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李克強的兩位恩師與他的人生悲劇

【2023年11月03日訊】李克強這一生,就其思想而言,可以說有兩位恩師,一個是國學大師李誠,一個是北大法學權威龔祥瑞。前者是李克強少年時代的恩師,後者是他大學時代的恩師。

李誠,安徽貴池人,是桐城派最後一代文學家、著名學者,曾任安徽省文史館圖書管理員兼采編,曾師從桐城文派名士馬通伯,著有《合肥軍事概論》、《池陽雜俎》等。

李克強出身於安徽定遠,父親李奉三是安徽省一位地方官,曾任鳳陽縣縣長,其後任安徽省地方誌辦公室副主任。在李克強的少年時代,父親常帶著他與供職於安徽省文史館的李誠談文論道,常從上午一直談到傍晚,竟不知疲倦。在旁邊的李克強常常為他們吟詩時抑揚頓挫、手舞足蹈,完全沉浸在詩的境界之中的情景所感動。

少年李克強聰明好學,李誠將其視為門生,向他講授中國的國學、治學的方法以及古今逸事,有時還認真的給他說文解字。李誠常給李克強開讀書目錄,就文風、為學及至持身應世都給以諄諄教導。他要李克強讀《史記》、《漢書》、《後漢書》、《資治通鑑》等國史,幷給李克強整段整段地背誦《昭明文選》、《古文辭類纂》等古文選。

1977年,李誠去世。20年後的1997年李克強,在《安徽日報》上發表了一篇《追憶李誠先生》的署名文章,深切表達了對恩師的敬仰緬懷之情。

文中說,「時間是固定的,從每晚9時開始。他(指李誠)釋卷之後,便燒上一壺水,把腳放在一個不大的搪瓷盆中,不斷有節奏地搓足,時而向盆中添上一點熱水,時而用手揉腳板心上的湧泉穴。他做得不緊不慢,循環往復,大約近一個鐘點。就在這段時間裡,李先生用平和的語調,時斷時續地向我講中國的國學,講治學的方法,講古今軼事……這種每天近一小時的講解、談論夾雜著議論,持續了近5年之久,幾乎穿越過我的少年時代,但李先生的話似乎仍未講完。

李先生喜歡『為學要像金字塔、又能廣大又能高』的治學之道。更喜歡要能『吃冷豬肉,坐熱板凳』的治學態度。因為文廟裡是供著冷豬肉的,讀書人應當將板凳坐熱,不能總是躁動不安……李先生認為,讀書人眼界一定要開闊,要能看大場面,大觀則大見,小觀則小見。也就是說要讀各種類型、各種觀點的書,除有專門注重的外,對其他學識起碼做到識門。」

不難想像,聽國學大師面對面講國學長達近5年之久,傳統文化在少年李克強的心裡一定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1977年底,李克強考入北大「七七級」法律系。

當時的北大法律系擁有良好的師資,最著名的當推學貫中西的憲法行政法學家龔祥瑞。

龔祥瑞早年專治政治學,曾赴英國深造,對西方政制、法治有親身體驗。中共建政後他是政治運動中挨整的對象,文革後成了當時北京最有影響的自由派知識分子之一。聰明勤奮的李克強很快成為龔祥瑞的得意門生。

「文革」期間,公檢法被砸爛,憲法淪為廢紙。教學中一些老師對憲法話題噤若寒蟬。然而,龔祥瑞在課堂上暢談憲政真義,他認為中國要「走人類共同的憲政民主道路」。龔一生最重要的著作是《比較憲法與行政法》,這本書講述三權分立、政黨政治、法治等現代政治制度的原則與解釋,完全脫離了官方意識形態,透露著激情,讓李克強等深深感受到「恰似天降甘霖」。

龔祥瑞主張,憲法具有最高性,即使最高權力機關也必須遵守。在憲法之上再也沒有無所不能、無所不在的「上帝」或「正確領導」。龔祥瑞告訴學生們,憲政道路就是法治的道路,法治是走向民主的第一步。在龔祥瑞的引領下,李克強漸漸著重轉向外國憲法和比較政治的學習。

在校期間,李克強曾提交一份論文《法治機器與社會的系統、信息及控制》,試圖以現代控制論和系統論解釋法學學科問題,被學校評為優秀論文,同時也得到龔祥瑞的好評:「它是把系統論、控制論和信息論等新型科學方法運用到法學研究的一次嘗試。」

與此同時,李克強翻譯的《英國憲法史綱》由法律系打印,作為教學的參考資料。

教過七七級的北大法學院教授楊敦先親切地稱呼當年82位法律系學生為「黃埔一期」。楊敦先回憶說,「黃埔一期」思想活躍,「一般學生不能比」。楊敦先印象最深的是李克強,他經常思考立法和國家政制的互動。

