞」一樣風靡全球。

羅剎海市」是刀郎新專輯「山歌寥哉」中的主打歌。專輯中共有11首歌,其中不少都借鑑了蒲松齡《聊齋志異》裡的故事。今天咱們就來講講那些給刀郎帶來靈感的聊齋故事。先來講講「羅剎海市」。

羅剎海市

故事的主角叫做馬驥,就是刀郎歌中唱到的那個「美豐姿,少倜儻,華夏的子弟」。馬驥跟人到海外經商,因緣際會來到了一個奇異的國度。那裡的人都奇醜無比。

馬驥四處求收留,可人們見到他都一臉驚恐,紛紛逃走了。只有一座小山村的居民們接納了他。他們長得不那麼醜,不過個個都衣衫襤褸,看著像乞丐。他們說這裡是大羅剎國。在這個國家長得越醜的人,地位越高。他們因為長得不夠醜所以命運悲慘。要是長得像馬驥這般俊美的,在他們眼裡就是吃人的妖怪了。

馬驥這才恍然大悟,知道為什麼人們見他就躲了。那天,他跟著村民們去都城,剛好下朝了,官員們紛紛出宮。只見那相國長得就像刀郎歌裡唱的那樣,「兩耳傍肩三孔鼻」。再看一下其他官員,也都個個面目猙獰。官員們看見馬驥,也都嚇得不輕,只有一位執戟郎,也就是守衛宮門的官員不怕他。原來他早年做過外交官,見多識廣,知道萬里之遙有個中國,那裡的人長得俊美。

馬驥很快跟他成了好朋友,一起喝酒,還找來一些歌姬唱曲助興。可惜這些歌姬個個長得像夜叉,唱的歌也是荒腔走板。馬驥實在聽不下去,就敲著桌子高歌了一曲。執戟郎連聲說好,第二天就想把他推薦給國王。不過大臣們說,這位郎君實在是醜,怕驚了聖駕,就給攔下了。然而,馬驥後來還是見到了國王,而且成了國王的寵臣。那他是怎麼做到的呢?

原來馬驥靈機一動,把煤塗在臉上,扮成了黑臉張飛。這下朝野上下都為他傾倒,紛紛讚歎他的美貌,國王的賞賜更是源源不斷。

可惜好景不長,不久大臣們都知道了馬驥變美的祕訣,心理不平衡了,說都是靠臉吃飯,可俺們這張臉都是純天然的,憑啥你頂著一張假臉就能走紅?馬驥感覺不妙,就向國王請了個長假,溜回了收留過他的那個小村莊。

村民們像迎接英雄一樣歡迎他回來。他們從他身上看到了希望。你看這醜得像妖怪的人都能混成國王跟前的紅人,那他們的未來是不是也光明一片?馬驥也知道感恩,把手中的錢財分給了村民們。村民們心懷感激,就帶他去海上的集市觀光。

馬驥在海市上碰到了住在海裡的「東洋三太子」,聊得挺投緣的,就跟他去了龍宮,龍王非常喜歡他,立馬就招他做了駙馬。龍女漂亮賢惠,兩人非常恩愛。馬驥在這裡每天過的都是神仙般的日子。可是三年後,他開始想家了。

龍女說,我們可以送你回去,只是仙凡有別,我卻不能跟你回去,咱倆的緣分就到此為止了。馬驥聽了很傷心,但是思鄉情切,他還是走了。當時龍女已經有身孕了,後來生了一對龍鳳胎。三年後,龍女託人把孩子送給了馬驥,也為這段情緣畫下了句號。

故事的最後,蒲松齡評價說,「花面逢迎,世情如鬼」,「顯榮富貴,當於蜃樓海市中求之耳!」。就是說,裝出一副虛假的面孔去迎合世俗,人情與鬼無異。在這樣一個社會中,正常人要想獲得榮華富貴怕是只能到海市蜃樓中去找了。

