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中共不譴責哈馬斯 只因是一丘之貉

【2023年10月13日訊】巴勒斯坦極端組織哈馬斯突襲以色列,並殘忍屠殺無辜平民的暴行,震驚了世界,世界多國紛紛譴責哈馬斯,並表示站在以色列一邊。然而,還是有幾個國家,或是公開支持哈馬斯,如伊朗、巴勒斯坦;或是滿嘴「克制」,對於哈馬斯的暴行並不進行任何譴責,如中共。

如恐襲剛剛發生後,中共外交部的回應是:「表示關切,呼籲有關各方保持冷靜克制,立即停火,保護平民,防止局勢進一步惡化」,並再次強調兩國解決方案。次日,中共外交部在此回應基礎上,追加了「反對和譴責傷害平民的行為」,措辭力度稍有提升,但仍不願譴責哈馬斯,並拒絕將哈馬斯發動的攻擊定性為恐怖主義行為。

中共這種善惡不分、與世界主流價值觀背道而馳的態度,惹惱了以色列。在以色列駐華大使館呼籲北京向以色列提供聲援,以及以色列駐北京大使館高級官員尤瓦爾·瓦克斯向北京當局傳遞「當人們在街頭被謀殺、屠殺時,現在不是呼籲兩國解決方案的時候」的信息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議會發表的演講中,除了向哈馬斯發出最後通牒外,還表達了對中俄要求其「克制」的不滿。

內塔尼亞胡是這樣說的:「以色列已經厭倦了你們關於我們應該『保持克制』的沒完沒了的指責。當你們的全體人民不斷地遭到一個頑固的敵人的導彈襲擊,而這個敵人宣稱的目標是謀殺你們土地上的每一個男人、女人和兒童時,那麼你可以來和我們談論『克制』!」

在政治經濟軍事高科技方面幫助了中共的內塔尼亞胡和以色列人,不知道的是,中共還真是有資格去和以色列談「克制」。因為在當年日軍侵略中國時,中共根本不將國家、民族、人民利益放在心上,反而更在意自己如何藉機發展壯大,因此抗日很「克制」。

大量無可辯駁的史料已經證明,中共絕非是現在其所宣傳的那樣積極抗日,而是早在1937年的洛川會議上就確定了「要日蔣火拚」的方針,即將國民黨視為最大的敵人,自己漁翁得利。毛的前祕書李銳也在他出版的中共八屆十中全會回憶錄中,明確說道:「毛要和日寇夾擊國民黨。」

毛一再指示:「八路軍應避開與日軍的正面衝突,避實就虛,繞到日軍後方去打游擊,主要任務是擴充八路軍的實力,並在敵人後方建立中共所領導的抗日根據地。」

至於毛和中共吹噓的游擊戰,不過是為中共奪地擴張的「法寶」。毛在毛選中承認,「共產黨在抗日戰爭中只能打游擊戰」。

此外,很多時候,共軍專打國軍,而對日軍卻是「游而不擊」。如中共廣為宣傳的「皖南事變」的真相就是中共軍隊改編成的新四軍,不聽從國民黨最高統帥部的命令,一直專打國軍、不打日軍、甚至是專打國民黨台兒莊大戰的抗日主力韓德勤部,才造成被圍殲的悲劇。當年的《大公報》的報導道出了真相。

更為惡劣的是,中共還與日軍暗中勾結,出賣國民黨的軍情,也就是通敵賣國。美國之音2017年2月21日的《惡謀(中):誰背叛了中華民族?重慶轟炸與紅色間諜》視頻,透露了不少內情,具體如下:

一、日本東京大學遠藤譽教授在台北找到了毛對八路軍的祕密指示。毛在裡面提到:中日之戰對共產黨來說,是個絕好的機會。

二、遠藤教授在日本外務省的機密資料中發現了中共特務頭目潘漢年向日軍提供的情報《關於新四軍的作戰經過和建軍工作》,其目地是為了取得日軍的信任。其後,潘漢年向日軍提出中共和日軍的停戰問題。

三、遠藤教授找到了毛給潘漢年直接下與日軍勾結指令的證據。他指出,在中共中央的文獻研究室編的《毛澤東年譜》裡明確有記載,多處有這樣的描繪。毛有一天叫潘漢年過來,然後給他一個特別任務。此外,《年譜》裡有30多處毛致電給潘漢年的記錄。

