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嫉妒有害 如何消除

【2023年09月11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eff Minick撰文/任季編譯)約瑟夫‧愛潑斯坦(Joseph Epstein)在他的《嫉妒》一書中寫道:「在七宗罪中,只有嫉妒毫無樂趣可言。當然,人們最不願意承認的就是自己有嫉妒心,因為這樣做就等同於承認自己吝嗇、刻薄、心胸狹窄。」

伊萊恩‧賈維克(Elaine Jarvik)在2006年的一篇文章中支持愛潑斯坦的觀點,她寫道:「鹽湖城心理學家馬克‧歐文斯(Mark Owens)在30年的行醫中,從來沒有聽到就診者說『因為我有嫉妒的問題,我需要幫助』。」

猜忌和嫉妒有時會被人搞混,但兩者是完全不同的,用一個實例很容易說明這個問題。一位男士在派對上與一位迷人的年輕女士單獨交談了不少時間,與這位女士談論她的素食、貓和她最喜歡的TikTok視頻。在開車回家的路上,男人的妻子多半會問:「你花了那麼多時間和那個女孩在一起,不怕我猜忌嗎?」她不太可能說:「我很嫉妒你和那個年輕女士聊得那麼開心。」

如果把猜忌說成是「綠眼妖魔」,那麼嫉妒就像纏繞我們的幽靈,會讓我們悶悶不樂,痛苦不堪。當我們有著這些糟糕的心理狀態時,還會羞於說出自己有這個問題。如果我們真的想說出這個幽靈的存在,也會像賈維克女士寫的那樣,用委婉的方式「這不公平」或「為什麼我沒有得到晉升?我比她更努力」來表達心中的煩悶。

如今,至少在國家舞台上,「公平」已經成為嫉妒的另一種偽裝。這是一個古老的觀念,我們只是給它穿上了新衣,賈維克女士引用了一位六十多年前去世的作家的話,「正如作家兼神學家多蘿西‧塞耶斯(Dorothy Sayers)曾經寫下的:『嫉妒是一部巨大的平土機,如果它不能把事物壓平,也會把它們壓低。』她說,在最糟糕的情況下,嫉妒是一個毀滅者,『要痛苦一起痛苦,誰也別想好過』。」

我們中的許多人都經歷過這種當個「快樂殺手」的一時衝動,但一般不會造成什麼大的傷害。然而,嚴重、持續的嫉妒,不僅會吞噬人際關係,還會吞噬掉嫉妒者自己。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有可能成為莎士比亞筆下的伊阿古,心中充滿了盲目、無理性的怨恨,以至於當朋友遭受挫折時,會暗自竊喜。我們常常會忽視這種有害思維對我們自己的危害。

那麼,我們該如何避免或治癒這種惡毒的靈魂疾病呢?

自我覺悟。嫉妒這個詞源於拉丁語invidere,意思是帶著惡意或怨恨的目光。如果你的同事是一個很討人喜歡的人,他正準備和家人去海邊度假,而你卻在想:「我希望一直都下雨」,這時候要注意了,抓住和打消這種念頭吧。不僅如此,這時候還需要問問自己這種想法的來源和起因。

從實際出發。透過窗戶看到的世界是實際的,通過Facebook、Instagram和其它社交媒體看到的世界往往是虛幻的。在那裡,幾乎每個人看起來都比你更幸福、更成功、更有才華。如果你正坐在屏幕前咒罵朋友升職的消息,或者對你的表妹穿著比基尼擺姿勢嗤之以鼻,那麼是時候離開這些虛幻的社交媒體了。想想每個人的實際情況,你就不那麼嫉妒了。

感恩。感恩是治療許多精神疾病的靈丹妙藥,它能驅逐嫉妒病毒。安靜下來反思一下我們的平凡生活,只要用心,總能發現許許多多的珍寶就存在於我們身邊,如我們擁有的生命本身就是我們擁有的最大珍寶。這種感恩的心情可以澆滅攀比和惡意的火焰。

熄滅了這些火焰,我們就為快樂騰出了空間。

作者簡介:

傑夫‧米尼克(Jeff Minick)育有四個孩子,兒孫成群。20年來,他在北卡羅來納州的阿什維爾向參加家庭教育研討會的學生教授歷史、文學和拉丁文。他著有兩部小說《阿曼達‧貝爾》(Amanda Bell)和《翅膀上的塵埃》(Dust on Their Wings),以及兩部非小說類作品《邊走邊學》(Learning as I Go)和《電影造就男人》(Movies Make the Man)。他目前居住在弗吉尼亞州的弗蘭特羅亞爾(Front Royal)從事寫作。關注其個人博客,請上網站JeffMinick.com。

原文:Envy and How to Fight It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