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習近平坐在中共內鬥的火山口上

【2023年11月10日訊】前總理李克強突然去世,對許多人來說,感到意外、震驚、不安。

因為李退休僅7個月,在退休常委中是最年輕的,享有最好的醫療保健,不可能因心臟病發作猝死。

海內外許多人認為李是非正常死亡,提出了諸多疑點。

有人聯想到中共二十大前廣傳的「習下李上」,聯想到李克強在一些重大問題上與習的分歧,如李曾講中國有6億人月收入僅1000元,「改革開放不會停止,長江黃河不會倒流」,聯想到李即使退休了但只有68歲有一定民望對習可能仍是一個威脅等,而認為是習害死了李。

李究竟是怎麼死的?因為中共的暗箱操作,現在很難得出一個準確的結論。但其猝死無疑說明中共內鬥已經到了你死我活、高度血腥化、隨時可能腥風血雨的階段。

李克強突然離世後,中共內部的各種派系不斷向外放風。比如,11月2日,「消息人士」向《日經新聞》資深記者中澤克二透露:今年8月曾慶紅代表中共元老在北戴河嚴厲斥責習的「幕後推手」就是李克強。

這些說法將中共高層內鬥推向一個新階段。

回顧二十大以來中共政壇的波詭雲譎,一直擔心一家老小性命安全的習近平,在李克強猝死後,不安感更強烈,舉目望去,到處是敵人。

第一,「習家軍」內鬥正在激烈進行中。

據港媒報道,傳空軍前司令、現任全國人大常委、人大華僑委副主委丁來杭,因涉及北京西郊機場工程腐敗案被查。

綜合海內外媒體報道,中共二十大以來,習親自提拔重用的一批高級將領出事。其中包括:

中央軍委委員、國務委員、國防部長、前裝備發展部部長、上將李尚福;前中央軍委委員、國務委員、國防部長、火箭軍首任司令員、上將魏鳳和;

前火箭軍司令員、上將李玉超;前火箭軍政委、上將徐忠波;前火箭軍司令員、現任全國人大常委兼人大外事委副主任、上將周亞寧;前火箭軍副司令、中將李傳廣;火箭軍副司令、中將劉光斌;火箭軍參謀長、中將孫金明;前火箭軍副司令、現任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中將張振中;前火箭軍副司令員、中將吳國華;前火箭軍副司令、現任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中央軍委聯合作戰中心成員李軍;前火箭軍參謀長、少將張軍祥;

裝備發展部副部長夏清月、饒文敏等;

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員、上將巨乾生,副司令、中將尚宏;

海軍副司令、中將馮丹宇(曾任裝備發展部副部長);南部戰區海軍司令、中將鞠新春(曾任裝備發展部副部長);海軍北海艦隊司令、中將王大忠。

軍權是習的命根子。習擔任中央軍委主席11年,一直在千方百計掌控軍權。

但是,時至今日,習親自提拔重用的一批高級將領,對習並不忠誠,陽奉陰違,照樣貪腐。這表明,習並沒能真正的把軍權掌控在手上。這可能是習最憂心的。

目前,習對這一批高級將領的清洗,是「習家軍」內鬥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因為習靠「槍桿子」號令天下,軍權不穩,一個不小心,習就有可能遭遇暗殺或兵變。

中共二十大後,「習家軍」占據了黨政軍的關鍵職位。但這支「習家軍」不是跟習出生入死打江山打出來的。

習上台前並沒有什麼突出的政績,也沒有自己的人馬;習最大的資本,是他出身紅二代,有一個比較開明的父親習仲勳。

習現在提拔重用的人,都不是因為對習心服口服跟隨習,而是看到習當了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而投靠習、順從習、吹捧習。他們不可能真的忠於習,只是表面服從,背地裡各懷心思,努力求得個人「權」和「利」的最大化。

習的疑心很重,他提拔重用的人,極少有他真正信任的人,總在防著這些人,讓他們互相監督、互相掣肘,窩裡斗。

比如,習破格提拔李強任中共黨內第二把手,又把蔡奇變成實際的中共黨內第二把手。李強感受不到習的真正信任;蔡奇會真的相信習100%信任他嗎?蔡、李斗已上演。

習提拔重用的所謂「浙江幫」、「福建幫」、「軍工幫」、「清華幫」、「陝西幫」等,他們之間的內鬥,也已上演。

一旦形勢發生不利於習的變化,所謂的「習家軍」,隨時可能「樹倒猢猻散」。

第二,習與「團派」的緊張關係。

中共二十大上,習將「團派」代表人物全部排除在中共政治局之外。

還沒有到退休年齡的十九屆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十九屆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汪洋,被迫提前退休。

