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從林彪的政變說起

【2023年09月29日訊】每年的九月份,總有紀念或者談論林彪事件的文章。今年談論政變的文章很多,談論林彪事件的卻很少,這是什麼原因呢?

有的朋友說,多年前的事情了,沒有現實意義,所以大家也就想不起來了。我覺得這是一種誤解,現在談論政變正好有現實意義。經歷過林彪事件的人們還都建在,那麼深刻的印象不可能想不起來。所謂的想不起來,可能有兩種情況造成的。下面略作分析,拋磚引玉。

一種情況,是中共對事件的定性,誤導了大多數人。由於消息封鎖情況不明,人們被迫接受了中共定下的調子,把林彪事件認定為投敵叛國。因為情況不明,一般老百姓也無法提出相反的證據。所以說是被迫接受。

事情過去了五十多年,情況也慢慢地泄露出來一些。回過頭來再看,事情的性質就有了根本性的變化。首先被推翻的是「投敵叛國」的帽子,林彪起飛的目的地是廣州而不是蘇聯。在將要到達蘇聯的時候折返回來之後,在蒙古墜毀。這都證明投敵叛國之說不能成立。

當時拿給全國人民做批判之用的那份「571工程紀要」,是政變的政治綱領。按照當時中國共產黨的極左理論,當然可以說是反革命的理論。但是按照之後幾十年中共的改革開放的實踐,那不正好是改革開放的理論嗎?可以說,毛澤東之後的中國共產黨能夠扭轉失敗的局面,維持到今天,不正是借鑑了林彪「反革命集團」的理論嗎?不以成敗論英雄,反抗暴政失敗的政變仍然是英雄。

從中國共產黨的角度來看,當然不承認他們的政變是英雄。無論誰當權,都不希望被政變推翻。可是社會在變化之中,當權者跟不上變化就得適當地更換。專制的體制不容忍合法的更換,政變是唯一的出路。否則整個國家都要勇往直前地奔向崩潰。政變是避免崩潰的一種選擇。有一種理論說:暴力革命產生的新政權也必然是暴政。居然有人相信這種沒有邏輯的理論。當美國人對我闡述這種理論的時候,我反問他們:忘記了你們自己國家的歷史了嗎?

有中國的朋友說,和平演變是最好的選擇。民主政治就是人們發明的和平演變制度,在沒有這種制度之前,還是需要某種程度的暴力或者壓力造成演變。即使天下大亂,也比一潭死水要好。因為一潭死水不可能永遠維持,遲早還是要變。既然已經有了變化的需要,遲變不如早變,長痛不如短痛,磨磨唧唧不過是延長了社會的痛苦,改變不了結果。

歷史上的長期戰亂,正是因為革命不成功,反革命拉鋸造成的。一顆壞牙,暴力一點兒快速拔掉,這就是短痛。相反如果拔不掉,痛苦延長,就是軍閥混戰,民不聊生。和平理性非暴力,那是民主制度下講道理的政治。和不講道理的暴政講道理,是選錯了對象。暴力革命也有不同的形式。政變是代價最小的暴力革命。

暴力革命就沒有合法性嗎?有些學者認為,只有一人一票選舉出來的政府才有合法性。這是一種偏見。無論是暴力革命,還是選舉產生的政府,只要符合社會發展的潮流,符合大多數人的願望,就是合法性的來源。即使選舉出來的政府,如果違背了潮流和人民的願望,人民也有權推翻它。

從這個理論看當年的林彪政變,如果他成功了,他就是代表人民願望的合法政府。它雖然失敗了,但是也證明了那個不符合人民願望的毛澤東的暴政,不是合法的政權。這也就是林彪政變能夠造成巨大震動的原因,也是它推動了中國社會進步的意義之所在。

——轉自RFA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