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跨國詐騙 紐約中國留學生被騙70萬美元

【大紀元2023年09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林丹紐約報導)一名中國留學生今年5月初接到詐騙電話,說她涉及重大跨國洗錢案件,她信以為真,內心恐慌,一心只想「脫罪」,對詐騙分子的話深信不疑,不敢怠慢,4個月時間內先後5次匯款給騙子,一共被騙走70萬美元,在9月份最後一次匯款後才相信自己是上當受騙的。

不少中國留學生在海外遇到詐騙。他們沒有錢,騙子就教他們如何編故事向父母討要。這些00後的中國留學生,大多是獨生子女,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被長輩過分保護。來到美國後,他們也只看微信朋友圈,不看當地媒體,對社會上發生什麼事情一無所知。雖然詐騙案例、騙子騙術媒體早已廣泛傳播,但一些中國留學生似乎對此一無所知。他們雖與詐騙分子長時間「通話」,也未發現對方破綻,對騙子的話深信不疑,似乎完全被控制一樣,直到父母的身家積蓄被騙精光。

今年20歲出頭、住在紐約皇后區的一名女中國留學生小遲(化名)是一名「跨國洗錢」騙局的受害者,以下是她的受騙經歷(以第三人稱表述)。

小遲在今年5月接到自稱「AT&T營業廳工作人員」的電話,說她在湖南省長沙市黃花機場的「AT&T營業廳」開的一個電話號碼,發了很多欺詐短信,要求她立即向湖南省警方報案,如果在24小時之內拿不到中國派出所的報案回執,就停用她名下的其它電話卡。

小遲同學說:「我當時非常害怕,非常著急,就讓他們幫我轉接到湖南省長沙市公安局的電話,接通後,他們讓我下載Zoom軟件,進行所謂的線上視頻報案。」

在Zoom視頻裡,出現了兩個穿警服的「警官」,晃了一下,然後攝像頭就關閉了,要求小遲同學提供身分信息,說要在系統裡檢索,防止有其它身分信息盜用的情況出現。

簽署「保密協議」不能把案情告訴任何人

一番「檢索」後,自稱叫陳揚的「中國公安」對小遲同學說,小遲牽涉「田惠宇重大跨國洗錢案」,該案是「國家二級機密案件」,要求她「立即簽署保密協議」,協議內容是「不得把案件內容透露給第三方,否則會面臨兩至三年有期徒刑,並處以50萬元人民幣的罰款。」

「中國公安」這時要求她關起房間門,不要對任何人說,也不要讓室友聽到。在確認小遲同學身邊沒有人之後,「中國公安說,查到小遲同學名下在中國工商銀行有111個帳號,這些帳戶涉嫌涉及二百多萬元的銀行流水,與「田惠宇跨國洗錢案」有關,所以她是「田惠宇重大跨國洗錢案的嫌疑人」。

小遲說:「對方說要把我在很短時間內帶走、抓走,抓回國,進行審訊和逮捕,並且拘留。我聽了非常害怕。」

上網搜索,確實有中國招商銀行行長田惠宇涉嫌受賄、濫用職權被抓的消息。小遲同學說:「陳揚警官又私下跟我說,作為刑偵隊執法警員,他相信我是無辜的,『被我的良好態度和誠懇的語氣感動』,說願意幫我向檢察官申請不把我抓捕回國,他的態度非常誠懇,願意為了我,以警察的身分作為擔保,向檢察長提出申請不把我抓回國。」

小遲同學以為「陳揚警官」是要好心幫她的,「陳揚警官教導我說,跟檢察官談話時,態度一定要誠懇,經過一番溝通後,他願意做我的擔保人,並且我和他簽署了協議,他做我的保證人。」接著,小遲同學與所謂的檢察官進行了談話。

這時,騙子開口要錢了,要求小遲同學先付一筆保證金10萬美元到香港,要她問在中國大陸的父母要錢,在她交了保證金之後,便對她的案件進行審理,並說「保證金是可以退回的」,雙方繼續簽署了一些「文件」。