李克強師從龔祥瑞,專攻《外國商法》,寫出過經濟論文《經濟改革中市場的法律控制》,翻譯了《改進法律機制以適應經濟的發展》,並在龔祥瑞指導下,與楊百揆、劉庸安翻譯了英國著名法官丹寧勳爵的名著《法律的正當程序》。該譯著由群眾出版社出版,如今仍然一版再版。李克強是第一譯者。

在校期間,李克強曾提交一份論文《法治機器與社會的系統、信息及控制》,試圖以現代控制論和系統論解釋法學學科問題,被學校評為優秀論文,同時也得到龔祥瑞的好評: 「它是把系統論、控制論和信息論等新型科學方法運用到法學研究的一次嘗試。」

與此同時,李克強翻譯的《英國憲法史綱》由法律系打印,作為教學的參考資料。

教過七七級的北大法學院教授楊敦先親切地稱呼當年82位法律系學生為「黃埔一期」。楊敦先回憶說,「黃埔一期」思想活躍,「一般學生不能比」。楊敦先印象最深的是李克強,他經常思考立法和國家政制的互動。

李克強師從龔祥瑞,專攻《外國商法》,寫出過經濟論文《經濟改革中市場的法律控制》,翻譯了《改進法律機制以適應經濟的發展》,幷在龔祥瑞指導下,與楊百揆、劉庸安翻譯了英國著名法官丹寧勳爵的名著《法律的正當程序》。該譯著由群眾出版社出版,如今仍然一版再版。李克強是第一譯者。

日後,李克強在《師風散記》一文中回憶道:

「我在讀本科的時候,30年代曾留學英國的龔祥瑞先生向我們講授英美法律課程。70年代,西方發達國家正開始涌動著新技術革命的浪潮,並且向社會領域侵襲,計算機也在與法律聯姻。

龔先生認為有必要向國內介紹這種動向,於是便草擬了一篇文章。但他同時又以為,他的學生們,作為面向未來的一代,應該對此有更濃的興趣。因此,他把文稿交給了我,並要求我作補充乃至刪改。

大概是因為我當時還年輕,更因為我常受先生們那種尋常心態的感染,竟然毫無顧忌地按龔先生的要求做了,而且是以平常心交還給他。龔先生收到修改稿後當即認可,並把我和他的名字並列在一起拿到一家法學雜誌去發表。當時的法學雜誌種類還很少,可以推測,編輯部之所以願意很快發表這篇文章,主要是因為署有龔先生的名字。」

如果說國學大師李誠把少年李克強領入了傳統文化的堂奧,那麼法學權威龔祥瑞則讓他接受了法治思維的薰陶。

2014年3月13日,李克強在中共十二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後舉行的記者會上說:「腐敗是人民政府的天敵,我們要用法治的思維,用制度來管權、管錢。今年要繼續推進簡政放權,而且要加快推進『權力清單』公布,界定權力的邊界,防止濫用權力。對於社會公眾高度關注的一些領域,比如像土地出讓金收入、礦產權的轉讓等,我們要全面審計,要通過一系列的制度性措施,讓權力尋租行為、讓腐敗現象無藏身之地。

建設法治政府,這尤為根本,要把法律放在神聖的位置,無論任何人、辦任何事,都不能超越法律的權限,我們要用法治精神來建設現代經濟、現代社會、現代政府。」

陶景洲是李克強大學時的同班同學、著名律師,他仔細看過這段話後評價說,「李克強的回答中充滿著很強的法律味,憲法至上、法治精神、法治政府、法律神聖這樣的表述很多,尤其是類似『有罪推定』這樣專業的詞語,不學法律的人,不可能那樣自然地說出來。」

可見,來自兩位恩師的國學薰陶和法治思維,使李克強的知識結構和現代觀念明顯高出同輩的新一代中共領導人。可惜進入中共官場後,在中共專制體制的壓制和黨文化的馴化下,他身上的這些優勢均未能得到充分的發揮,在很大程度上被中共體制給埋沒了。

縱觀李克強的一生,其所作所為雖不乏亮點,但總體而言既沒能復興傳統文化,更沒能帶動中國向真正的現代法治國家轉型。這是李克強的悲劇,也是中國的悲劇。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1 条评论,我也說點啥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

排序
分页:
  • 红色后代!
    1樓

    龚祥瑞早年专治政治学,曾赴英国深造 ———— 怪不得,原来是半路出家,法律科班出身的才能教好学生的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还有把系统论、控制论和信息论等新型科学方法运用到法学,不就是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现一系列荒唐立法的根源吗?!相反,那些急需马上解决的,像必须马上取消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以及大幅降低楼价物价地价等强制立法,却连影子都没有,唯一一两个凭着良心说话的教授校长,其言论却在网上即刻销声匿迹,所以说,李克强以及其父母子女家属死的不冤,而且必须马上全部死亡!否则不足以平民愤!!!!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