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山報導】中共駐韓使館承認阻神韻演出

【大紀元2023年11月21日訊】新唐人英文節目《國會山報導》(Capitol Report)近日針對韓國阻止紐約神韻藝術團在韓國劇院演出進行調查,中共駐韓大使館罕見承認了阻止神韻在韓國演出。中共政權對神韻藝術團的打壓已經持續了逾17年,為什麼大動干戈?他們到底害怕什麼?

中共紅色長臂已深入韓國社會 程度之深遠超預料

中共打壓持不同政見者,早已不是祕密。在中國國內,北京政權一直在鎮壓任何和共產意識形態不同的異議思想。但近年來,中共似乎比以往更積極地無視國際邊界線和規範,變得更加放肆,在其它主權國家裡,也揮舞著它的(共產)鐵鎚。

在紐約,有一個由中共政府運營的祕密警察局,在移民社區中恐嚇個人。這樣的祕密警察局,在法國、秘魯、加拿大、南非甚至新西蘭也都存在。而在韓國,也有這樣的中共警察局。這個亞洲國家是美國的重要盟友,其戰略重要性遠遠超過其地理面積的大小。

在這裡,一家總部位於美國的舞蹈團體,正面臨一個不尋常的情況:他們在全球都取得了成功,但卻沒有一家韓國劇院敢於在即將到來的演出季中,承辦他們的演出。

這不是因為韓國人不喜歡他們,而是因為來自中共的壓力。針對這個藝術團的壓力已經持續了超過17年。

為什麼中共政權對這個藝術表演團體如此大動干戈?他們到底在害怕什麼?

我們的調查小組來到了韓國。而當我們深入研究這個問題時,我們意識到,這件事涉及的範圍比表面上看起來的要深得多。

對專家的訪問,令我們認識到,中共的紅色長臂已經深入韓國社會,程度之深,遠遠超出我們的預料。

韓國啟明大學中國學系教授Ji Yong Lee:「這種勢力貫穿著韓國社會的每個領域,不幸的是,這是現實情況。」

「真理論壇」創辦人兼主席David Eunkoo Kim:「在首爾國立大學裡,有一間『(中共黨魁)習近平資料室』,裡面就在展示和宣傳著中共。」

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前官員Han Min Ho:「更嚴重的是,總計超過100名國會議員在議會內成立了一個親共團體:『韓中議會聯盟』。」

首爾和平獎得主&「國防論壇基金會」主席Suzanne Scholte:「我相信親共派控制著國會。」

由於韓國的戰略重要性,專家擔心,它可能成為下一個爆發戰爭的火藥桶。

韓國軍事研究所核安高級研究員Kim Tae Woo:「如果有人讓我指出,全世界下一個可能的衝突點,那我會說首先是台灣,然後就是朝鮮半島。」

其實,不僅是韓國人正處於危急關頭,在大洋彼岸的我們也同樣面臨風險。

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前官員Han Min Ho:「這將導致韓國成為中共的附庸國,(使中共)不戰而勝,這種情況是可以預見的。」

首爾和平獎得主&「國防論壇基金會」主席Suzanne Scholte:「對於中共來說,他們不希望在邊境上有一個親西方的民主國家。」

美國田納西州眾議員Rep. Tim Burchett:「我很擔心這一點,因為韓國在阻止共產擴張方面非常的重要,我真的非常擔心他們的滲透。」

中共駐韓大使館承認阻止神韻演出

我們的調查,從韓國首爾的中共大使館開始。

新唐人《國會山報導》主持人Steve Lance:「你好,張先生,我是新唐人電視台華府分台的史蒂夫‧蘭斯(Steve Lance)。

「實際上,我現在就在韓國首爾,正在調查中共是如何對韓國首爾劇院進行干擾與影響的。神韻藝術團是一個來自紐約的中國古典舞表演團體,在全球巡演……」

中共駐首爾大使館官員Zhang Jiafan:「神韻藝術團……」

Steve Lance:「是的,所以我想問你的是,中(共)國大使館的立場是否仍然是要試圖阻止神韻在韓國上演?」

Zhang Jiafan:「中(共)國大使館一直向韓方傳達中(共)國的立場,反對神韻演出,我們發送了……我們告訴他們……讓神韻演出是不合法的,使用假提案向韓國劇院申請演出許可,這就是我們的立場。」