四、遠藤教授研究證實,潘漢年曾多次向日軍出賣國民黨的戰略情報。

五、遠藤教授認為潘漢年通日不可能是個人行為,而只能是毛和中共的授意。

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何中共建政後,毛要儘快將潘漢年以及相關知曉內情者一一關進監獄或處死。也可以解釋為何中共篡政後毛感謝日軍侵華的原因。

根據中共外交部和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合作編輯的《毛澤東外交文選》等記述,毛在中共篡政後多次感謝日軍侵華。

如1961年1月24日,毛在會見日本社會黨議員黑田壽男等人時說:「日本皇軍過去占領了大半個中國,因此中國人民接受了教育。如果沒有日本的侵略,我們現在還在山裡,就不能到北京看京劇了。正是因為日本皇軍占領了大半個中國,讓我們建立了許多抗日根據地,為以後的解放戰爭創造了勝利的條件。日本壟斷資本和軍閥給我們做了件『好事』,如果需要感謝的話,我倒想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

1964年7月10日,毛澤東在會見日本社會黨委員長佐佐木更三偕委員黑田壽男時說:「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蔣介石,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所以,日本皇軍是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好教員,也可以說是大恩人,大救星。」

佐佐木表示:「今天聽了毛主席非常寬宏大量的說話。過去,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中國,給你們帶來了很大的損害,我們大家感到很抱歉。」毛接著說:「沒有什麼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沒有你們的皇軍,我們不可能奪取政權。這一點,我和你們有不同的意見,我們兩個人有矛盾。」

1972年中日建交後,日本首相田中角榮來華訪問時向毛道歉:「啊,對不起啊,我們發動了侵略戰爭,使中國受到很大的傷害。」毛澤東:「不要對不起啊,你們有功啊,為啥有功呢?因為你們要不是發動侵華戰爭的話,我們共產黨怎麼能夠強大?我們怎麼能夠奪權哪?怎麼能夠把蔣介石打敗呀?」「我們如何感謝你們?我們不要你們戰爭賠償!」(翻譯摘自《田中角榮傳》日語原版)

據統計,從1961年到1972年中日建交的十一年間,毛澤東在會見日本政要的多次講話中,有一個主題是貫穿始終的,這就是:「新中國」成立後身為執政組織的中共政權,對當年「日本皇軍」侵略,一直是心存「感謝」之情的。因為如果日本皇軍「要不是發動侵華戰爭」,沒有「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共產黨怎麼能夠強大?」「怎麼能夠奪權哪?」「怎麼能夠把蔣介石打敗呀?」所以,日軍是中共的「大恩人,大救星」。

不積極抗日不說,還要將屠殺中國人、強姦中國婦女以及占領中國領土的日軍,視為「大恩人,大救星」,只因為沒有日軍的侵略,中共就坐不了江山,中共的「克制」真是登峰造極,也是醜惡至極。

而中共坐了江山後,更是殘害了上億中國人,還通過無孔不入的洗腦,將中國人的價值觀扭曲。比如當下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無數中國人罔顧哈馬斯殘害婦女兒童的暴行,卻高聲為其叫好,甚至網絡上出現了大量排猶言論。

對於中國網路上的反猶太情緒,中以學術交流促進協會創始人兼執行董事魏凱麗(Carice Witte)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這是由於缺乏優質資訊的管道。我不會說在中國真的有反猶太主義或是對於以色列或猶太人的仇恨」,「這是洗腦的一種,這發生在你不知道到底在發生什麼的時候,你只被灌輸某一方的說法。這是可以理解的。」

這樣邪惡的中共不譴責同樣邪惡的哈馬斯,又有什麼奇怪的呢?況且,以中共和哈馬斯、巴勒斯坦、伊朗等國的緊密關係,哈馬斯恐襲背後閃爍著中共的鬼影,早已引起外界關注。或許,通過此次中共的表現,內塔尼亞胡和以色列人會意識到中共與哈馬斯原來是一丘之貉,在剷除哈馬斯恐怖分子的同時,遠離中共,並加入美歐「反共」、「制共」同盟,為未來以色列人的安全多添一份保障。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