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APEC峰會場邊才是最大看點

【2023年11月19日訊】APEC峰會於11月17日落幕,會後的《金門宣言》強調「確保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建立安全、有效、有韌性、可持續和開放的供應鏈」等,但中共不可能做到。APEC峰會難有真正的共識和共同行動。峰會之際,14國參與的美國印太經濟框架繼續排除了中共,還有各國的雙邊、多邊會晤,這些場邊會議更有成效;場外的抗議則更意義非凡。

美國印太經濟框架成為新的經濟論壇

2022年5月,美國總統拜登曾在日本東京宣布了《印太經濟繁榮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for Prosperity)。一年多後,11月16日的APEC峰會期間,美國和13個印太經濟框架的合作夥伴首腦和代表聚在一起,包括日本、韓國、印度、澳大利亞、新西蘭、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泰國、越南、汶萊和斐濟,共同宣布了關鍵成果。

白宮的新聞稿表示,這些國家的GDP在全世界占40%,各國通過談判達成了一些初步協議,如供應鏈協議將促進供應鏈的多元化和彈性,更好地識別供應鏈漏洞,建立緊急溝通管道,以應對如COVID-19大流行等危機造成的干擾。

《公平經濟協議》將加強預防和打擊腐敗,並支持改善稅收透明度和稅收管理的努力,改善地區投資環境,確保廣泛分享經濟成長的好處。各國同意將設立部長級理事會,以支持各項協議的持久性。

拜登一面主持APEC峰會,一面也在主導、協調印太經濟框架參與國的合作,實際更重視後者,這與美國的核心利益直接相關。目前參加合作的14個夥伴國家遵循類似的經濟理念,能夠達成有效的協議並落實。相反,APEC組織只要有中共在,中美之間就很難達成共識,更談不上推動有效的合作。

印太經濟框架排除了中共,開始有效運轉,美國的供應鏈正在迅速從中國遷移到其它國家。14國之外,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國在川普政府時期已經達成了新的《美墨加協定》,三國之間有更緊密的經濟合作關係,墨西哥已取代中國, 成為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

14國領導人發表了聯合聲明,表示要打造成一個開放、包容、靈活、持久和充滿活力的論壇,以促進共同利益,推動關鍵經濟領域的合作,推動區域經濟活動一體化。各國同意部長級理事會從2024年開始每年舉行一次會議,每兩年舉行一次領導人會議。

APEC峰會場邊的美國印太經濟框架論壇,從某種意義上正在取代APEC組織。隨著中美對抗的延續,APEC峰會機制在弱化。美國和盟友、夥伴打造了一個新的印太經濟論壇,比APEC能發揮更大的作用,最關鍵的當然是排除了中共的參與。

2023年11月16日,在舊金山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期間,美國總統拜登(中)會見印太經濟框架成員國首腦和代表。(Brendan Smialowski/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被隔絕、也主動隔絕自己

美國印太經濟框架中,還有一個全球基礎設施和投資夥伴關係印太投資者論壇,實際與中共的「一帶一路」相抗衡。隨著中共資金的匱乏,美國主導的基礎建設投資估計會占據主導地位。美國政府聯合私營部門2023年在印太地區已經投資了數百億美元。

美國在印太供應鏈和基礎設施投資領域雙管齊下,中美競爭的天平正迅速傾斜,陣營對比也更加鮮明。

亞太經合組織(APEC)的21個成員中,加拿大和墨西哥與美國經濟趨於一體化;台灣單獨與美國談判經濟協議;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泰國、越南、汶萊11國已加入美國的印太經濟框架;印度和斐濟也加入了印太經濟框架,但不是APEC成員;沒有加入印太經濟框架的APEC成員,只剩中國大陸、香港、俄羅斯、巴布亞新幾內亞、智利和祕魯。

美國把APEC的大多數成員吸引到印太經濟框架,主要為了對抗中共,進一步對中共釜底抽薪,但公開僅稱「競爭」或「激烈競爭」。中共也想拉起一個反美陣營,但目前只能拉近與俄羅斯的關係。

中共繼續參加APEC峰會,但被隔絕在印太經濟框架之外,中共黨魁只能在APEC峰會上喊話,實際無力協調關鍵的區域經濟合作。

假如沒有與拜登的會面,中共黨魁很可能忍受不了這樣的孤立,放棄G20峰會應該也是同樣的原因。當然,中共也主動孤立自己。

11月16日,APEC舉行了第一階段峰會。當晚,拜登為各國領導人舉行晚宴,但席間沒有看到中共黨魁出現。或許是安全原因,或許是難以適應此類場合,中共黨魁放棄了工作之餘和各國領導人的互動。

11月17日,APEC峰會結束後,拜登為各國首腦舉行歡送晚宴,但中共黨魁下午已經離開美國。正常會議之外,各國首腦參加晚宴,也是增進了解和互動的輕鬆場合,但中共黨魁經常缺席類似的活動,顯得很不合群。

中共媒體不斷宣稱中共黨魁「引領」亞太合作方向或全球治理,然而中共各級官員缺乏國際交往能力,可能在國內頤氣指使慣了,要麽時常被別人伺候,要麽小心伺候上級,不敢越界;他們出門也顯得很死板,不怎麽會交朋友。