中共當局罕見承認了它的脅迫行為,這個政權承認,它一直在壓制公司,即使是在外國的領土上。

當地的神韻主辦方表示,迫於中共的壓力,首爾的兩家主要劇院已經拒絕了神韻2024年的演出申請。而這只是中共對神韻長達近二十年打壓的冰山一角。

神韻藝術團主持人Leeshai Lemish:「自從神韻2006年成立以來,中共就使用了各種各樣的手段,試圖打擊我們運營的各個方面。

「從間諜活動、闖入人們的家中——這些都發生在美國——黑客攻擊我們的網站、郵件,到以非常危險的方式,扎破我們的巴士和卡車的輪胎、對我們的油箱下手搗鬼、跟蹤我們、威脅(我們)在中國的家人、阻止想加入神韻的人離開中國……

「最常見的手段是騷擾劇院、恐嚇世界各地的劇院和政府官員,試圖阻止演出、取消合約、撤回贊助,同時還有對神韻的污名化宣傳。

「在報紙上刊登插頁廣告,像是幾年前《華盛頓郵報》上的『中國觀察』(廣告插頁宣傳),偽裝成真實的內容,但實際上是付費廣告來誹謗神韻。」

儘管費盡心機,中共政權阻止神韻演出的企圖,在其它國家基本上都失敗了,但在韓國,情況就不同了。

神韻藝術團為什麼會讓共產黨如此害怕?

不過在我們深入探討這個具體案例之前,我們要問:這個舞蹈團體為什麼會讓共產黨如此害怕?

新唐人《國會山報導〉主持人Steve Lance:「你認為是什麼讓中共如此害怕?像你剛才提到的,用盡了招數來針對神韻?」

神韻藝術團主持人Leeshai Lemish:「首先,神韻總部設在紐約,所以我們是一家美國公司。演出展現的是中國傳統文化,這是他們不會做的。我們明確表示,我們要弘揚傳統文化,而這是中共花了七十年試圖摧毀的文化。

「神韻在舞台上呈現的是中華五千年文明的傳統美德和價值觀,這實際上是普世的價值觀:誠實、同情心、忠誠、勇氣、信仰,信仰比我們自己更偉大的生命,這實際上是非常基本的人性。我認為就是這個讓中共非常害怕,因為他們試圖灌輸一種不同的意識形態,一種非常物質主義、非常膚淺的意識形態。

「但現在神韻來了,他觸及到了人們內心非常深處的東西,這就是為什麼你會看到世界各國的人們都來看神韻演出,他們會(感動得)莫名落淚,因為他們的內心深處被觸動和喚醒了。」

美國加州眾議員Rep. Michelle Steel:「神韻是一種藝術形式,我喜歡了解節目中的歷史(故事),喜歡看美麗的舞蹈……我的意思是,我認為韓國人有權看神韻,看他們如何保留中國美好的歷史和傳統。所以他們不應該阻止(演出)。」

神韻藝術團主持人Leeshai Lemish:「神韻可以把任何題材搬上舞台。有一個題材非常貼近我們的心,就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這已經持續了二十多年了。

「神韻是由法輪功學員創辦的,很多人,甚至於在我們公司裡也有,他們都親身經歷了這場迫害,有的被關押,有的被酷刑折磨,有的失去了家人,這樣的受害者相當多,所以這是真實的迫害,共產黨卻聲稱這根本不存在。

「但我們在林肯中心、在韓國以及全球各地演出。那些VIP、議員、媒體高管、CEO們,他們都看到這是真實的,他們被觸動了。這是共產黨花了20年竭力隱藏的事實,而我們就在舞台上呈現出來,所以他們就非常非常害怕。」

韓國神韻製作人&演出協調人Louis Ahn:「(干擾神韻演出)這些行為是(中共)迫害在中國境外的延伸,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竭盡全力試圖干擾。」

