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幽靈」無處不在 專家分析習執念成因

【大紀元2023年09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在習近平的領導下,國家安全的「幽靈」變得無處不在,已成為當局決策的指導性原則。但習對安全過度執念,又使他不信任任何人。

專家表示,習倡導的所謂國家安全,源於習的不安全感,本質上是習近平個人的執政危機,最多可稱為共產黨執政危機,而與國家人民的安全無關。

國家安全教育走進大中學校園

九月份正是開學季,當大中學生進入校園時,首先映入他們眼簾的是「國家安全教育」的展板:清華大學在本科新生報到現場布置國家安全教育展板;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在校園裡演示「誰是臥底」「竊密演示」的小遊戲;北京工業大學面向全校師生開展所謂國家安全主題遊園會;在山東台兒莊中小學生被告知「哪裡旅遊不能拍照」等等。

以上內容,都來自中共國安部的微信公眾號,作為一個祕密情報部門,中共國安部是唯一沒有官方網站、長時間沒有公布辦公地址的政府部門,但從7月31日開啟了微信公眾號以來,每天都更新一篇帖文。

除了上述洗腦教育,反對美國間諜活動也是其中的一大塊,迄今為止,直接點名美國的就有5篇,最新的一篇是《起底美國情報機關網功竊密的主要卑鄙手段》,還有一篇《新瓶裝舊酒:美國對華戰略「新兩手」實際還是「老兩手」》。

自從7月1日新修訂的《反間諜法》生效後,中共掀起了一波「抓間諜」的群眾運動,稱「間諜可能是你興趣相投的網友,可能是你親密的戀人,可能是給你提供賺外賣機會的熱心人」。

中共國安部這次從幕後走向前台,發動宣傳攻勢,預示著又一場新折騰的開始。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家安全研究所所長(沈明室提供)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家安全研究所所長沈明室對大紀元表示,中共鼓勵學生舉報,或在社會推廣全民抓間諜,可以產生一些嚇阻作用,只要有陌生人來,或者陌生的外國人進來,每個人都用異樣眼光看你,如果做出一些不尋常舉動的話,可能就舉報了。

「這對那些比較初級的間諜才有效。」他說,「但這種引鴆止渴方式,深層影響是整個社會的不信任感升高,文革那種兒子舉報父母,同學舉報老師的情況就會發生,就變成沒辦法信任你身邊的人,整個社會產生不信任感。」

習近平為何如此執念安全?

最近一個時期,習近平先後對火箭軍一鍋端式的清洗,罷免了自己親手提拔的外交部長秦剛,國防部長李尚福也被曝落馬。

習近平還缺席了一系列重要的國際會議,包括在印度舉行的G20峰會,在俄羅斯舉行的第八屆東方經濟論壇,而是否參加11月亞太經合組織峰會也尚無定論。

在南非金磚峰會期間,習近平的代表團在會議期間包下兩家飯店,從中國運來全套家具,從杯碗、床、床墊,到地毯甚至窗簾,全部更換。

國際媒體多用「安全執念」(Security Obsession)來形容近期習近平一系列安全舉措,自他二十大大權獨攬後,這種「安全執念」已經成為一個揮之不去的陰影。

德国明斯特大学政治学博士彭涛。(彭涛提供)

德國明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彭涛對大紀元表示,各種大權都轉往他手裡,他基本上算是一個獨裁者了,孤家寡人,他不可能相信任何人,對任何人都不敢相信。

「因為什麼都是你一個人做決定,什麼都是你說了算,最後責任權也是你,別人不敢多言,很多人就會耍陰招來對付他,他當然不可能相信任何人了。」

在G20前夕習近平參加金磚峰會,習近平的翻譯被擋在了門外,習下飛機的旋梯比較滑等等這些問題沒有安排好,身為外交部長的王毅因此被傳寫檢討。

彭濤表示,對習來說面子不成問題,信任已經不存在了,用人標準是對他也沒有用處。他以後任用誰和處理誰,得按照我的意志,按照我的想法,你做不好,你要下去。

他說,任何人如果沒有安全感的話,他會有很多幻覺,他會有很多幻覺,這很正常,這是精神現象,每個人都會有,一樣的。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賴建平對大紀元表示,像正常國家的外交有很強的透明度,有一定的原則性和靈活性,所以相對平和有序。不會說一下子涉嫌貪污受賄了,一下子涉嫌間諜了,一下子得罪了什麼領袖,要坐冷板凳了要閉門思過了。

「因為這些外交官,只要在自己的職責範圍內履行了自己的職務,即使有跟其它部門有一些不同的看法,都不奇怪。」

(賴建平提供)

賴建平說,美國最近商務部長、財政部長、聯邦調查局局長都去了中國,他們之間說話不一定完全同調,也不至於說犯了什麼錯誤。但是中共這個體制,你不知道獨裁者什麼時候心血來潮,某一句話,有可能得罪了他,存在很多無法確定的因素。

分析人士表示,習近平想要比肩毛澤東,但又沒有毛的聲望和軍功,特別是在經濟、外交方面一塌糊塗。即使鬥爭能夠打倒對手,但這反而撒下了分裂和不信任的種子,這使得習近平的不安全感倍增。