「在第一次匯款成功後,他們會每隔兩三週就以不同的理由,要求我繼續向他們匯錢,匯往香港的帳號,我前後一共匯了5次,共計70萬美元。」

騙子偽造公文,說受害人取保候審必須要繳19萬美元保證金,謊稱可退還。這是6月22日收到錢後的所謂「收據」。(讀者提供)
騙子偽造公文,說受害人取保候審必須要繳12萬美元保證金,謊稱可退還。這是7月13日收到錢後的所謂「收據」。(讀者提供)
騙子偽造香港廉政公署公文,說受害人涉嫌洗錢要接受調查,之前受害人繳的20萬元保證金無收到,要求受害人補繳20萬美元。(讀者提供)

每天向騙子進行「安全匯報」

在四個月的時間裡,騙子要求小遲同學每天都要「進行安全匯報」,「在Skype上每兩個小時進行一次安全匯報,每天都要求開Zoom會議,實時監控我的狀況。」但每次視頻,騙子都把攝像頭關閉,只有騙子看到她,她看不到騙子。

在小遲同學第五次匯完錢,總共匯走了70萬美元後,頻頻得手的騙子仍得寸進尺,以她第五筆匯款「超過期限為由」,不認她最後匯的20萬美元,要求她再補交20萬美元,在9月20日之前補齊,「否則他們就會把我帶回香港以及長沙,對我進行調查、拘留。」

小遲同學的父母這時已被騙光身家,並且已到處借錢,小遲同學走投無路了,也不知道如何編造理由繼續向在中國大陸的父母要錢了,她只好把所謂「案件」的信息告訴了父母,以及跟她同住的室友。

父母和室友知道後,告訴小遲同學她遇到了詐騙,要求她不要與詐騙分子聯繫。但小遲同學卻認為是父母和室友不了解情況,「我牽涉進重大案件,是屬於非常機密的,其他人不了解這個案件的詳細情況。」所以她又把她已向父母一五一十說了「案情」的情況,告訴了騙子,騙子聽後勒令她把所有聯繫方式全部拉黑,手機關機,切斷與所有人的聯繫,並要求她在深夜12點,在沒有人知道的情況下,到外面的酒店開房間,然後再聯繫。

小遲同學果真在9月初的一天,夜深人靜的時候出門,住進住處附近的酒店。她的室友發現她半夜三更不見了人,馬上告訴她的父母,她父母非常著急,怕孩子一時想不開。這時室友決定報警。紐約警方通過手機定位找到了小遲同學所處的位置,並不斷給她打電話、發短信,她的父母也不斷聯繫她,她終於選擇聽從紐約警方,走出酒店,安全回到了宿舍。而「中國警察」發現事情敗露了,馬上銷聲匿跡了。

損失慘重、身心疲憊的小遲同學不願意再回想這四個月的「煎熬」。她說:「我每一天都非常的煎熬,在害怕和擔心中度過。」

對於為什麼會這麼容易被騙子控制住,對其說的沒有一絲懷疑,小遲同學說,主要是害怕心、恐懼心導致,「我生怕匯晚了錢,他們就會把我帶走;他們讓我隔絕了與外界的聯繫,每天受他們的監控,遭受他們的恐嚇威脅,如果不匯錢的話,(彷彿)我之後的人生就會受到影響。」

騙子的騙術層出不窮,詐騙分子也在不斷根據受害人的反應、心理狀態、騙術得手情況來調整騙術、升級騙術。根據警方預防詐騙宣導介紹,如果你遇到類似的情況,說你犯了什麼罪、做了什麼違法的事情,或者接到來路不明的可疑電話,應該不加思考,毫不猶豫掛斷電話,並把這個號碼拉黑。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1 条评论,我也說點啥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

排序
分页:
  • 李珺
    1樓

    太扩张了。这个可怜的同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