韓國藝術評論家協會會長Chang Seok Yong:「(神韻)是一場精彩的演出,真是太美妙了,令人驚訝,尤其是演出的主題涵蓋了唐、漢和宋代文化。我認為這樣的作品應該繼續被韓國人看到。」

神韻能在全球演出 韓國劇院卻屈服於中共壓力

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前官員Han Min Ho:「然而令人擔憂的是,儘管神韻能在全球演出,唯一不能看到神韻的國家是中國。而現在只有在韓國,這場演出也被阻礙了,這相當令人難堪。」

美國紐約州聯邦眾議員Rep. Nicole Malliotakis:「這個表演並沒有任何威脅。我的意思是,這是一個優美的傳統舞蹈演出,體現了中國(傳統)文化,而且是在共產主義(控制中國)之前的(文化)。這本是中國和中國人民的傳統,應該被(大家看到並)分享。」

詹姆斯敦基金會資深研究員Russell Hsiao:「(阻止神韻上演)是中共政治壓制的長臂日益伸長的一個反映。隨著其國際觸角越來越廣,它越來越多地在國內和國外發揮著政治影響力。」

神韻藝術團主持人Leeshai Lemish:「神韻演出展現的是中國傳統文化,同時也具有一種美國特質,因為我們在某種程度上,代表了藝術自由的希望,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的希望。」

韓國劇院經常以(演出團體)競爭為由拒絕演出,但當地的神韻主辦方發現了一些情況:劇院場地在同一天,並沒有排其它演出,但神韻的申請卻被拒絕了。

在2016年引起國際關注的一起事件中,法庭文件揭示了(劇院)拒絕(神韻)的真正原因。

神韻藝術團主持人Leeshai Lemish:「對我們來説,首爾一直是一個很難找到演出劇場的城市,因為它是首都,中共大使館就在那裡,他們多年來一直在試圖(搗亂)。

「但那一年,我們(本來)得到了在KBS Hall(演出的機會),這是韓國最負盛名的藝術劇院。韓國所有的大劇院都是政府所屬的,它們由當地或聯邦政府運營,因此更容易受到(中共)壓力的影響。

「我們當時得到了KBS劇院(的演出機會)。但是就在演出前幾個月,KBS接到了中共大使館的信函,同時也受到了來自政府的壓力,要求取消演出,結果他們就取消了。儘管已經賣出了成千上萬張門票,KBS廣播公司還是屈從於壓力、取消了演出。

「就在演出前一個月,也就是2016年4月,當地的主辦方告到地方法院,說我們有合同,我們正在售票,你不能取消我們的演出,這是非法的。

「法官說,是的,你們有權演出。所以(我們)又重新開始售票,人們都在購買。

「然後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是在演出開始前兩天,同一個法院的同一名法官,從根本上背棄了他自己的判決,完全推翻了它。他說好吧,現在取消演出,(並在理由中)明確引用中共大使館的信函,稱韓國廣播公司如果允許神韻演出,將面臨潛在的財務損失。

「(中共信函的)基本意思就是:如果你取消神韻演出,需要賠償一些錢,可能會有一些財務上的損失,但是如果你失去與中國做生意的機會,你將會有更大的損失,因此就不值得冒這個風險。

「就這樣,所有的一切,合法性、韓國的言論自由、民主、法治,所有這些都被拋之腦後,只是因為中共大使館的一點壓力。」

韓國為何缺乏對中共說「不」的勇氣

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前官員Han Min Ho:「中共對我們韓國的媒體集團KBS及國內一些重要的演出場地施壓,特別是那些由地方政府運營的場地,甚至對大學施加壓力,完全封鎖這場演出,這個事實令人感到震驚和難堪。」

