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受訪者:故事主人公們境界無以言表

【2022年11月17日訊】(記者于麗麗紐約報導)「當我回頭再一想的時候,他們就是我早期連環畫裡的英雄人物。」著名漫畫家大雄在影片《長春》最後的獨白中說:「我才知道英雄人物也好,他的偉大在於他在平凡當中的那種堅定和善良。」

獲加拿大提名角逐第95屆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的中文動漫紀錄片《長春》(Eternal Spring)日前獲得好萊塢另外兩項電影單元入圍評選資格,進入第95屆奧斯卡的三個競賽單元:最佳動畫長片、最佳紀錄片和最佳國際影片。

本月11月18至24日,《長春》將在洛杉磯萊姆爾皇家劇場(Laemmle Royal Theater)加長放映。該影院網站的介紹中寫道,《長春》結合現代鏡頭和大雄(知名動漫家郭競雄)創作的三維動畫,在「長春電視插播事件」20周年之際,回顧了這一歷史。

「這是很多人的願望」

2002年3月5日,長春法輪功學員成功插播官方電視網絡,播放法輪功真相紀錄片《大法洪傳世界》和《見證:是自焚還是騙局》,試圖向民眾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造謠宣傳和殘酷迫害。這一事件在當時震驚中外,創下人類歷史上反抗極權暴政的一項壯舉。

影片《長春》故事情節中的受訪者之一、長春人王建民,是當時「305電視插播事件」的知情者。據他回憶,事件發生後,中共進行瘋狂抓捕,5000多名長春市法輪功學員被抓,近400名松原市法輪功學員被抓。

「這種犧牲非常值得。它能喚起人的善念良知,看清中共的暴政。為了讓人們得到一點真實的信息,有人付出生命作為代價。」談到插播事件引發大規模抓捕時,王建民對大紀元說。

《長春》影片中的另一位來自長春的受訪者小蘭(最下面圖右一),曾經在中國大陸三次被迫害,兩次在插播事件前,第三次在事件之後。回想當年,那時她身邊的每個人都在想盡辦法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真相。她說,「這也就自然促成了這個電視插播,這是很多人的願望,梁振興和劉成軍他們最後完成了這一壯舉。」

「『自焚』謊言,對中國人毒害最深」

回想當年發生在自己身邊的迫害,仍歷歷在目。小蘭說,「99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後,我們每個人都經歷過思考,我們是法輪功的受益者,抱著善意去信訪辦告訴政府法輪大法是好的。可是信訪卻辦成了抓人的場所,最後因為去的人太多,也關了。」

那時,我們身邊不斷傳來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她回憶道,「當時我只有20歲,我身邊的一個善良的女孩,年僅19歲就死去了。無論我那時是不是法輪功學員,我都會去阻止這場迫害。」

人們慢慢地開始知道了一些基本真相,然而2001年,中共炮製了「天安門自焚事件」嫁禍法輪功,一時間讓很多中國人信以為真,對法輪功學員產生仇視心理。她說,「就連我要好的朋友,當我被關押後出來再見到她時,她問我,『你這幾個月哪去了?我以為妳去自焚了。』」

「這個『自焚』謊言,對中國人的毒害是最深的。大家都在想著用什麼樣的方式能更迅速,更廣泛的方式讓人們了解真相。」她說。

金學哲,影片《長春》故事中的主要受訪者,插播事件的參與者之一。現和家人定居韓國首爾。(金學哲本人提供)

為什麼冒如此大風險?這種勇氣又從何而來?

