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應對中共戰略威脅應抓重點

【2023年08月26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Thomas McArdle撰文/信宇編譯)8月9日,拜登政府宣布有選擇性地限制未來美國在中國大陸的私人投資(現有交易除外),這個聽起來很強硬的聲明讓我們看到了美國在中國大陸長達數十年的大規模經濟參與中存在的系統性問題。

與前蘇聯在第三世界的軍事顛覆、核彈頭的過度殺傷以及無情冷酷的敵對言論和宣傳相比,北京發現資本主義方式的蜜糖策略對西方更為有效。美國消費者沉迷於中國製造的低價產品;美國企業青睞中國工廠的廉價勞動力成本;華盛頓樂於與中共開展外交活動,忠實於一個信條:「自封的和平締造者永遠是幸運的,永遠不會是天真的。」

在許多美國人看來,中國是自由市場的典範,而不是現實中的對內壓迫和對外擴張。毫無疑問,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沒有像對付前蘇聯那樣認真打擊中共的深層次原因。

在羅納德‧里根(Ronald Reagan)總統執政期間,美國禁止向前蘇聯出口高科技。我們實施的制裁措施包括阻止美國建築設備巨頭卡特彼勒公司(Caterpillar)向俄羅斯出售價值數千萬美元的管道鋪設設備,阻止通用電氣公司(General Electric)向俄羅斯輸送渦輪轉子,從而阻礙了前蘇聯通往西歐的天然氣管道建設。

事實上,正如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政府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of Governmental Studies)的歷史學家史蒂文‧海沃德(Steven Hayward)所指出的,前蘇聯領導人米哈伊爾‧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在1986年的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Reykjavik)峰會上憤怒地抱怨,美國在降低全球石油價格方面所扮演的角色成功地成為了針對莫斯科的經濟戰武器;里根總統結束了對國內石油和天然氣價格的控制,並利用美國的軍事力量說服中東歐佩克(OPEC)石油輸出國家增加石油供應。里根總統和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還聯手阻止西方國家向莫斯科提供金融信貸。須知,在前蘇共黨魁勃列日涅夫(Leonid Brezhnev)的領導下,這種金融信貸援助曾支撐了俄羅斯的經濟,並有可能在幾十年前阻止了蘇聯的提前解體。

儘管中共黨魁習近平多次明確宣布,中國力圖通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在本世紀中葉成為「綜合國力和國際影響力的全球領導者」,然而美國今天並未對中共實施任何類似的經濟報復行為。

相反,拜登政府實際上一直在從美國戰略石油儲備中向中國出售數百萬桶石油,而戰略石油儲備是作為美國的應急資源而設立的。而這一切都發生在拜登政府的能源部長與一名中共高官商談之後。

而相比之下,共和黨人表現如何?

事實上他們無處不在。德克薩斯州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約翰‧科寧(John Cornyn)與賓夕法尼亞州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鮑勃‧凱西(Bob Casey)聯手修訂國防部撥款,提出《對外投資透明法案》(Outbound Investment Transparency Act,2023),要求美國公司在向中國和其它不良行為者出售半導體、微電子、人工智能、量子科學和類似先進領域的技術時,必須通知聯邦機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除亞利桑那州獨立聯邦議員基爾斯滕‧斯內瑪(Kyrsten Sinema)之外的所有參議院民主黨人都投了贊成票。這就好比百貨公司安裝監控攝像頭,記錄大規模的商店盜竊行為;收集不良行為的證據並不等於明令禁止這種行為。

事實上,科寧先生和凱西先生最初版本的立法將賦予聯邦政府權力介入並阻止美國公司與中共科技公司達成威脅國家安全協議。然而令人悲哀的是,該法案還是被2024年總統競選中最引人關注的共和黨人之一淡化了:參議院銀行委員會(Senate Banking Committee)排名委員、來自南卡羅來納州的蒂姆‧斯科特(Tim Scott)是一位黑人,如果他能入主白宮,他所傳遞的希望、文明和白手起家的傳記將大大有助於團結美國人,普及保守主義政策。即使是該法案的共同起草人科寧先生也承認,斯科特先生的委員會刪除了他的法律條文,使其「目前僅僅成為一項透明度條款」。

與斯科特先生相比,喬‧拜登總統可能會荒唐地卻也不公平地顯得對中共更加鷹派。

與此同時,在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主席、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人帕特里克‧麥克亨利(Patrick McHenry)傾向於擴大內閣部門的企業黑名單,而不對披露與中共實體的經濟交易提出任何新要求。麥克亨利先生最近貶低科寧先生的做法是「一個糟糕的想法」,「這將給國際資本分配帶來麻煩,是對國家權力的大規模擴張,而且不會奏效。」

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參議員托姆‧蒂利斯(Thom Tillis)是僅有的六位投票反對科寧透明度修正案的參議員之一,他最近評論稱,「當務之急是繼續投資於對我們有利的中國市場,這方面的機會很多。」

去年秋天,賓夕法尼亞州即將離任的參議院銀行委員會排名第一的共和黨人帕特‧圖米(Pat Toomey)警告說,建立一個針對中共的聯邦官僚機構事實上完全必要;他指出,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已經完全有權阻止向中共轉讓任何類型的技術、知識產權、藍圖、程序訣竅或軟件,包括美國人在華投資事務。那麼,還需要什麼對外投資通知制度呢?他還警告說,拜登的行政命令將來可能會被任何一黨的總統濫用。

然而,圖米先生是一位激進的自由貿易者,他也問道:「如果你知道在美國開公司有可能使你無法在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境內投資,那麼你為什麼還要在美國開公司呢?」

這一切引發了共和黨人「對中共軟弱」的頭條新聞。這也肯定會引發民粹主義者的懷疑,認為這種軟弱可以追溯到首都華盛頓K街企業遊說者賄賂共和黨特定人士,以確保沒有人破壞利用中國實現利潤最大化的美國公司經常舉行聚會。

威斯康星州共和黨人、眾議院中國問題特別委員會(House Select Committee on China)主席邁克‧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反駁了這種看法,他尋求「針對具體行業的方法」,全面禁止向中共出售各種先進技術,「在這些顯而易見的領域,我們不應該為加速我們自己毀滅的行為開綠燈。」除此之外,他還要求禁止大學對華捐贈,禁止州和地方政府對華投資等。

在共和黨人內部進行自由市場派與對華鷹派的劃分是十分錯誤的。里根總統全面減稅,將最高所得稅率降至28%,減少國內可自由支配開支的增長,並削減法規,他認為市場原則與對共產主義的經濟戰爭並不矛盾。今天的問題並不是哲學認識問題。當前的問題在於,很少有共和黨人認識到中共在21世紀對自由世界所構成威脅的嚴重性;我們應該像20世紀成功應對蘇聯威脅那樣,緊迫地應對當前的現實威脅。

作者簡介:

托馬斯‧麥卡德爾(Thomas McArdle)是美國第43任總統喬治‧沃克‧布什(George Walker Bush,小布什)的白宮演講撰稿人,現在為IssuesInsights.com新聞網站定期撰稿。

原文:Republicans Unfocused in Strategy Against Chin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