儘管一路上都面臨著挑戰,但2022年是一個標誌性的轉折點,情況變得更糟:總共有13個地方政府的附屬劇院最終拒絕了神韻,其中一家劇院與神韻已經有著十年的合作關係。

這發生在市政廳的一次內部會議之後,當時(有官員)提出,允許神韻上演,可能會導致與中國(中共)關係惡化。

韓國法輪大法學會會長Kwon Hong dae:「所有這13個地方政府一致拒絕了神韻,如果沒有政府的強力干預的話,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事實上,地方政府的領導人拒絕神韻演出,還有其它原因。在2000年初,(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和(韓國前)總統金大中之間有一個祕密協議,該協議據稱使韓國在台灣、西藏和法輪功議題上,都遵從中共的立場,這導致韓國的許多劇院都受到這個(政治)標籤的影響。」

新唐人電視台的調查小組聯繫了相關的韓國劇院、政府機構,以及超過40名韓國國會議員。在這部影片發布之前,我們沒有收到(他們對於這起事件的)回應。

美國駐韓國大使館表示,他們對這個問題沒有評論。

新唐人白宮通訊員Iris Tao:「中共駐韓國大使館一直都在利用其經濟影響力,向韓國的劇院施加壓力,封鎖來自美國的神韻藝術團的演出。所以我的問題是,美國國務院是否仍對此感到擔憂?在這類事件中,中共正在利用其經濟壓力,影響盟友國家的言論自由。」

美國國務院首席副發言人Vedant Patel:「當然這仍然是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中共在許多國家,都有使用經濟脅迫和其它方式的非常清晰的(不良)記錄,不僅僅在韓國。當然,這是我們要繼續著手解決的問題,與韓國、日本及其它國家、印太國家密切合作來解決。」

首爾和平獎得主&「國防論壇基金會」主席Suzanne Scholte:「坦白說我很震驚,但我認為這是一個例證,說明了韓國的情況有多糟糕。」

新唐人《國會山報導》主持人Steve Lance:「你認為為什麼神韻能夠被干擾和取消?在你本來會稱之為自由民主的韓國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神韻藝術團主持人Leeshai Lemish:「對我來說,這似乎就是因為缺乏(對中共說不的)勇氣。他們需要邁出這一步,然後說,你知道嗎?這樣不行,我們要反擊,這裡是韓國,這就是我們(捍衛)的民主。我們不是(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在這個問題上我們也不是朝鮮,否則有什麼區別?要由你們來告訴我們,什麼可以什麼不可以在舞台上演出,這不就成了奧威爾式的社會了嗎?

「所以我認為,他們需要意識到,他們的民主受到了威脅,他們的自由也在受到威脅。」

中共在韓國的影響範圍到底有多大?

韓國啟明大學中國學系教授Lee Ji Yong:「在過去的三四十年中,中共對韓國社會已經投入了大量的政治資產、經濟投資和文化投資,所以中共成功地將韓國社會捲入了中國的金錢關係。」

朝鮮人權委員會執行長Greg Scarlatoiu:「中國是韓國最大的出口、進口和貿易夥伴,這還沒包括韓國對中國的投資。大量中國生產的商品出口到美國、歐洲和世界上許多其它地方,(其中很多)都是用韓國的資本和物品生產的。」

VON新聞首席執行官Kim Mi Young:「中國(所謂)成功地進行了改革開放,創建了一個(表面)不錯的社會,卻沒有推翻共產主義制度。因此,許多韓國人認為,與其相信自由和民主,不如讓朝鮮更像中國。」

「隨著時間的推移,韓國人對自由和民主的信心就會降低,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趨勢。」

韓國軍事研究所核安高級研究員Kim Tae Woo:「我們也非常擔心孔子學院的存在。在韓國仍然有39所孔子學院,這在世界上是最多的。在許多其它國家,他們正在清除孔子學院。但韓國政府仍然允許他們在這裡運作。」

真理論壇創辦人兼主席David Eunkoo Kim:「當我們邀請這些孔子學院時,人們是想更加了解中國(文化)。但問題是,孔子學院裡面做的是在傳播中共的思想,共產主義思想、毛澤東思想。