已擔任十年中共政治局委員、五年國務院副總理的胡春華,被迫到全國政協養老去了。

「團派」的領袖人物、前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胡錦濤,在眾目睽睽之下,被習下令從二十大閉幕會上架出會場。

10月27日,李克強的突然去世,對「團派」又是一記重擊。

習剛上台立足未穩時,從胡錦濤到李克強,「團派」都給予習重要支持。

習與「團派」最大的過節發生在出身「團派」的原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妄圖」奪取習的權力。

但從總體上說,「團派」並非習最重要的反對勢力。

二十大前海內外廣傳的「習下李上」,可能不是出自「團派」,也可能不是出自李克強的本願,而是江曾派系的人故意放風與離間。但習把帳都記到「團派」身上,在二十大上將「團派」「團滅」。

如今,「團派」代表人物李克強猝死,使曾經的團派官員對習充滿氣恨。

第三,習與元老派的緊張關係。

據李克強的北大同學、出身紅二代的政治學者王軍濤講,中共退休元老沒有機會搞私人聚會,他們形同被軟禁,他們的祕書、警衛、通訊員、司機、廚師等都是特務。

「他們比監視居住好在有充分的空間,但他們見誰不見誰都要備案,因為要布置安保。但安保到後來不是真的為了保證安全,它成了一種規格。」

王軍濤還透露,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家族,把部分財產上交了,換來不追究他。「現在只有兩大家族可以不交,一個是胡錦濤、一個是江澤民。其它家族都已經交了。」

王軍濤關於退休中共元老「形同被軟禁」的說法,應該符合實際。

習近平主要通過中央辦公廳主任蔡奇來掌控退休中共元老的生與死。

中辦主任蔡奇有兩項特別的權力,一是警衛,一是保健。退休中共元老的警衛,由中辦主任蔡奇領導的中央警衛局派出;他們的保健,也由中辦主任同時也是中央保健委主任的蔡奇派人負責。

退休中共元老的貼身警衛、貼身保健人員,都對蔡奇負責。這樣,退休中共元老的言行都在蔡奇的監控之下。

至於王軍濤說退休中共元老上交財產保平安的說法,我認為也有可能。

凡了解中共官場的人都知道,中共高官的腐敗是普遍現象。退休中共元老,他們的家屬子女,甚至孫子女、外甥子女,外甥女婿,如果不是全部,也是大多數,都利用祖父輩、父輩的權勢,賺得盆滿缽滿。

比如,原明天集團創辦人、超級億萬富豪肖建華,被認為是曾慶紅等中共權貴家族在金融市場上圈錢的白手套。

2017年1月27日,肖建華被習當局從香港四季青酒店帶回中國大陸審查。直到2022年8月19日,審查了5年半,肖建華才被判刑。肖建華肯定交代了給曾慶紅等中共權貴家族圈錢的事。

肖建華被判刑後,沒有一個中共政治局常委級別的高官受到刑事追究。最大的可能,就是像王軍濤講的,他們上交了部分非法所得,花錢消災買平安。

平心而論,退休的中共元老有一個對習心服口服的嗎?沒有。相反,習的上述做法,只能讓他們對習從心底反感。

第四,習與紅二代的緊張關係。

11月1日,前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之子劉源,在「毛澤東思想研究」網站發表紀念劉少奇的文章《確立和堅持民主集中制 加強組織與制度建設》。

文章稱,劉少奇在報告、演講和文稿中,反覆闡述「黨的領導是集體領導,不是個人領導。明確反對個人專制主義」。

文章還提到,中共十一屆五中全會通過的《關於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原則》,把「堅持集體領導,反對個人專斷」作為一個大問題凸顯出來,「不允許搞『一言堂』」。

眾所周知,中共十九大以來,習近平不斷集權。到了中共二十大,習集權達到頂峰。中共政治局、中共政治局常委會,都是習的「親信」,國務院淪為習的「辦事機構」,中共內政外交的大事,都「定於一尊」。中共高層曾經有過的「集體領導」已名存實亡,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都淪為習的「跟班」。

