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枚:雨中觀梅因思故友柳君並序

【2023年09月29日訊】柳君志梅,山東萊陽人,十七歲以山東省選拔測試狀元身分保送至清華大學。一九九九年,因修煉法輪佛法被清華大學強制休學,後退學,旋即入獄,刑期十二年。志梅在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看守所和山東監獄內遭到種種令人髮指的迫害,因精神藥物摧殘,出獄三天後精神失常,終墜井而亡,時年三十五歲。思其音容笑貌與平生遭遇,多年不能釋懷,因行車途中遇見山梅爛漫,痛不能已,遂作此詩以遣懷,誠以志梅不死之靈,振奮吾人之志,則志梅之願得矣。

清華才女年十七,家貧徒有四壁立。桑籬金鳳平地出,齊魯詩書弦歌地。

才高謙遜如修竹,質樸純真似玉璞,良善天成無雕琢,遇事果直不優柔。

質本潔來佛性深,學法煉功朝與暮。林疏草淺無寒暑,皓月繁星春秋度。

漫捲書筆不離身,學堂書館往來熟。相逢莞爾春風裡,深淺桃花玉蝶逐。

風雲突變妖邪起,校門難入親亦疏。四方分散人不聚,天涯淪落各殊途。

再遇志梅秋已深,流離漂泊度時艱。同室同行傳真相,信箋橫幅各爭先。

倏忽輾轉再別離,南北相隔音訊絕。牢獄數載又重洋,舊友新朋難相約。

方知冤獄十二載,桃李年華災禍綿。母聞噩耗沉疴至,眾聞刑期皆長嘆。

清華無情不相認,逐出校門不及廿。花季入獄已堪憐,酷刑種種慘人寰!

萬般折磨摧正信,無盡羞辱毒針掩。劫去青春人如畫,歸來傷殘人瘋癲。

腸斷心碎母逝去,惡魔利爪依舊懸。百般蹂躪不忍述,春寒井深墜玉顏。

我悼志梅長傷哀,落霞雲天久徘徊。塵世紛擾顧無暇,銜恨抱愧獨傷懷。

未逢暮春聞子規,聲聲泣血如憶君。憶君登高東北望,山長水遠人不見。

杳渺江深春水寒,迢遞山青曉霧白。遙見崖高春意淺,上有紅梅獨自開。

山高路遠人無跡,雨細煙輕花似燃。臨風但去去無痕,花無細語水無漣。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