「我們有個『習近平資料室』,就在首爾國立大學的中央圖書館裡面,那裡有習近平捐贈的書籍。這毫無意義,只是在展示和宣傳中共。

「這就像在美國知名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的校園內,為薩達姆‧侯賽因創建圖書館,替殘暴的獨裁者(進行宣傳),而習近平正在掌管一個要為多次種族滅絕負責的政權。所以這不是一個民主國家的正常行為。」

真理論壇創辦人兼主席David Eunkoo Kim:「這真的是太荒謬了,非常荒謬。」

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前官員Han Min Ho:「孔子學院的目的,可以總結為兩個主要方面:第一是培訓親中共的情報工作者,這是主要的目標;另一個目標就是廣泛地傳播親共的輿論,這將導致什麼結果?

「中共在進行滲透時,通常會規劃長達30年的時間,這是令人恐懼的一點。所以,如果人們在二十多歲時從孔子學院畢業,那麼到二三十年後,他們將成為40到50歲的中堅力量。這些親共的精英人士將在親共的輿論背景下,被選為政府官員、總統或國會成員,這將導致韓國成為中共的附屬國,(使中共)不戰而勝,這種情況是可預見的。」

韓國軍事研究所核安高級研究員Kim Tae Woo:「大多數的韓國人都在忙於賺錢和謀生,他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如果我們讓另一個意識形態危險的群體掌握政權的話,那麼他們就將允許中共進行類似的操作,那麼韓國就可能變成一個完全不同的國家。」

首爾和平獎得主&「國防論壇基金會」主席Suzanne Scholte:「韓國在上次選舉中,幾乎選出了一名共產主義者,這是去年3月份的事情。這是韓國總統選舉史上,票數最接近的一次選舉。

「我認為確保尹總統當選的人們是反共產主義的,(其中有)逃離朝鮮的難民,他們現在是韓國的選民,人數超過33,000人。他們竭盡全力地支持尹總統當選,因為他支持自由和民主。

「但是對美國人來說,要充分理解韓國正在發生的事情是很難的,因為我們看韓國是一個了不起的國家,然而他們卻幾乎選出了一名共產主義者(當總統)。所以共產主義對韓國的滲透極具影響力。」

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前官員Han Min Ho:「韓國國會有超過一百名議員,在議會內成立了一個親共團體:『中韓議會聯盟』,這是在去年十二月的時候。因此,中共對韓國的滲透程度之廣,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首爾和平獎得主&「國防論壇基金會」主席Suzanne Scholte:「我相信親共產主義者、親獨裁者在控制著國會,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我們需要清醒地意識到。舉個例子,韓國的議會幾年前通過了一項法案,禁止散發傳單、發射氣球,禁止跨越邊境向朝鮮分享信息。

「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因為金正恩政權要求這樣做。本來這些已經產生了巨大的影響,能夠使朝鮮人民了解真相,但國會投票禁止了這一切。

「就在剛過去的10月份,這項議會的法案被裁定違憲。但這就是我們所面臨的(現況)。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發生在韓國是令人震驚的,但當我們了解那裡的環境時,那就說得通了。

「如果中共在韓國擁有如此強大的影響力,他們就會試圖禁止像神韻這樣的演出。神韻展現中國文化和中國文化之美,而這正是中共企圖抹殺的。」

共產主義如何滲透韓國的教育和文化領域

Tara O是一名退役的美國空軍軍官,也是東亞研究中心的研究員。她一直在研究記錄,共產主義是如何滲透韓國教育和文化領域的。

前美國空軍軍官&哈德遜研究所研究員Tara O:「在文化方面,他們試圖使中共的所謂『英雄人物』也變成韓國的『英雄』。最近的爭議是關於鄭律成的,他是一名中共黨員,因為為中共軍隊創作官方歌曲而被吹捧。他還為朝鮮軍隊寫了官方歌曲,也同樣被吹捧。他創作了幾百首歌曲,其中包括讚揚毛澤東的,所以就被選為中共的(所謂)『百名英雄』之一。

「但(韓國)光州也將他捧為『英雄』,不但以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條街道,建了一座他的雕像,他們還舉辦一年一度的音樂節紀念他,並舉辦兒童歌唱比賽,在比賽中演唱讚美毛澤東的歌曲,而這(竟然)發生在韓國。

