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好萊塢歌星幫助家長抗擊兒童性掠奪文化

【2023年09月07日訊】(記者Michael Wing報導/趙孜濟編譯)蘭登‧星巴克(Landon Starbuck)搬到洛杉磯追求好萊塢之夢,但她實際上似乎是想逃避自己。

這位來自孤星州(德克薩斯)的年輕、才華橫溢的音樂藝術家在青年時代經常覺得自己永遠不夠好,因而受到困擾。18歲時,她從達拉斯搬到洛杉磯,她覺得好萊塢將治好她的心理疾病。但是,星巴克顯然太天真了。

不知何故,她覺得,如果她能成為一個更好的歌手,更漂亮,更瘦,如果她能找到一個合適的人相信她的才華,其它一切就都不重要了。

很快,她就認識到實際情況不是那樣。

她目睹了好萊塢如何以工業規模掠奪兒童,她的夢想幻滅了。最近,她開始與那些以年輕明星為目標的掠奪者進行鬥爭,他們當初也以她為掠奪目標。

她講述了自己的經歷,這些經歷讓她睜開了眼睛,看到了好萊塢潛規則的性文化,以及在成為明星的路上,一個人需要做出的犧牲、得到的恩惠和受到的詆毀。

蘭登‧星巴克(Landon Starbuck)在YouTube上的音樂視頻「希望」(Hope)的屏幕截圖。(由Matt Rodgers通過Landon Starbuck提供)。(插圖)蘭登‧星巴克。(由朱莉安娜‧奧里克提供)

「有一位經紀人讓我在一個非常知名的樂隊的音樂視頻上演出,我同意了,我上了他們的視頻,」她告訴《大紀元時報》,並補充說「我邁出了職業生涯的下一步」,因為這之後,她將與樂隊一起巡迴演出。

「他們給我看了一個衣架,上面有內衣,」她說,「很明顯,我必須脫掉衣服,穿上這套內衣才能演出。」

「對不起,穿那個我會覺得不舒服。」她告訴經紀人。

「沒關係」,他們回答說,「我們會找到願意穿的人。」

就這樣,星巴克失去了巡演的機會。她感到被拒絕了。

同樣的故事一次又一次地以不同形式發生在星巴克女士身上。

她被要求參加自己的唱片簽名慶祝活動。她準備在活動上宣布,她要成為那些不想「一脫成名」的女孩的榜樣。「第二天,我被搞慘了」,她說,「我與唱片公司的交易失敗了,我的一切都失敗了。」

星巴克的朋友和同齡人都告訴她,你必須和他們打成一片,參加聚會,喝酒,吃飯,與大佬們把臂言歡。

「蘭登,你真的應該這樣做」,他們告訴她,「你知道,你不必和他們上床。你只需要去玩樂和參加聚會。」

「但是,我們都知道,上床確實是他們所期待的。」星巴克回答道。

她說,她不理解在拉斯維加斯的屋頂上和一群高管一起浪費時間是工作的一部分。但這確實是她工作的一部分。

從好萊塢山眺望洛杉磯。(Shutterstock)

「我想我可能有什麼問題,因為我不喜歡我所做的事情,我只想努力工作。」她告訴《大紀元時報》。

她基本上被列入了黑名單,成了好萊塢的棄兒。關於她「很難合作」的謠言四起,所以她在經紀人、唱片公司和經理之間來來回回,直到她終於受夠了。她放棄了表演者的身分,轉而為其他藝術家寫作。

她說,現在的情況更糟,因為她現在看到這種情況發生在其他青少年身上,而且,當她簽署了保密協議時,她被告知要保持沉默。

她目睹了「年輕、嶄露頭角的明星被送到工作室,沒有父母陪伴,……他們都是從各地來的年幼的未成年人,可能最小的只有9歲。」星巴克說,「他們在吸毒,雖然我沒有真的看到孩子這樣做。但我知道。」

「不久之後,我辭職了。」

幻想破滅,成熟了的她離開了好萊塢。

她嫁給了來自加利福尼亞的古巴裔美國音樂視頻製作人羅比‧星巴克(Robbie Starbuck),後者為阿肯(Akon)和史努比狗狗(Snoop Dogg)等人執導視頻。他還於2022年作為共和黨國會候選人進入政治舞台。

歲月流逝。星巴克女士現在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住在田納西州。她一邊大聲疾呼,一邊向父母們傳授知識,以打擊以工業規模掠奪兒童的文化。她警告父母們說,這種文化不僅在好萊塢,而且在全國範圍內流行。

如今,星巴克女士經營著一個打擊一切形式掠奪兒童的非營利組織,名為「永遠自由」(Freedom Forever)。她還創作音樂,例如她的單曲「希望」(Hope),以揭露販運兒童(child trafficking)的犯罪活動。

她對父母的警告是,今天掠奪兒童的範式已經改變,並隱藏在我們眼皮底下。

她說,以前,掠奪兒童的方式是兒童販運者開著白色麵包車,在街上抓孩子。但現在真正的威脅是在網上,各種各樣的社交媒體團體充斥著意圖性誘拐(groom)和掠奪孩子的掠奪者,那些都是些好奇、天真和脆弱的孩子。

(左)蘭登‧星巴克在非營利組織「永遠的自由」(Freedom Forever)主辦的活動中登台。(由阿德里安‧菲格羅亞提供)(右)蘭登‧星巴克、她的丈夫羅比‧星巴克和他們的三個孩子。(由Adrienne Figueroa提供)

她說,如果父母們以為像Instagram、Snapchat和TikTok這樣的大型科技平台有任何措施來保護我們的孩子,那他們就太天真了。

家長們不明白這些平台是如何運作的」,星巴克告訴《大紀元時報》,這是一種看似無害的威脅。「(這些平台)沒有保護兒童的動機或願望。」

有些家長天真地依靠那些平台上的「家長控制」功能,結果他們的孩子被誘騙或販運。她一心幫助那些家長。

她的解決方案是什麼?不是從立法或監管大型科技公司開始的,甚至不是從拯救孩子開始的,雖然這是至關重要的,而是從家裡開始的,從我們的頭腦開始。她說,「自由模式」是從內到外開始的,從我們的家庭、設備和思想開始。

另一個關鍵點是,父母必須認識到,當他們讓孩子使用技術設備時,孩子會面臨什麼樣的危險。

她說,Instagram、Snapchat和TikTok上的掠奪者正在「積極誘騙」你的孩子。他們的目標是「使掠奪者和色情製品正常化」。

2022年,國家失蹤兒童中心網絡(National Center for Missing Children’s CyberTipline)提示熱線收到了3200萬份疑似兒童性掠奪的報告。這個數字反映出了問題的嚴重程度。

她嚴肅地問父母,「我們會把孩子送到什麼其它的物理環境中,如果我們知道那裡會有色情內容和掠奪者?」

她問道,孩子多大的時候,「父母會願意接受他們將接觸到誘騙者,洗腦,或跨性別意識形態的事實」?

「所有這些都使我們的孩子輕易成為受害人。」

原文「Ex-Hollywood Singer Shocked by Child Trafficking in Music Industry—Warns Who Is Grooming Your Kid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