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等三校長證詞驚悚 國會議員籲高校變革

【2023年12月10日訊】(記者李梅綜合報導)「大學的道德敗壞被暴露得如此明顯,震撼了整個國家的良知。」代表加州第3區的國會眾議員凱文·基利(Kevin Kiley)12月6日發文,表達其對5日美國眾議院「高等教育委員會」聽證會的感想。他還說,現在是對高等教育展開根本性變革的時機,因為國家的未來取決於此。

聽證會上,哈佛大學校長克勞丁·蓋伊(Claudine Gay)、麻省理工學院校長莎莉·科恩布魯斯(Sally Kornbluth)和賓夕法尼亞大學校長利茲·馬吉爾(Liz Magill)等三位美國最高學府的校長,不願譴責恐怖主義和反猶太主義,迴避最基本的是非問題,對於眾議員提問不斷給出模棱兩可的答案。基利說,這促使《紐約郵報》刊出大標題:大學恥辱日。

2023年12月5日,在華盛頓特區的雷伯恩眾議院辦公大樓(Rayburn House Office Building),幾名美國大學校長向美國眾議院教育和勞動力委員會作證。左一為哈佛大學校長克勞迪娜‧蓋伊(Claudine Gay),左二為賓夕法尼亞大學校長利茲‧馬吉爾(Liz Magill),右一為麻省理工學院校長科恩布魯斯(Sally Kornbluth)。(Kevin Dietsch/Getty Images)

基利和眾議院共和黨團主席埃莉斯·斯特凡尼克(Elise Stefanik)都是哈佛大學校友,兩人此前已對哈佛校長不願譴責恐怖主義等具爭議性的態度感到身為校友的可恥,他們並於10月寫信給蓋伊,促成了12月5日的聽證會。

三位校長的證詞

科恩布魯斯自2023年1月起擔任麻省理工學院(MIT)第18任校長,身為猶太後裔的她曾任杜克大學教務長和杜克昆山大學董事會主席。

斯特凡尼克質詢科恩布魯斯:MIT校園內出現「對猶太人進行種族滅絕」的呼聲,是否觸犯學校「霸凌和騷擾」準則?這位校長回答「如果針對個人並且不發表公開聲明」;眾議員要求她明確回答「是」或「不是」,科恩布魯斯不斷地打太極說「我不僅聽到校園中有對猶太人種族滅絕的言論,也聽到聖歌」;在持續追問下,校長說:「如果是有針對性的、嚴重的或普遍的,那是騷擾。」

馬吉爾於2022年7月1日起擔任賓州大學第九任校長,此前她於2019─2022年任維吉尼亞大學教務長,於2012─2019年任斯坦福大學法學院院長。

斯特凡尼克質詢馬吉爾:「呼籲對猶太人進行種族滅絕」是否違反賓州大學準則?馬吉爾回答:「如果把話語變成行為,這可能是騷擾。」

蓋伊是哈佛大學首位黑人校長。2022年6月在前校長拉里·巴科(Larry Bacow)宣布一年後辭職時,校長遴選委員會在最短時間內於12月15日,從600位候選人中選擇了蓋伊作為第30任校長。

斯特凡尼克就同樣的問題「呼籲對猶太人進行種族滅絕是否違反了哈佛大學的霸凌和騷擾規則?」質詢蓋伊,這位哈佛校長回答「這取決於上下文」。

眾議員對三位校長不斷地重複提問並說「再給你一次機會」「讓全世界看到你的回答」,但三位校長以各種藉口不願直接說「是(霸凌和騷擾)」,以致於斯特凡尼克說:「你的答案無法令人接受,這是你應該辭職的原因。」

眾議員:將展開正式大學調查

基利表示,民主黨參議員查爾斯·舒默(Charles Schumer)已將2023年10月7日以色列遭到的突襲定性為:一場針對無辜男女、兒童和老人的有預謀和令人毛骨悚然的惡毒屠殺;他說,當全國大學校園裡戴著圓頂小帽或展示猶太星星的學生,受到騷擾、口頭誹謗、推搡、被吐口水、被拳打腳踢時,這就是反猶太主義。

基利詢問蓋伊,是否知道最近哈佛在教育基金會發布的「保護自由言論」和「個人權利」排名中排在248所高校之後?(哈佛史上最差排名);他提到,一個自稱是新納粹分子的人最近成為哈佛社區中的一員。基利還說,哈佛校友拉里·薩默斯(Larry Summers)博士也表示,過去50年中,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感到幻滅,「哈佛領導層的沉默使得哈佛在針對以色列遭恐襲的態度上,頂多能算是『中立』」。

斯特凡尼克和基利表示,將對三所大學和其它大學展開正式調查,包括使用傳票、強制性的文件索取。而賓大的一位捐助者已經撤回了其1億美元的捐款。

12月6日,在眾議院議長邁克·約翰遜(Mike Johnson)出席的新聞發布會上,基利表示,這是高等教育清算(reckoning)的時刻,大學的成本太高而提供的價值太少,並且校園成為美國最不寬容的地方,「他們被左派最邊緣的人俘獲,經常教導學生們互相憎恨和憎恨美國,新冠時代(COVID era)表明他們已經背離了理性和自由探究的原則」。

基利質問,美國最頂尖的高等學府為何會被反猶太主義這樣古老而倒退的偏見所困擾?為什麼多年來壓制言論自由的機構突然發現《第一修正案》成為不譴責恐怖主義、不願阻止學生受到騷擾霸凌的理由?為什麼那些關注當今所有政治問題的大學領導人在涉及謀殺兒童問題時突然變得中立?為什麼那些致力於多樣性、公平和包容性的官僚機構對校園裡針對猶太學生的劣行視而不見,並且在某些情況下還與欺凌者合作?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