「毛澤東是在朝鮮戰爭期間,派遣中共軍隊到韓國的人。這場戰爭造成南北韓雙方許多人死亡,所以在韓國,他並不是一個值得讚揚的人。這非常具有諷刺意味。

「而最近他們又想建一座公園紀念他,這將花費約400萬美元的納稅人的錢。儘管光州市民團體在反對,光州市長並不打算取消(這個計劃),這還只是中共進行文化戰爭中的一部分。」

「真理論壇」創辦人兼主席David Eunkoo Kim:「中共在利用互聯網和網絡操作方面也非常活躍,他們試圖操縱人們的觀點和公眾輿論。他們運營著五毛黨,政界媒體界都沒有人積極應對這種危險情況。」

五毛黨是一個數萬人的群體,中共僱用他們進行大規模的信息宣傳,在論壇、聊天室和評論區發布消息,左右公眾的觀點,但沒有人在對抗這種行為。

「真理論壇」創辦人兼主席David Eunkoo Kim:「這個組織的人數真的很龐大,因為中國有很多人是韓國華僑,他們僱用這些人來操縱韓國的公眾輿論。」

韓國軍事研究所核安高級研究員Kim Tae Woo:「所以這真的很不幸。美國公民可能期望,現在首爾有了新政府,一切都會越來越好,但這並不是真的,因為許多由前政府安排的政府官員仍然在現政府內工作。」

前美國空軍軍官&哈德遜研究所研究員Tara O:「韓國前總統文在寅離職時發生了什麼?就在他離職之前,他安排了幾千個支持他意識形態的人進入政府的各個機構,因此他們在繼續執行舊的政策。」

韓國,一個美國的盟友,我們的父輩和祖輩為了保護他們免受共產主義的侵害而戰鬥、犧牲,現在那裡卻再次陷入共產主義的圈套。而我們自己甚至都沒有意識到,為什麼中共在韓國的滲透如此成功。

美國若失去韓國 西太平洋將成為中共的內海領域

如果這個國家變成了一個共產主義國家,或者成為中共的實質盟友,對美國來說,後果到底是什麼?

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前官員Han Min Ho:「如果美國失去韓國,美國就有可能失去日本,西太平洋將成為中共的內海領域。」

韓國軍事研究所核安高級研究員Kim Tae Woo:「中共當然將韓國視為美國包圍中共策略中的一個脆弱、薄弱的環節,這就是他們對韓國的看法。但對於韓國來說,如果我們失敗了,那麼我們的國家就斷送了,然後你就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殺戮場……

「我們已經在許多案例中,見證了共產化的歷史,所以我們可以想像將會發生什麼。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戰略、我們在安全方面的合作其實是關乎生死存亡的問題。」

詹姆斯敦基金會資深研究員Russell Hsiao:「我確實認為,韓國在對待中國(中共)的公眾態度方面已經逐漸地轉變,但儘管如此,我認為北京仍然視韓國為美國在東亞的聯盟網中最薄弱的一環。」

首爾和平獎得主&「國防論壇基金會」主席Suzanne Scholte:「中共寧願在邊境看到像金正恩這樣的獨裁者,也不願看到一個充滿生機的韓國。對於中共來說,他們不希望在邊境上有一個親西方的民主國家。」

美國田納西州眾議員Rep. Tim Burchett:「因為韓國在阻止共產主義擴張方面非常的重要,我真的非常擔心他們的滲透。」

韓國軍事研究所核安高級研究員Kim Tae Woo:「如果有人讓我指出,全世界下一個可能的衝突點,那我會說首先是台灣,然後就是朝鮮半島。」

這場戰鬥究竟為了什麼?僅僅是國際政治?是世界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的權力鬥爭?還是有其它的因素?