「當時我沒有直接參與插播這件事,但我是支持這一做法的,這能夠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不對法輪功學員產生敵視和仇恨。」小蘭說。

王建民認為,《長春》這部影片也表達出當年的這些參與者所承受的巨大壓力。「內在的外在的壓力都有。也有很多人不理解、不同意,擔心會引來更大的迫害。外在壓力是中共獨裁統治,掌握軍隊,控制一切,沒有誰敢說話,更何況在公共電視上做插播,讓更多的人看到。」

當問到當年的想法時,影片《長春》故事中的主要受訪者,插播事件的參與者金學哲的回答簡潔明了,「當時,身邊太多的法輪功同修被抓,被勞教,被判刑,就想,這樣的做法太好了,會讓更多的人同時看到法輪功真實情況,破除中共的謊言,我們篤信環境會正過來。」

金學哲在經歷了流離失所和十年的非法監禁後,是唯一一位得以離開中國來到海外的倖存者。

金學哲表示,那時不同的想法都有,反對的聲音也有,「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吧,能參與的都是很了不起的,我當時根本就沒有考慮過後果。」

回想當年,王建民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我們都是這個功法的親身實踐者,我們知道『真、善、忍』給我們帶來了什麼,我們也知道會給他人、給社會和國家,乃至整個人類帶來什麼。」

他說,「法輪功是佛法修煉,『真、善、忍』是普世價值。當一個國家、一個政府反對『真、善、忍』的價值,那麼這個民族、這個國家將面臨什麼?」

「當我們看到共產黨用謊言蒙蔽民眾,造假顛倒是非黑白,帶動民眾批判法輪功『真、善、忍』普世價值,在我們看來,道德將被摧毀,民族將處於危難之中。」

面對危險捨身取義,「了解了生命意義的人,聽聞了佛法的生命,才具有這種超凡的力量,才能擁有這種超凡的勇氣。」王說。

回想當年在與那些插播英雄的接觸當中,王建民感到,「他們的善良,他們的境界,無以言表。」

讚插播英雄 留取丹心照汗青

回憶當年,插播事件對社會起到非同凡響的效果。「人們突然看到不同的聲音,原來『新聞聯播』就只有一個聲音,全都是法輪功怎麼不好,這一下喚起了人們的思考。有人感到震驚,『是不是法輪功被平反了?』」王回憶道。

「跨越了20個年頭,走到今天,有人為之付出生命,有人賦予了她藝術創作,這部紀錄片是用生命演繹的,經受了時間的磨礪。」

這部影片必將發揮巨大作用。王堅信,「當年的這一事件意義非凡。有人嘆息失去的生命,但人中有句話,『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2007年度人權頒獎典禮上,亞洲人權基金會為插播事件的參與者之一——劉成軍,頒發了「丹心汗青獎」。劉成軍因插播事件而被捕入獄,後遭受酷刑致死。

當問到王建民親身觀看《長春》這部影片的感想時,他說:「我就有個感覺,這就是一部紀錄片,真實感人。沒有半點虛假,都是真實的,不是演出來的。」「就是把真情實感,把當時的見聞講了出來。」

2022年11月6日,法拉盛民主黨領袖瑪莎(左二)看完電影《長春》後向法輪功學員褒獎,表彰他們的勇氣、慈悲和堅韌。在影片中幾位參與拍攝的長春人、插播事件的知情者和受訪者代領了獎狀。左起:魏利生、瑪莎、小蓮、小蘭。(大紀元)

2022年11月6日,紐約州眾議院第40選區民主黨領袖瑪莎(Martha Fores-Vazquez)親自到場觀看影片,並向參與長春插播的法輪功學員頒發了「勇氣獎」,獎狀上寫道:「特表彰那些在2002年長春播放未受審查的法輪功真相影片的法輪功學員,尤其在中共編造的虛假宣傳和殘酷迫害下,表彰他們向公眾傳播真相而表現出的堅定意志、英雄精神和大慈悲心。」

在影片中幾位參與拍攝的長春人,插播事件的知情者和受訪者代領了獎狀。

《長春》自今年3月在希臘電影節上首映以來,已在歐洲、澳洲、美洲獲得了14個電影節獎項。「勇氣獎」是這部電影獲得的又一特別獎項。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