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C外抗議者遭毆 王軍濤:中共僱黑幫行凶

【大紀元2023年11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舊金山APEC會議期間,中共被曝動用當地黑幫及僱保鏢攻擊現場抗議者,僅中國民主黨成員就有十多人遭到毆打、噴辣椒水等。該組織負責人表示這是中共組織的,绝不放过施暴者,讓其承担后果。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博士向大紀元介紹,這些天抗議中發生的暴力衝突事件是中共有組織進行的,「中領館的人就是在一線指揮。他們有個特點,出現公眾場合都要穿西服、襯衫。這時候除了他們,有誰穿這些東西到那種混亂場合。」

他還表示,有當地黑幫勢力參與,也有僱用的黑人保鏢參與,他們打人都很重,都打到見血了,昨天就更頻繁了、更有組織性。

「比如昨天在APEC現場外頭,門對面原來是越南人在那抗議。後來幾十人(身上)圍著紅旗過來,一看就是一個幫會組織的標誌,就開始把越南人打跑了,把一個白人青年打得頭破血流,然後開始攻擊我們,但是我們黨員守住了。」

中共找當地黑幫組織,驅趕抗議示威者,將一個白人青年頭打破。(視頻截圖)

他說,「有兩個黨員爬上樹,打出了一個黑的旗子,在樹上站了一個多小時,舉著那個旗子,上面寫著『八九六四中共血債』。」

有兩個民主黨員爬上樹,打出了一面黑旗「八九六四中共血債」,站立了一個多小時。(視頻截圖)

他說,對面APEC現場那些記者、工作人員、警察,甚至國家元首都在拍照。「中共幾次就是想把我們樹下護衛的黨員給弄開,拿旗杆去捅我們樹上的黨員,要給捅下來,那麼做是有危險的,但是他们都守住了。」

16日美國時間,中國民主黨在APEC會場外抗議,堅持到中共支持者散去後合影離場。(受訪者提供)

美国华裔法律工作者鄭存柱網上声援說,「舊金山粉紅有拿紅旗旗杆做武器襲擊民運人士的傳統。2008年周蜂鎖(六四學運領袖之一)就在抗議現場被打得頭破血流。」

王軍濤在現場跟一名親共成員聊當年的一些黑幫老大,通過聊天確認了對方的身分,「所以我就知道他們黑幫介入這個事情,而且他們在前面,打得最狠的是黑幫。」

他表示,中共的安全人員帶不進來,進來也違法,所以中共除了找當地黑幫外,昨天在酒店(中共黨魁下榻處)門前還找来一個女的,讓她僱了四個黑人保鏢裝成中立人士來攻擊抗議者。

「假裝中立人士,在有人吵架的時候跑去看熱鬧,然後比如誰碰她一下,那四個專業保鏢,也不懂你們在吵什麼,但你要碰了我的當事人,因為她給我錢,他們就開始狂毆在那裡的民運抗議人士。反正中共想了很多辦法,而且打人,他們多用五星紅旗遮著打。」

民主黨至少15名成員遭毆打

中國民主黨全委會執行長、執業律師陳闖創和民主黨的朱東東16日下午也在中共黨魁下榻的酒店附近街頭遭到突襲,被親共人士噴辣椒水。陳闖創已在網上公開嫌犯的照片,徵集相關證據。

據其介紹,目前至少有15名民主黨的成員在抗議抗議遭到毆打,包括王維、王中偉、朱東東、耿紅軍、王西朋、陳闖創、焦瑞林、賀瑞忠、劉奕江、趙駿、胡霆峰、莫繼強、Sean Kiernan、界立建等。

抗議者:旧金山中共滲透嚴重 警察拉偏架

不少當地華裔表示,舊金山被中共滲透很厲害,甚至當地警察在現場不作為或拉偏架。

昨天在抗議現場的唐先生推特上披露,「有亞裔警察指使白人警察推抗議者,白人警察沒理他,他用力推了我和另外一個抗議者,拉偏架。」

王軍濤強調,「我們的抗議活動原本是和平的」,但是現場抗議者遭到毆打,「舊金山警察不作為,我們才自衛的」。

他介紹,界立建也是因為自衛被抓,目前陳闖創律師在處理界立建的案子。「中共滲透得很厲害,不過這次他們血本也拿出來,為了在習近平眼前表現,多年經營的都暴露出來,那挺好的。」

陳闖創也表示,「舊金山警方至今沒有抓捕任何一名共匪凶手,屢次放走被我們當場控制的凶手,反而界立建被警方突襲抓走。一名維持秩序的華裔竟然公然辱罵我們,舊金山市政府、舊金山警察縱容共匪的表現高度可疑。」

美國時間17日中午,王軍濤帶領部分民主黨成員還前往舊金山警察局前抗議,並高呼口號「支持中共可恥!鎮壓自由可恨!」

美國時間17日中午在舊金山警察局,王軍濤帶領部分黨員抗議,高呼口號「支持中共可恥!鎮壓自由可恨!」(圖片來源:受訪者王軍濤)

声援者呼籲美國國會調查中共背後黑手

就此次APEC期間,抗議人士遭到暴力攻擊一事在網上引起輿論關注。六四學运領袖之一王丹公開表示,「絕對不要放過他們。有任何資訊請提供,我保證會提交給FBI和國會。如此嚴重的行凶事件,美國國會應當召開聽證會,調查背後的中共黑手。」

作家李勉映也表示,「請要求美國國會關注加州警察偏袒共特、並偏信共特逮捕民運人士的事件。」

有網友也呼籲,「拜登政府不得默許和縱容中共在海外,尤其是在美國,非法僱用黑社會來鎮壓異議人士的行徑!!必須強烈譴責!!繩之以法! 」

王軍濤也表示,「我們發誓決不放過在美國的土地上暴力攻擊行使自由權利、抗議中共暴政的中共走狗。不管你是黑幫,還是所謂的社團,還是保安,還是警察,還是聯邦調查局探員。今天下午,在我們被打的現場,竟然來了六個自稱FBI的探員,以胡扯的理由審問我們的骨幹成員。他們必須承擔後果。」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