美國加州眾議員Michelle Steel:「我們必須記住,美國為韓國或者說朝鮮半島所做過的。因為我的雙親都是在朝鮮戰爭期間,從北朝鮮(逃出)來的,之後他們來到釜山,並在那裡相遇,然後才有了我。

「所以我非常感激美國軍方的貢獻,他們的到來實際上成就了現在的韓國。我實際上在談,美國在戰後是如何支持韓國的人道主義事業的。當時我們正處於低谷,很多(美國的)支持都投入到韓國,這就是為什麼它現在成為一個經濟繁榮的國家、非常強大的國家。」

自由世界和中共之戰 神韻藝術團主持人:正如冷戰時期

神韻藝術團主持人Leeshai Lemish:「而現在正在發生的,卻是我們在倒退。韓國在倒退,美國也在倒退。這場自由世界和中共之間的戰鬥,實際上與我們在冷戰期間看到的,並沒有太大的不同。

「我們知道,中共不僅僅在中國,而且在世界各地都企圖進行控制:人們被允許可以想什麼、看什麼、相信什麼。現在他們不僅可以在中國這樣做,在韓國,他們也可以這樣做了。

「作為美國人和(來自)自由世界的人,我們希望每個人都有權利看到、思考和相信他們所要的。但在韓國,我們正在失去這一切,韓國人正在失去這一切。」

那麼是否還有希望?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阻止這場紅色浪潮繼續蔓延到韓國及其它地區?我們是否不僅在政治領域,也在公眾中得到了支持?

前美國空軍軍官&哈德遜研究所研究員Tara O:「最近在韓國進行的一項民調中,有92%的韓國人支持(美韓)同盟,他們認為這個同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雖然在上一屆政府時發生了一些情況,我們必須明白,我們必須將支持(美韓)聯盟的人和一些擔任領導職位的人分開。」

朝鮮人權委員會執行長Greg Scarlatoiu:「大部分韓國人都因為中共維護和支持金正恩政權,而對中共從根本上感到不安。(金正恩)政權在壓迫自己的人民,使自己的人民挨餓,來獲取它所需的資源和硬貨幣,發展其核武和彈道導彈計劃。這些計劃威脅著居住在韓國的5300萬人的生命。」

首爾和平獎得主&「國防論壇基金會」主席Suzanne Scholte:「中共一直在遣返朝鮮難民,他們明知道,這些朝鮮人百分之百會被送進拘留中心,並受到酷刑折磨,有的甚至會被公開處決,特別是如果發現他們試圖前往韓國,或已接觸到了基督徒。」

支持美韓同盟 因為擁有共同價值觀

前美國空軍軍官&哈德遜研究所研究員Tara O:「人們支持(美韓)同盟,這是因為他們擁有共同的價值觀:自由。」

首爾和平獎得主&「國防論壇基金會」主席Suzanne Scholte:「所以我認為不僅關注這些問題是非常重要的,還要對此發出強有力的聲音。實際上,我正在準備去韓國,因為我將在一場大會上發言,希望可以喚起年輕人的意志,讓他們意識到與切身相關的利害關係。你想要哪種未來?你想(韓國變成)像朝鮮那樣陰暗的地方嗎?因為朝鮮半島是一個完美的例子,展示了兩邊的區別,顯示了生活在共產主義(國家)和生活在(民主)共和國之間的差異。」

美國紐約州眾議員Nicole Malliotakis:「事實上,我最近去過韓國。韓國必須減少對中共的過度依賴,增強和美國的合作關係。我認為這需要國際上的共同努力,因為我們是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我們享有(共同的)價值觀,我們應該彼此合作。」

朝鮮人權委員會執行長Greg Scarlatoiu:「韓國必須在經濟繁榮和保持國家核心價值之間找到平衡,這需要基於一套基本的權利和準則,就是我們與韓國共享的價值觀,也是我們與日本共享的價值觀,與歐洲盟友分享的價值觀。

「如果我們失去了這一價值觀,那我們跟中共或俄羅斯有什麼不同?因此,專注於這些核心價值非常的重要,宗教自由、言論自由、藝術(表演)的自由,是這些基本價值觀的核心。」