有人說不知道是不是這段話給了刀郎寫「羅剎海市」這首歌的靈感,不過「世情如鬼」這四個字還真是點出了這首歌的精髓之處。

聊完了羅剎國的故事,咱們再來講一個眼下比較時髦的平行世界的故事吧。這就是刀郎專輯中的另外一首歌──畫壁。

畫壁

話說江西人孟龍潭和一位姓朱的舉人一起去參觀一座寺廟。寺廟沒有什麼特別的,就是佛殿牆上的壁畫都十分精美,畫裡的人物個個栩栩如生。東側牆上畫著一群散花的天女,其中有一位少女披散著頭髮,手裡拿著一朵花在微笑,朱脣微啟,好像就要開口說話的樣子。

朱舉人看得出了神,忽然感覺自己身體輕飄飄地飛到了牆上。只見面前殿堂樓閣重重疊疊,不像是人間世界。一個老和尚坐得高高的,正在講經說法,許多人圍著聽,他也混在了其中。那位散花的天女忽然出現在了他身邊,牽他的衣服,他心中歡喜,就跟著她離開了。兩人很快結成了夫妻。

這時孟龍潭忽然發現朱舉人不見了,就驚疑地問帶路的老和尚。老和尚笑著用手指彈了彈牆壁,高聲叫道:「朱施主,怎麼遠遊了這麼長時間還不回來?」這時,壁畫上現出了朱舉人的畫像,側著耳朵好像聽見了什麼似的,就從牆上飄飄然飛了下來。孟龍潭大吃一驚,一問,才知道他去了畫中的世界。

這時再看那壁畫上的天女,只見她頭上高高盤起了髮髻,不再是少女的裝扮。兩人百思不得其解,但也只能告辭出來了。

刀郎在歌中唱道:「你在畫上倉皇等待著忘了自己從何而來,此刻我站立的地方是你畫外的異託之邦。」這還正好非常形象地刻畫了當時的場景。

輪迴故事──劉舉人

不過要說起聊齋呢,自然也少不了輪迴故事。刀郎的專輯中有一首曲子叫做「花妖」,講述了一段愛而不得的情緣。男女主人公輾轉幾世都無法相聚,婉轉淒涼的歌聲打動了無數歌迷的心。這又是來自於聊齋的哪個故事呢?

其實這個故事還真不是蒲松齡寫的,應該是刀郎自己的原創。不過聊齋中的輪迴故事也不比這遜色。這其中最為出名的兩個故事,名字都叫做三生。

第一個故事的主角是劉舉人。他曾經是位士大夫,可是一生中做了不少不道德的事,死後閻王罰他來世做馬。投胎前他偷偷把迷魂湯給倒掉了,所以雖然做了馬,還是人的思維,不願意過天天被鞭子抽的日子,硬是絕食三天把自己給餓死了。

回到陰間閻王一見他就大發雷霆,說他有意逃避,罰他做狗。這一次狗主人拿他當寵物養,對他很好。然而他還是不願意做動物,狠心在主人腿上咬了一大口,果然如願被亂棒打死了。

可閻王卻對他更為惱怒,說他居然如此凶殘,罰做蛇。這一次他下定決心不殘害生靈,做條吃素的蛇,只吃草木果子。一年後,他想到了個好點子,游到馬路中間往那兒一躺,很快就被過往的車輛壓死了。

這一次閻王終於原諒了他,讓他來世做人,於是他就成了劉公。劉公一生下來就能開口說話,文章書史都過目不忘,後來就輕鬆考上了舉人。

佛家有個說法,叫做人身難得。看看劉公這前後五世的人生,還真的是這樣。

那麼另一個故事就是兩個人的三世糾葛了。

輪迴故事──三世糾葛

來自湖南的某甲能記得三世的事情。他曾是一位地方官,參與科舉考試的評判工作。有一位叫興於唐的考生,因為考試落第鬱悶而死。到了陰間,他就聯合其他早亡的考生提交了一個集體訴訟,說某甲害死了他們。閻王在壓力之下判某甲遭受開膛剖心之苦。大家解了氣一鬨而散,而兩人的梁子也就此結下了。

之後某甲投生成了一個普通人家的兒子,二十多歲的時候被誤當成土匪抓了。來剿匪的將軍就是興於唐轉世。將軍一見到他,不由分說就把他給斬了。這次輪到某甲鬱悶了,一狀告到閻王那裡。結果閻王判他做大狗,興於唐做小狗。兩人分別轉生做狗後,在一個集市上相遇了。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一番撕咬之下,雙雙喪命,又去見了閻王。