劉源的文章,實際上,是借題發揮,表達對習高度集權、個人專斷的不滿。

劉源任軍隊總後勤部政委時,對習軍中反腐給予大力支持。作為劉少奇之子,作為習軍中的有力支持者,劉源原本指望能夠進入中央軍委。但是,2015年12月31日,劉源被以「任正大軍區職期滿」為由免職。2016年2月,劉源被安排到全國人大財經委養老。

今年7月,已退休三年的火箭軍副司令吳國華在家中上吊自殺後,紅二代、前中央軍委副主席張震之子張小陽,專程到吳國華家中悼念,看望、慰問吳的妻子和女兒,並發貼文把吳上吊自殺的消息捅出去了。

吳國華為什麼自殺?外界不得而知,或許與火箭軍大案有案。

張小陽親自上門弔唁吳國華,稱讚吳國華「勤奮好學,努力工作」,「一生辛苦」。這是不是以一種特別的方式,表達對習的不滿?

習上台之初,很多紅二代對習寄予厚望,以不同方式,表達了對習的支持。

但是,隨著習重判紅二代,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無期徒刑,重判原鄧小平的外甥女婿、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有期徒刑18年,重判紅二代、原華遠集團董事長任志強有期徒刑18年,將紅二代、原中共黨魁胡耀邦之子胡德華等人辦的《炎黃春秋》雜誌強行收走,抓捕紅二代、前中共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空軍上將劉亞洲,將紅二代排除在核心權力圈子之外,許多紅二代與習漸行漸遠,有的形同陌路,有的反目成仇。

還有不少紅二代,擔心習當局割他們的「韭菜」,紛紛向海外轉移資產,移居海外。

第五,習與「改開派」的緊張關係。

11月6日出版的2023年第43期《財新週刊》,發表社論《改革亟須新突破》。

文章稱,「改革開放才是信心的終極來源」。「今天,面對中國經濟社會面臨的重重挑戰,人們期待改革開放能夠再次取得重大突破,為未來中國營造新的改革紅利」。

文章還特別引用剛去世的前總理李克強的話「長江黃河不會倒流」,稱「改革猶如接力賽,需一棒一棒往下傳」。

文章還談到:「改革路上,最值得警惕的是改革停留於口頭和紙面,有些官員口稱的『改革』,其實與(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精神背道而馳。曾幾何時,收縮性政策頻出。尤其是三年疫情中,微觀干預過多,一刀切、層層加碼現象嚴重,市場主體苦不堪言。正面改革是改革,糾正錯誤同樣是改革。市場主體迫切盼望一些部門與地方政府能夠儘快撥亂反正。」

1978年鄧小平發起「改革開放」以來,中共黨內曾經出現了以胡耀邦、趙紫陽為代表的「改革開放派」。他們的期望是,經濟上,建立「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作用」的市場經濟;政治上,建立「憲政民主」制度。

但是,中共十九大以來,習在改革開放的問題上,不僅停滯不前,而且大踏步後退,重新回歸毛澤東講的「黨政軍學民,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黨的手伸向經濟的一切領域,正在向「權力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作用」倒退。

當初,鄧小平之所以發起「改革開放」,是因為權力過度集中,管了許多不該管、管不了、管不好的事。有鑒於此,鄧提出「權力下放」,「黨政分開」,發展民營經濟,擴大對外開放,搞好跟美國的關係等。

現在,習當局的做法,與鄧當初的做法正好相反,不斷集權,不斷以黨代政,不斷打壓民營經濟,跟美國的關係惡化到建交40多年來的最低點。

習的這些做法,都是中共黨內「改開派」痛心疾首的。上述《財新週刊》的文章,代表了中共體制內「改開派」的聲音。

第六,習與外交系統的緊張關係。

7月25日,秦剛擔任外長僅7個月,被免外長職務;10月24日,秦剛擔任國務委員僅7個月,被免國務委員職務。

秦剛被習「火箭式提拔」,之後又「火箭式墜落」,在整個外交系統,在國際上,引發的反響都是巨大的。

11月1日出版的《中國紀檢監察》雜誌刊發中紀委國家監委駐中央外辦紀檢監察組組長張際文的文章《以深入調查研究推動防範化解對外工作領域風險》。

文章稱,外交幹部「被滲透策反和拉攏腐蝕的風險相對較高」。還說,外交系統不同程度存在著落實「兩個維護」不到位的風險,包括落實習的「重要指示批示」和決策部署「不堅決不到位」的風險,失泄密及被滲透被策反的風險,違規用權及權力尋租的風險,「以外謀私」的風險等。