美中峰會是最缺乏成效的場邊會晤

APEC峰會期間,各國首腦都各自安排一系列的雙邊或多邊會晤,美中峰會是其中之一。中共宣稱拜登與習近平的會面多麼重要,中共黨魁提前一天到達舊金山;但美中峰會並未商談合作,白宮主要為了防止中美衝突。雙方儘量保持笑臉,有意降低互相之間的緊張度,但討論的諸多話題卻南轅北轍,在APEC峰會期間的場邊各國首腦會晤中,美中峰會是最缺乏成效的一場會晤,幾乎沒有什麼真正成果。

習近平還分別會見了日本首相、墨西哥總統、祕魯總統、斐濟總理、文萊蘇丹,仍然是走馬燈式的彼此寒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希望更務實些,要求中共取消針對日本核處理水的海鮮禁令;迅速釋放被拘留的日本企業高管;對中共在爭議地區的軍事活動表示「嚴重關切」;並重申了台海和平的極其重要性。中共只是敷衍了事。

美國總統拜登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韓國總統尹錫悅進行了短暫的三邊會晤。美日進行了雙邊會晤,商討中東、俄烏戰、中共挑戰和台海等問題。拜登邀請岸田文雄明年初訪問美國,美日領導人重申維護台海、朝鮮半島、東海、南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岸田文雄表示,日美同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

拜登也會見了墨西哥總統,拜登表示,找不到比墨西哥更好的合作夥伴了。墨西哥總統則稱兩國是鄰國和兄弟國家的良好關係,雙方互為主要貿易夥伴,還有大約4000萬墨西哥人在美國工作和生活。兩人也討論了禁毒和移民問題。

美國副總統賀錦麗會見了菲律賓總統和巴布亞新幾內亞總理。美國繼續與西太平洋和中太平洋國家鞏固關係。

各國首腦各自舉行了一些雙邊會晤,這些會晤討論了如何加深具體雙邊合作;相反,只有美中峰會基本沒有討論具體合作,仍是繼續保持溝通;中美的航班還沒有恢復到以往的數量,要到明年初才有可能繼續增加。

2023年11月15日,中美峰會在美國舊金山舉行;一名抗議者在街頭舉著反對中共的標語。標語上的英文翻譯為:習的共產黨是一個邪教。(Josh Edelson/AFP via Getty Images)

場外抗議的獨特景觀

中共使領館照例付費組織一些人到舊金山歡迎中共黨魁,食宿、交通全包,但人數應該不足,據說紐約法拉盛站街的妓女也被拉去了舊金山。

中共如此賣力,估計事先預計到會有眾多抗議者。中共需要人手儘量遮蓋抗議中共的標語,還要僱用打手挑起事端,恐嚇、毆打抗議者。現場的一些抗議者被中共組織的凶徒毆打,也進行了一些反擊。真心抗共和假扮擁共的人,在美國舊金山街頭發生多起衝突,其影響前所未有,引起更多華人和國際社會的關注,也勢必會引發更多思考。

中共黨魁從未遭遇過如此激烈的抗議,想要在國內封鎖這些信息恐怕不容易,畢竟很多人都可以翻牆了。抗議的場面對生活在中國大陸的人來說,應該是相當震撼的,中共一貫的「偉光正」宣傳輕易就會被戳穿。今後中共黨魁再出訪,可能更加顧慮重重,反抗中共的人士可能遍天下。

「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的口號,從2022年11月底的「白紙革命」開始出現,如今成為抗議者普遍的口號,對中共政權的打擊相當大。大多數抗議者自發參加活動,中共黨魁抵達舊金山之前,就有反共的大標語出現;抗議者沿著中共黨魁可能出現的地點,可謂如影隨形,表達抗議的方式也很有創意。中共黨魁乘機離開時,正值大雨,中共領館組織的歡送人群一鬨而散;但抗議者卻熱情高漲,顯示了發自內心的強大動力。

中共黨魁急需一場與拜登的會晤,來彌補黨內威信的喪失,但並未達成目的。眾多抗議者的出現,令中共的臉面進一步掃地。中共一定會對老百姓隱瞞真相,但瞞不住中共黨內各級官員,他們更可能私下議論紛紛,黨媒的宣傳騙不了他們。中共黨魁的美國之行可謂得不償失。

結語

APEC峰會之外的場邊會議和會晤,比峰會本身更有看點。中共黨媒的宣傳,也認為場邊的美中峰會比參加APEC峰會更重要,因為中共黨魁在APEC峰會上更難有作為。

美國主導的印太經濟框架論壇已經成型,完全排除了中共後,比APEC峰會更有成效,大有取代APEC峰會之勢。中共被孤立的態勢更加明顯。

11月17日峰會結束後,拜登為各國領導人舉行送別晚宴。他表示,本週我們齊聚舊金山,正處在歷史的轉捩點;我們正面臨一個全新的挑戰,不僅是挑戰,還有新的威脅;但我們可以更好地改變和扭轉歷史的弧線;未來幾年,世界的大部分歷史將在亞太地區書寫。

拜登沒有點名中共,但這些話基本針對中共。白宮下決心在與中共的「競爭」中取勝,正全力聯合盟友、夥伴圍堵中共。然而,白宮或許還沒有真正意識到,中國的歷史正在從內部發生巨大變化。

APEC峰會外的大規模抗議,清晰表達了中國人民拋棄中共政權的強烈心聲,預示著中國將迎來前所未有的歷史轉折。當一個沒有共產黨的中國重新出現在世界面前時,美國和其它國家可能再次經歷前蘇聯轟然解體時的驚訝時刻。中國的巨變也將帶來世界的巨變。

大紀元首發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1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