這一次,兩人吵得更凶了。閻王說,冤冤相報何時了,我替你們化解一下吧,讓興於唐來世做某甲的女婿。這一世,女婿自恃有才,動不動欺侮岳父,但某甲都隱忍了。後來,女婿人到中年不得志,某甲為他四處打點,終於幫他求得了功名。從此以後這段孽緣終於得以化解,兩人從此像父子一般相處。

蒲松齡的三世輪迴

這兩個故事是不是都挺有意思的?不過聊齋中最有意思的輪迴故事卻是寫在《聊齋志異》序言裡的那個。這就是蒲松齡本人的輪迴故事了。

他說他出生的時候,父親夢見一個病弱的和尚,身穿袈裟,偏袒右肩,走入臥室,胸前貼了一塊銅錢大小的膏藥。父親驚醒後,他就咕咕墜地了,胸前赫然一塊黑色胎記,位置跟父親夢中和尚的一樣。那個和尚是不是我的前世啊?

而就在蒲松齡去世後不久,距蒲家莊百里之外的金家莊,山西商人徐敬軒喜添貴子,取名徐昆。一年後,一位年輕書生來他家躲雨,正在啼哭的孩子看見書生居然咧嘴笑了。書生問這是哪裡,徐敬軒說金家莊。書生忽然就哭了,說這孩子就是他的老師蒲松齡轉世。老師臨終前留下過一句話:「紅塵再到是金鄉」。他到處尋訪也沒有找到,不曾想在這裡不期而遇。

徐敬軒就講起了孩子出生前他的一個夢。夢中他在一個楊柳依依的泉水邊見到了一位年老的儒生。只見他手執蒲扇,笑而不語。忽然耳朵邊響起一個聲音,說這是你的兒子。書生說,老儒生手持蒲扇,那不就是姓蒲嗎?蒲松齡號「柳泉」,那不就是楊柳和泉水嘛。

而這個蒲松齡的轉世徐昆也親自見證了一次奇妙的輪迴經歷,故事也是寫在了一本書的序言裡。這本書就是徐昆長大後寫的《柳崖外編》,一共有300多個類似於聊齋的故事,被稱為是聊齋的續集。

寫序言的兩位文士一位是蒲松齡的學生李金枝,另一位是乾隆時期的著名詩人王友亮。

他們在序言中寫到,徐昆從小就聰明伶俐,頗有才情。不過跟蒲松齡一樣,他的仕途並不順暢,一生的才情都用在了寫故事裡。

而他的婚姻也一樣充滿了傳奇色彩。他的結髮妻子是山西襄汾縣的劉六娘。可惜婚後不久,劉六娘就病逝了,臨終前對婆婆說:「請您把我的骸骨收埋好,我來世再到您家來。」

後來,徐昆回了到老家臨汾,專心寫起了故事。他寫的戲曲《雨花台傳奇》成為了當時最流行的劇本,深受人們的喜愛。

那一天,襄汾縣的一座戲台子上,《雨花台傳奇》正在熱熱鬧鬧地上演。劉六娘的母親在台下的觀眾群中發現了一個特別眼熟的姑娘,大著膽子上去一問,女孩居然正是劉六娘轉世。她還記得自己的前世。這一世她的名字叫李窈,只有十四歲。

在劉媽媽的撮合下,李窈又嫁給了徐昆,兩人感情依然很好。只是李窈說,「我記得從陰間往陽間轉世的時候,袖中有竹籤二十多枚,其中有九枚合歡竹。恐怕我與徐郎的姻緣只有九年啊。」後來李窈果然在二十四歲那年病逝了,跟徐昆正好做了九年夫妻。徐昆悲痛不已。為了紀念這位兩世都鍾情於自己的妻子,徐昆專門寫了一部劇本,名字就叫做《合歡竹傳奇》。

有的時候,真實的故事往往比編的還要精采。您覺得是不是呢?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裡了。未解之謎,我是扶搖。我們下回見。

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訂閱頻道Ganjingworld頻道: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eiqjdnq7go2dgb6zFtQ9TYK11080c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梅#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