此文一出,許多評論者認為,其中可能暗示秦剛「被策反」。還有評論說,如果專指秦剛,罪名可謂相當嚴重,如果涉及「外事幹部」,打擊面也很廣。

文章強調,要「堅持底線思維,堅決打好防範化解對外工作領域風險主動仗」。外交系統或要掀起一股清洗潮。

第七,習與群眾的緊張關係。

11月6日,習率中央政法委書記陳文清、公安部長王小洪、最高法院院長張軍、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應勇等,會見全國104個「楓橋式工作法」入選單位代表。

同日,國家安全部微信公眾號發表《用新時代「楓橋經驗」打好維護國家安全人民戰爭》一文。

什麼是楓橋經驗?就是當年毛澤東搞的「挑動群眾斗群眾」的群眾互害模式。

具體地說,就是把國家的執法權,下放到基層群眾組織;基層群眾組織的領導,掌握行政裁量權和法律裁決權,群眾之間的糾紛,不由基層政府出面,而由獲得上級授權的人裁決,處理。

其結果就是:群眾舉報群眾、群眾監督群眾、群眾鬥群眾。

疫情三年封城時的許多素質極低的「大白」就是這類被授權的人。他們可以藉口防疫,任意侵犯群眾的基本人權。

此外,習當局還搞起「全民抓間諜」活動。

中共黨史上,上世紀40年代毛搞延安整風時興起抓特務風,在所謂「搶救運動」中,抓了1萬5千個特務,最後發現,沒有一個是特務。上世紀60年代文革爆發後,中共搞過全民抓特務,抓了無數特務。文革結束後,平反冤假錯案時,發現許多「特務」都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全民抓間諜,又可能有許多無辜的中國人被扣上「間諜」罪名挨整、受迫害。

第八,習與江曾派的緊張關係。

習上台後,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以反腐打虎名義,把實際掌控在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江派手中的最高權力奪到手。

為此,習在第一個任期的五年,查辦了440名副省部級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幹部,其中大多數是江、曾提拔重用的,包括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薄熙來、孫政才、令計劃六個「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的「野心家、陰謀家」。

到2017年中共十九大時,習將黨政軍的主要權力基本奪到手了。只有政法大權部分掌控在江曾派手中。

習第二個任期的五年,查辦了132名副省部級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幹部,其中多數仍是江曾派及其親信提拔重用的,包括孫力軍、傅政華、劉彥平、龔道安、鄧恢林、王立科、劉新雲等反習的「孫力軍政治團伙」。

2021年底,習抓捕了被稱為「江澤民軍中聯絡員」的原國防大學政委、空軍上將、前中共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劉亞洲。2023年3月港媒報道,劉亞洲可能被判死緩。

以上572名副省部級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幹部,以及他們的家屬子女,個個對習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後快。

習在第二任期與曾慶紅斗的過程中,以最快的速度殺了曾慶紅的重要親信、原華融集團董事長賴小民。習還將曾慶紅的侄女曾寶寶的花樣年公司整到「至暗時刻」——借錢難、還債難、拆東牆、補西牆,甚至到了被債權人「呈請清盤」(相當於破產清算)的地步。

曾慶紅對習也恨得咬牙切齒,只要逮著機會,就會使勁折騰習。

結語

中共二十大後,習達到了權力的最頂峰,聲望卻跌到了最低谷。

前總理李克強的突然去世,使所有中共高官脊背發涼。

據原中國公安大學的教師、現在美國當律師的高光俊透露,習2017年成立了一個直屬軍委的行動局,專門從事各種祕密行動,其中包括處理那些難以公開處置的難題人物,除暗殺外,還搞綁架。

如果真有這樣一個行動局的話,中共高官可謂人人自危。中共高官人人自危,他們肯定也會想方設法對付習,如此一來,習也將處於高危之中。

今天的中共,毛澤東時代、鄧小平時代、江澤民時代、習近平時代積累的矛盾,已到了總爆發的時候。

說不定,一個火星,就會引發一場驚天動地的大事變。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