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防部評估:中共是最大的生物戰威脅

【大紀元2023年09月17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楚一丁報導)美國國防部8月份發表了2023年生物防禦態勢評估報告(2023 Biodefense Posture Review,以下簡稱《評估報告》)。該報告稱美國的國家防禦正處一個關鍵性時刻,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多種複雜的生物戰爭威脅。並將防禦來自中共的多方位威脅,列為國防部抵禦生物威脅的首要任務。

在這個報告發表之前,美國國防部主管核子、化學和生物防禦等部門的助理部長羅森勃蘭姆(Deb Rosenblum)已經在7月28日宣布:在2022年為用於化學、生物和輻射與核子防禦而撥款14億美元的基礎之上,在今後的5年中將每年再追加3億美元的撥款,專門用於應對日益上升的生物威脅。

《評估報告》中明確列出了,為抵禦生物威脅,美國在2035年之前所必須優先達成的四項目標:

一、保衛本土,同步跟上中共在多個領域內日益增加的威脅;

二、阻止對美國及其盟友們的戰略攻擊;

三、做好準備,在應對衝突時取得必要的主動權——首先是應對中共在印太地區所帶來的挑戰,其次是應對俄羅斯在歐洲所帶來的挑戰;

四、建立富有彈性和適應性強的協同防禦體系,用於保護生態系統。

在以上四個優先目標中,威脅主要來自被直接點名的兩個國家:中共與俄羅斯。其中中共被點名兩次,俄羅斯一次。而且明確指出中共的威脅擺在首位,其次才是俄羅斯。所以不難看出,美國的國防部已經將中共列為未來最有可能發動生物戰爭的對手。並開始著手建立必要的防禦體系,以應對未來可能出現的生物戰威脅。

作為自由世界的領袖,美國可以說是維護二戰後世界次序的國際警察。而且,美軍也裝備了全世界最為先進的,可以應對所有不同種類戰爭威脅的武器系統。那麼,是什麼原因讓美國國防部感到美國正在面對「前所未有」的威脅,並因此發出如此嚴重的危險警告?

新型科技的挑戰和中共的狂妄崛起

中共軍方在90年代發明了所謂超限戰的概念:一種打破了戰爭與非戰爭之間、軍事與非軍事之間的界限的戰爭,一種資訊無所不至,和戰場無所不在的戰爭。而生物戰,恰恰就綜合了這類戰爭的所有特質。

美國國防部在其《評估報告》中提到:中共已經公布了要在遺傳工程、精準醫學和神經科學等領域內成為世界領袖的計劃。在這些計劃中,中共將生物學稱為一種全新領域的戰爭。

2014年1月23日,中國國防報發表作者為王軍的署名文章:《基因戰爭將以洗牌方式變革人類戰爭》。該文中稱:「基因武器的使用方法簡單多樣,可以用人工、飛機、導彈或火炮,把經過遺傳工程改造過的細菌、細菌昆蟲和帶有致病基因的微生物,投入他國的主要河流、城市或交通要道,讓病毒自然擴散、繁殖,從而使人、畜在短時間內患上一種無法治療的疾病。並且,基因武器還能根據需要,任意重組基因,可在一些生物中植入損傷人類智力的基因。當某一特定族群的人沾染上這種帶有損傷智力基因的病菌時,就會喪失正常智力。」

2017年11月10日,解放軍報發表了題為《基因武器如何影響未來戰爭》的署名文章,作者為曹詩洋。該文中寫到:「一旦基因武器投入使用,將使未來戰爭發生巨大變化:戰爭模式將發生變化。敵對雙方可能在戰前使用基因武器,使對方人員及生活環境遭到破壞,導致一個民族、一個國家喪失戰鬥力,在不流血中被征服……,軍隊編制體制結構將發生變化……,戰略武器與戰術武器將融為一體。未來戰場將成為無形戰場。」

2018年11月8日,中國軍網發表作者為譚雪平和楊宇的署名文章:《基因戰爭,籠罩人類的新陰影》。文中稱:「人種基因武器就是利用人種基因的不同,殺死針對的一部分人或使他們喪失部分能力,而同時使不針對的人群免受其害的生物戰劑。有研究表明,人類DNA中99.7%至99.9%都是相同的,而這些占比很少的不同點,才是將各個種族區分開來的關鍵。因此,每個民族和人種都有獨特的基因特徵,從理論層面而言,根據這個特徵就可以研製出殺傷預定種族對象的基因武器,從而有選擇地攻擊具有特定種族基因的目標。」

該文還無所顧忌地說:「用5000萬美元建造一個基因武器庫,其殺傷效能遠超過花費千億美元建起來的核武器庫。」

總之,伴隨著中共體制內「東升西降」的吹噓,和對西方不斷升級的戰狼外交,各類官媒或帶有官方背景的一些國內媒體也在不斷地躁動,在過去的10年裡發表了不少要打敗西方的戰爭叫囂,其中包括不少有關生物戰爭方面的文章。毫無疑問,中共官方和軍方媒體上所有這些公開的狂熱討論,都引起了美國政府的關注和憂慮。