沈明室表示,這其實都是源自於習近平的不安全感,獨裁者的不安全感,這麼重要的外交部他都沒辦法信任。其他很多中國的公務部門,現在也不願意招聘海歸,香港的學生要繳交什麼自白書之類的東西。

他說,等於說中共政權面臨危機,習近平個人的獨裁有可能受到挑戰,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就會升高對人民的控制,或者是想辦法採取各種方式來維護他的政權。

「他一方面怕人家暗殺,一方面又怕人民來推翻他,還怕身邊的人背叛他、政變等等。所以他當然是很焦慮的,包含不去參加東協高峰會,不去參加20工業國的會議,都是這樣的考量。」

熟悉中共高層內幕的權威消息人士告訴大紀元,習身邊有江湖高人解析中國《推背圖》等預言,認為習的結局是被帶《推背圖》第四十六像所說的一個帶「弓」的人所暗殺。

習相信預言,很怕死。為避此劫,他拘捕火箭軍高層,拘捕掌控火箭發射的軍頭,甚至對名字中有帶「弓」字的中共軍頭都產生疑心。

根據熟知內幕「大老王」在社交媒體X上的說法,曾作耿飈祕書的習近平,酷愛古代評書章回小說,歷史觀深受英雄豪傑影響並深信命運。習在福建的時候得高人奇遇,已知未來前途,於是告誡所有的家人,不得高調做事,不得大肆經商,習為官也因此但求無過。

誰的國家安全?

在共產國家,儘管國家安全幾乎無處不在,但習當局對安全觀念的強調,超過任何一個時期的中共。

德國墨卡托中國研究所(MERICS)在去年的一份報告中認為,毛澤東主要關注的是領土和軍事安全;在鄧小平的領導下,經濟安全問題日益突出;1989年的天安門抗議引發了中共對文化或意識形態安全強調;胡錦濤則提出並優先考慮生態和資源安全。

自2012年習近平上台不久,安全觀念得到了空前強化。2013年11月份習將國家安全小組升級為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CNSC),許多人都認為它類似於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但事實上,CNSC 的大部分工作都是祕密進行的,且主要集中在國內安全事務上。

2014年習近平提出了所謂的綜合國家安全觀,在12個安全中,政治安全排在了第一,而政治安全就是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確保黨的執政安全。

2017年,習近平呼籲官員以「全球視野」開展國家安全工作,並表示中共應積極塑造外部安全環境。

圖為中共武警在上海黃浦江沿岸的外灘長廊巡邏。(Hector Retamal / AFP)

2022 年 4 月習又宣布了「全球安全倡議」,目標是利用外交政策來加強政權安全。習近平認為中國內部穩定的許多威脅來自國外,因此加強了對任何可能傳遞外國影響力的組織的控制。

自2014年以來,習近平頒布了一長串所謂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長城」,包括《國家安全法》(2015 年)、《反恐怖主義法》(2015 年)、《反間諜法》(2014 年)、《網絡安全法》(2015 年)、《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2016年)、《國家情報法》(2017年)和《數據安全法》(2021年)等等。

墨卡托報告認為,與其它國家的安全觀念不同,中共的國家安全觀已牢固融入黨的意識形態之中,維護中共統治是核心內容;以國家安全的名義無視國際條約和國內立法;缺乏憲法限制或制度化監督;群眾運動使官員和民眾強烈排外等等。

沈明室表示,目前中共國家安全跟一般國家強調國家安全是不太一樣。對習近平來講,國家安全最首要的問題,就是政治安全或者意識形態的安全,政治安全就是中國共產黨能不能永續執政;意識形態的安全就是,習近平現在要回到共產主義或者是馬列主義,但是本身跟世界潮流是不一致的。

「而且他會關注他自己本身的權力跟地位,會優於整個國家跟政黨,尤其是如果他想要延續第四任,所以他自己個人的安全,會採取更加嚴格的保護。」

賴建平表示,如果習近平要在南海在台海動武的話,基本上就會變成第三次世界大戰的一個導火線,這就意味著國際社會對習近平個人的危險,已經看得很清楚,所以他們要進行圍堵。國內有這麼多矛盾,這麼多人對他不滿,體制內外朝野上下各個方面對習近平的這個施政的方向嚴重的不滿。

「這樣的話,他就感覺到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本質上這是習近平個人的執政危機,最多可以稱為共產黨的執政危機,但跟國家安全是沒有任何關係。中國體量這麼大,人口這麼多,沒有一個國家或者一群國家有動機、有能力要試圖顛覆你。」

他認為,如果現在西方在經濟、外交、軍事上圍堵,那不是對中國這個國家做什麼,而是針對習近平個人,針對中國共產黨,他的這個極左的反動路線而來的。

「所以這樣的一種條件下,實際上習近平個人擔心他的政治前途和個人的生命安全,完全是基於他自己這些年所造成的一個後果,可能激起殺生之禍。他害怕了,動不動把個人的執政危機,解釋成成為國家危機。」◇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