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從時局之危險看《九評共產黨》的偉大意義

【2023年11月19日訊】「二十大」以來,中共的末路狂奔,幾乎人人都看的清楚了。而這,又直接源於當今的中共黨魁。

第一,黨魁「防政變」,將火箭軍高層一鍋端,撤掉國防部長一任職位空缺,還擴大清洗範圍,使軍隊將領人心惶惶;第二,黨魁要「定於一尊」,打擊、抑制黨內各個派系(如團滅「團派」),消除任何潛在的威脅者,李克強詭異猝死,讓中共高層、政治老人等等人人自危;第三,黨魁要「保黨」,向左轉,而與中共權貴、既得利益階層發生劇烈的利益衝突(從當前高調的國企、金融反腐中可見一斑),使自己成為孤家寡人、眾矢之的;第四,「習家軍」一家獨大,黨魁在內部搞平衡,卻因此激化了「習家軍」的內鬥(如秦剛當外長六個月就落馬),以蔡奇為首的福建幫和以李強為首的浙江幫斗的不亦樂乎;第五,中國經濟風雨飄搖,當局卻束手無策。

難怪乎中共黨魁被稱為「總加速師」。不過,中共政局隨時可能爆炸,如果爆炸的話,炸掉的將不止是黨魁一人,還有這個黨。「白紙運動」中的兩句口號——「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 就突出表現了整個社會的情緒。

固然,解體中共是人心所向,但是,有人擔心:中共垮台會不會導致中國大亂?比如,中共從來都是用黨性來吞噬人性,從不將人當人看,殺個人就像踩死一隻螞蟻,但是,這種邪惡的黨文化毒害的不僅僅是官員、黨員,還有大眾,在中國社會 一直蔓延著仇恨情緒;如果用仇恨情緒去主導中國的政治轉型,出現的一定是屠殺。有人提出:「中國今後最重要的問題,不是中共政權什麼時候崩潰,而是一旦中共政權退出歷史舞台之後,中國是否具備相應的社會重建能力。」

還有另一種危險:中共臨死之際會不會鋌而走險,比如打台灣、打核戰爭?這也不算是杞人憂天。因為中共是魔鬼,它搞的是「毀滅性政治」:我得不到的就統統毀掉,你別想要;我要死,你們也別活。這也是台灣、南韓等等能民主轉型而中共不能的原因所在。

因此,中共解體之際,恐怕也是中國危險之時,不能夠盲目樂觀。那麼,如何化解危險呢?

且先看個南非的例子。南非擺脫種族隔離、成功轉型,圖圖大主教作出了決定性貢獻,因為他幫助南非最終走出了仇恨和暴力互相刺激的惡性循環。在那個仇恨和暴力火山般迸發的年代,「圖圖拿什麼去搏擊風雲?憑什麼力挽狂瀾?無它,惟有人性,惟有愛。 」的確,精神的、道德的力量之偉岸,無可估量。

那麼,中國有如此幸運嗎?有。中國的幸運,可不僅是一個人,還有一本偉大的書啟動的一個偉大的精神覺醒、人性復甦運動。

這本書就是2004年11月19日開始發表的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同年12月4日,大紀元設立退黨網站,爲讀者提供一個公開表達自己退黨、退團、退隊聲明(「三退」)和發表言論的場地。從此,「三退」大潮激濁揚清、滌盪中華。至2005年11月18日,在退黨網站聲明退出中共及其相關組織的人數已經達到568萬。迄今,《九評共產黨》發表19周年,「三退」人數累計4.2億。

《九評共產黨》被東西方政治家、學者、民衆成爲是一本「奇書」、「解體中共的書」、「推倒中國柏林牆的書」、「改變世界的書」,名至實歸。

大家知道,東歐蘇聯拋棄共產政權,基本上是和平的,其中捷克頗為典型,被稱為「天鵝絨革命」( 比喻轉型過程如同歐洲絲綢——天鵝絨一般絲滑柔順)。哈維爾是「天鵝絨革命」的靈魂人物,他在捷克共產黨統治時期受過迫害,坐過牢,對共產黨有著切身的體會和認識。

哈維爾推崇《九評共產黨》一書和聲援退黨。2005年5月25日,哈維爾在響應中國出現《九評共產黨》所引發的退黨浪潮與以和平方式令中共解體的看法時,表示說:「對抗共產主義最好的武器,不是採用武力器械,而是採用道德、理念和知識的武器,能夠面對:危險而勇敢的站出來堅持真理是最有效的辦法。」

的確,共產主義運動為禍百年,只有《九評共產黨》第一次揭示了「共產主義並非一種思潮、學說,或者在人類尋找出路時一個失敗了的嘗試」, 「它是魔鬼」。共產黨是「反自然反人性的邪靈」,具足「邪教本質」、「流氓本性」。

《九評共產黨》的廣泛傳播,使越來越多的人 認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勇敢三退,從而解放人性、重建道德、拯救靈魂,拋棄了對中共的任何幻想,不再被中共的花招、花言巧語所迷惑。這不僅為中共的解體奠定了人心基礎,也為中國走出中共浩劫之後的重建奠定了精神基礎。

試想,如果中國人人人性復甦,社會上的仇恨情緒還有知足之地嗎?如果中共軍人堅守良知,怎麼可能再把槍口對準人民、執行中共的核戰爭指令呢?更可能的是反戈一擊。東歐劇變中羅馬尼亞軍人不有逮捕、處決獨裁者的先例嗎?

從這個角度講,《九評共產黨》德莫大焉。而人人閱讀《九評共產黨》、人人散發《九評共產黨》、人人三退,就是救國,就是在為中國爭取最美好的未來。

大紀元首發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