中共軍民融合策略與武漢病毒研究所

在美國國防部的《評估報告》中,多次提到生物科技軍民兩用的特性。羅森勃蘭姆在國防部《評估報告》的發表會上說,中共已經在軍民兩用的高新科技方面注入了大量的投資。

2015年10月,習近平親自下指示,中共中央正式開始籌備利用軍民融合途徑來發展科技的相關事宜。2017年1月,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正式成立,習近平自任該委員會主任。

西方國家原始意義上的軍民融合開發專案,是將軍用的高科技轉為民用,造福於民。但中共的軍隊並沒有太多的先進科技。中共的軍民融合方式,與西方過去的道路背道而馳。中共的計劃是通過各種非軍方的機構與國外進行交往與合作,打著交流的幌子從西方獲得先進的技術之後,再將這些技術轉給中共軍方所用。

清華大學作為一個非軍事機構,就是中共軍民融合計劃實施過程的典範。

在2015年習近平開始推動軍民融合之後,清華大學就在中共中央軍委的指導下率先開始了可行性研究。並於2016年5月,將美國、日本、俄羅斯和以色列等國過去的軍民融合經驗寫成總結報告,提交給了中共中央軍委。

2017年9月,清華大學在中共中央軍委的直接指導下,主辦了中共第三屆軍民融合展覽會。

2018年6月,清華大學正式成立人工智慧研究所,其成立的啟動基金直接來自於中共中央軍委,總計1億人民幣。該所一經啟動,立即與谷歌合作,發展人工智慧。據《中國教育報》報導,清華人工智慧研究所的第一任所長張博,長期在清華領導軍事科技的研究。

早於2014年,清華就與美國加州的伯克利大學在深圳成立研究所,共同培養高精尖的科技人才。在與伯克利大學的合作過程中,清華大學獲得了大量美國學術成果。在中共開始推動軍民融合的進程之後,清華則專門開辦了招收和培養軍民融合領域的工程管理碩士課程。該專業的招生廣告中特別列出:優先招錄擁有軍隊履歷的報名者。為了在中共的軍民融合計劃中保持其領先地位,清華大學甚至還專門在河南成立了軍民融合的高科技生產基地。

美國國務院曾專門對中共的軍民融合計劃進行過調查,調查報告的結論是:中共的軍民融合計劃是一項野心勃勃的國家策略,其目的是讓中共能夠發展出擁有全球最為先進科技的軍隊。

值得注意的是,新冠病毒的來源——武漢病毒研究所,就是一家典型的軍民融合研究所。而且,該所從事的是:生物病毒領域內的軍民融合研究。

2021年5月,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接受福斯新聞頻道(Fox News)談話節目「福斯與朋友們週末版」(Fox & Friends Weekend)訪問時說:「我可以肯定地說:我們知道他們在那個實驗室裡從事與中國人民解放軍有關的工作,同時進行軍事活動與他們所謂的民間研究。」

回顧新冠疫情的初始,在2020年1月25日,武漢封城之後的不到兩天,中共軍方的生物戰專家陳薇少將,就帶人進駐和接管了武漢病毒研究所。中共軍方的這一行動,無疑從側面證實了蓬佩奧所言的真實性。

新冠疫情使美國對中共的生物威脅開始警覺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發布的資訊,到2023年8月底為止,新冠疫情已造成近700萬人死亡,染疫超過7億人次。美國防部在這個長達53頁的《評估報告》中,38次提到了新冠疫情。毫無疑問,新冠所帶來的衝擊,是觸發這次《評估報告》的主要原因之一。

而疫情之所以會引發美國政府的安全考量,是因為到目前為止,西方國家普遍質疑疫情發生的原因。西方國家不論左派右派,一個基本的共同原則是人道。發生了百年不遇的全球性疫情,死了這麼多人,要搞清原因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從一開始,中共官方就不負責任地隨意製造各種對疫情起源的說辭,而且這些說辭前後不一,自相矛盾。

例如,2021年8月25日,中共駐美大使館以《支持科學溯源,反對政治病毒》為題發表聲明,文中信誓旦旦地聲稱:「新冠病毒不可能是武漢病毒研究所設計、製造和洩漏的。同時,實驗室嚴格按照國際專業標準,管理十分規範,該所職工和研究生至今保持新冠病毒『零感染』。」

但時隔不到兩年,已經離任的中國前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2023年5月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採訪時表示,不能排除新冠病毒是從實驗室洩漏。

又如,2020年3月1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發文,指新冠病毒是由2019年到武漢參與世界軍運會的美軍人員帶到中國的。但中共外交部2021年1月2日則在外交部網站上發文,引述王毅接受官媒採訪的說辭:「疫情很可能是全球多地多點爆發。面對未知的新冠病毒,中方第一時間展開流行病學調查,第一時間確定病原體,第一時間公布病毒基因序列等關鍵資訊,為全球抗疫拉響了警報。」

美國國防部的《評估報告》顯示,有兩個方面的原因促使美國政府對來自中共的日益增高的生物威脅提升了警覺:一是中共在過去的十多年裡,在官方、軍方或具有官方背景的國內媒體上,不斷進行公開狂熱的生物戰爭討論;二是新冠疫情對全球所帶來的衝擊,和中共在疫情出現後的所作和所為。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