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日 自由雕塑公園「大逃港」紀念碑揭幕

【2023年12月11日訊】(記者徐曼沅洛杉磯報導)「越山越水越界 越海英魂永存」,大逃港紀念碑於12月10日(週日)「國際人權日」在加州自由雕塑公園揭碑。這座歷時兩年製作、祭奠1950至1970年代末無數用生命博取自由逃往香港罹難者的雕塑,述說了「大逃港」世代的血淚史,也無聲演繹中共苛政所造成的無數流離,同時揭示香港《國安法》實施後,香港人掀起了另一波「逃港」浪潮。

大逃港紀念碑歷時兩年多才完成。(自由雕塑公園提供)

從「逃港」到港逃

12月9日(週六),海松會與自由雕塑公園、洛杉磯香港論壇於波莫納學院(Pomona College)舉辦大陸逃港歷史紀念碑研討會,前香港立法委員單仲偕、資深媒體人程翔,以及數十位大逃港親歷者與會出席。

2023年12月9日,(左起)資深媒體人程翔、漢學家林培瑞、海松會會長李民、香港論壇發言人林先生參與在波莫納學院(Pomona College)舉辦的「大陸逃港歷史紀念碑研討會」。(徐曼沅/大紀元)

海松會會長李民是1970年代為逃避上山下鄉運動偷渡至英屬香港的「知青」一代人。他形容香港如自己的「情人」,雖然相處時間很短暫,但足夠讓人刻骨銘心;香港的現狀,讓他和許多曾受香港庇護、將香港視為「避風港」的大陸人痛心疾首。

從香港移民至美國時,移民官員曾詢問李民為何要離開香港,他回答:「我很怕,很害怕有第二次逃亡。」李民告訴大紀元記者,很不幸,當時的回答竟「一語成讖」,目睹1997年香港回歸後的種種轉變,風起雲湧的反送中運動已被鎮壓落幕。他說,「很悲哀,但我們已經老了,無能為力,只能將自己追求自由、幸福生活的精神告訴後人,把故事告訴年輕人」,不容青史盡成灰,用記憶的力量對抗當權者所書寫的歷史,拒絕遺忘。

海松會是2021年成立於加州的非營利機構。該會為非正式的政治團體,在全球各地都有成員,但組織鬆散,沒有固定人員和人數。建立「大逃港」紀念碑只是第一步,李民說:「我們會把自己的故事告訴大家。」已出版的《用生命博取自由》上下冊,雖因中共政治打壓未能有很好的銷量,但未來仍將陸續出版相關書籍。

《用生命博取自由》上下冊,記錄了知青世代「大逃港」的真實經歷,雖因中共政治打壓未能有很好的銷量,但海松會未來仍將陸續出版相關書籍。(徐曼沅/大紀元)

林培瑞:朋友們,不要天真了

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特聘講座教授、著名漢學家林培瑞,以自身經歷和與會者分享自己的「香港」經驗。他在六四屠殺發生後,協助物理學家方勵之夫婦避往美國駐華大使館。1996年起,林培瑞被中共列入黑名單,迄今仍被禁止入境中國。

發言時,林培瑞戲稱自己在波莫納學院演講,都已經違反了香港《國安法》;因為任何人,在世界任何地方,就算不是中國公民,只要做了一件有損於香港魁儡政府統治穩定的事情,那就是有罪。香港《國安法》對香港的媒體和法律造成嚴重的傷害,鄧小平承諾的一國兩制、50年不變,完全破滅。

林培瑞說:「朋友們,我們不必天真了,共產黨違背諾言是根深蒂固的。」1949年,毛澤東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名義上什麼都是人民的,但其實這一切都不是人民,而是共產黨的。

林培瑞回憶自己第一次去大陸,問了街邊的孩童,將來想做什麼?當時每個小孩,不分男女都回答:「我想到最艱苦的地方為人民服務。」五六個小孩都說同樣的一句話,相比林培瑞在九龍城寨遇到的小孩,完全是不同的心理精神,在香港生活的孩子,表現出「更自然的做人的經驗」。

1966年,林培瑞理解到香港是一個「逃共」的避風港。1973年,林培瑞研讀哈佛博士學位時,天天在香港大學圖書館念書,於他而言,香港是一個世外桃源,是一個可以埋頭念書的地方;大陸學者要配合中共政策統戰台灣,研究台灣小說家的文學作品,都要透過中介在香港購買。

然而在《國安法》的陰影下,眾人喜愛的香港,也逐漸變成「人民的香港」。面對肆無忌憚的香港《國安法》,追求自由、法治的香港人,不得不選擇離開。林培瑞說,「他們(中共)流氓,我們不流氓,我們說我們的真話」,不隨之起舞,亦不被中共威脅影響。

陳維明:「大逃港」銘刻歷史放眼未來

大逃港紀念碑從2021年7月著手籌劃,製作時間逾兩年,期間歷經許多波折。加州自由雕塑公園負責人、雕塑家陳維明在創作過程中還不慎受傷,腿部大失血,縫了二十幾針。但陳維明卻說:「我很榮幸在和平、自由的地方,為了追求自由者流血。」

陳維明解釋,大逃港紀念碑上半部的巨型海浪,看起來簡單,但結構卻很複雜,要支撐起海浪的高度需布滿密密麻麻的鋼條,非常困難;下半部的浮雕,共有五組故事,每個畫面都是在大逃港者身上真實發生過的事件,如渡海時遭遇鯊魚,或泅泳途中被中共巡邏艇攔截、掃射。陳維明很高興,紀念碑能在國際人權日與觀眾見面。

2023年12月9日,陳維明於研討會分享製作大逃港紀念碑的心路歷程。(徐曼沅/大紀元)

中國大陸人「大逃港」的時間橫跨了三十年左右,但這血淚斑斑的一面卻鮮為人知。陳維明認為,這麼嚴重的人權災難,很值得被記錄,大陸人「沒了自由就逃亡」,過去是大逃港,現在則是有成千上百的大陸人穿越美墨邊境,「走線」投奔自由世界。

陳維明感嘆,因香港《國安法》,周庭都得「違心」地感謝中共,才有機會離境前往加拿大,面對不合法、不人道的政權,正常人都無法忍受。陳維明表示,「大逃港」紀念碑不僅銘刻歷史也放眼未來,這個雕塑與人權息息相關;面對中共的「長臂管轄」,「我們要做更多努力,我們要不斷推進,要不然人權也會殞落」。

陳維明說,面對獨裁者、殺人魔王,人們不應沉默,中共過去是殘害知識分子、資本家,鎮壓西藏、蒙古、新疆少數民族,然後是迫害法輪功學員與各種維權者。東方之珠香港的殞落,已證明中共從不會遵守承諾。中共的勢力已滲透到民主社會,或許現在是針對海外華人,但之後就會逐漸腐蝕主流社會與官員,在自由國度的人們更應該保持警惕。◇#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