美國紐約州眾議員Nicole Malliotakis:「我認為,作為國會成員,我們一定要表達我們的擔憂。我們將與外交人員還有韓國的官員一起(表達):我們不會同意,因為受到中共的壓力,而禁止來自美國的舞蹈藝術團演出,並努力讓他們重新得到演出(的權利),再次回到(韓國的)劇院。」

美國關島眾議員James Moylan:「我們必須非常強力地幫助和支持(神韻),同時對中共正在做的事情進行嚇阻,就像它們在韓國對那些藝術演出團體做過的事情,它們(竟然)在一個自由的國家做著這樣的事情。」

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前官員Han Min Ho:「神韻不應僅僅被視為眾多演出團體中的一個,它代表著大韓民國和同盟國美國的(共同)價值觀。但是,如果我們只在需要時,才尋求美國的協助,美國就將失去(對我們的)信任。

「考慮到國際形勢的不穩定,朝鮮半島上的戰爭可能隨時爆發。我們必須證明,我們是一個可靠的盟友。為了證明我們是一個值得信賴的盟友,我們應該允許神韻在大韓民國的代表性場地進行演出。」

美議員籲美韓政府:不要坐以待斃!繼續你們的戰鬥

新唐人《國會山報導〉主持人Steve Lance:「作為一家來自美國的公司,你對美國政府有何呼籲?」

神韻藝術團主持人Leeshai Lemish:「我認為美國政府真的應該關注(這件事)。多年來韓國一直是我們的盟友,我們共同經歷過很多,並作出過堅定的承諾,我們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才使他們擁有現在的自由。

「(現在)他們是自由世界的一部分,如果你與韓國人交談,像我做過的那樣,(會發現)他們非常重視這一點。他們不把自己當作朝鮮人,這種對比是非常戲劇性的,儘管(雙方)只有幾英里的距離。

「對於美國人來說,如果我們想繼續擁有世界各地的盟友,如果我們不想成為自由的最後一個堡壘,那麼在韓國,我們美國的大使館和領事館需要發揮更強大的影響力。我們需要一個更有力的聲音來表達,這是一家來自美國的公司,我們需要保護美國的利益。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的利益就是(維護)自由(演出的權利),這也是你們的利益。」

美國加州眾議員Michelle Steel:「我給總統寫了一封信,我給韓國的外交部長朴振也寫了信,我把所有的信都發了出去。

「因為我對(神韻不能在韓國演出)感到非常的難過,我說讓我們把這看作藝術,這(確實)是藝術。這是中國的歷史、中國的傳統文化、中國的樂器,這正是一個學習(中國)悠久歷史的好時機。

「你知道,韓國人、日本人,我們一直都試圖傳承我們的歷史,孩子們可以從中學到(歷史),我們都會記得那漂亮的服飾,美好的歷史。你知道,如果取消(神韻演出),這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我很抱歉,我沒有收到尹總統有關神韻的回信。但你知道,我希望他會發聲,那麼明年我們將可以重新(看到演出)。」

新唐人《國會山報導》主持人Steve Lance:「你有什麼話要對韓國總統尹錫悅說嗎?你會對他提出什麼建議?尤其在面對中共的威脅時?」

美國關島眾議員James Moylan:「不要坐以待斃!繼續您的戰鬥。您知道,您有美國這個盟友,還有國會在那裡支持您,就像您在全國看到的那樣。這種支持將一直存在。

「我們不希望中共更加得寸進尺,我們必須阻止他們的威脅。這是在保衛國家,我們不是侵略者,他們才是。當我們這樣做了,我們就可以維護和平,建設我們國家的經濟,我們都將生活在一個更好的地方。」

中國有一句諺語:君子一言,駟馬難追。這句諺語表明,一位領導人的決定具有巨大的權威,可以塑造人民的命運或方向。

2022年,(現任)韓國總統尹錫悅參加競選,他因親美立場,以及對中共的強硬態度而成功當選。

而韓國現在正處於一個關鍵的轉折點:繼續與危險的中共政權保持一貫的商業往來?還是站在自由人權以及普世價值觀的一方?

新唐人《國會山報導》(Capitol Report)製作組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