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民眾:九字真言保平安

【一線採訪】大連火葬場排長隊 猝死案頻發

【大紀元2024年01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曉、特約記者熊斌採訪報導)進入2024年,中國疫情燒不停,而中共則繼續掩蓋疫情的嚴重性和死亡真相。大陸多地民眾紛紛對大紀元披露,猝死的情況已經成為常態,見怪不怪。市民現身說法表示,自己的親屬染疫或死亡。天津市民表示,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保平安

大連市民:在火葬場排隊等候燒遺體

遼寧大連居民墨先生近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最近仍有不少人染疫,小孩大人都有,有的人很長時間好不了。現在很少有人出門,都在家躲病毒,因為病毒太嚴重了,不是普通的感冒。

他說,一些歲數比較大的人死了,過去他們身體都挺好的。他知道有兩個人去世,他為其中一個死者送葬。由於他沒趕上凌晨去殯儀館的車,不清楚死者被送到了哪家殯儀館,於是去了當地多家火葬場打聽是否有這名死者,因此了解到火葬場爆滿。最終在郊區普蘭店區的一個火葬場找到給這位死者送殯的人。他說,早上6點,天還沒亮去的,到10點才排到(火化遺體)。

墨先生了解到,近期該火葬場10個爐子都不停地燒,「這個火葬場很大,它是一棟大樓,裡面10個爐子分散在不同的地點。內部分得很細,有各式各樣的廳」。

他說,他認識的人中很多打了新冠疫苗之後引發了其它疾病,包括心臟病、白血病等,他們以前根本沒有這些病。

「我的一個鄰居是種地的。打完第三針疫苗,半個月後就查出患白血病,經常發燒,去大城市治病,但大概半個月後就死了。還有一個人打完疫苗以後老發燒,最後確診得肺癌,去北京、上海等地大醫院治病,被醫院退回來了,只能自己找偏方治,我看他現在也夠嗆了。」墨先生說。

廣州市民:身邊人突發死亡的情況很普遍 已見怪不怪

廣州市民王先生日前告訴大紀元記者,感染(中共病毒)的人多了去了,「我經過一個小診所,裡面全部是掛水(輸液治療)的人。現在人們去不起醫院,就在小診所輸液,這種人比平時多很多。有人反覆發燒。」

王先生表示,身邊的人突發死亡的情況很普遍,現在已經見怪不怪了。「住我對面的有個老頭,六十多歲,突發性死亡。他平常身體沒有病史,也沒什麼症狀,還正常工作呢。」

「這是病毒引起的,人們都說是新冠(病毒)。2024年元旦前是一個感染和死亡高峰。能扛過來的,也把家裡掏空了。現在不讓報導這些,不讓說壞的事情,只能說所謂好的事情。沒錢治病的,人死了就死了,有錢治的人就熬著。未來猝死的人會更多。」他說。

王先生的媽媽和孩子都感染過,媽媽折騰了半個多月才好轉。他說,「今年夏天,我9歲的小孩感染了,成白肺了,住了一個多月醫院,花了幾萬塊,最終我兒子是救回來了。當時孩子吃完藥退燒了,過一兩個小時又發燒,燒了四天。我們趕緊去鄉鎮醫院,對方說不行,我們就趕緊去市裡的大醫院,到那檢查已經白肺了。」

上海市民:親戚、鄰居接連死亡

上海的明女士1月2日對大紀元記者說,跟她住同樓的一個人剛剛火化,「住我們樓下,住三樓的一個人走了,昨天剛火化。」

明女士透露,他們小區裡還有兩三個人去世,是她不太熟悉的人。她有一個表姐夫,一個月前感染了,住進醫院。因為看病的人太多,沒有病房,他只能住觀察室。出院之後,在家裡坐在沙發上就莫名其妙死掉了。

明女士認為,她的表姐夫是感染了新冠(是新冠的症狀),「但是醫院不給確診,哪怕是因為新冠死的,醫院也不寫死因是新冠。醫生很明白地說,要火化就不能寫,否則不給火化,就凍在冰櫃裡」。

「我在外面散步的時候,碰到一個女的,她說她的家裡有三個親人得了新冠死掉了。」明女士說,感染新冠之後死亡的人很多。

她說,「這一段時間不得了,小孩感染的太多了,學校的小孩很多感染了不上課,一個班裡八九個十幾個感染的都有。哪個班級感染的人多,就提前放學 ,老師也有責任呀。」她透露,聽說有小孩死在學校裡。

明女士認為,猝死的大多數都是接種過疫苗的,要逃過病毒感染和接種疫苗真的很難。她是幸運的,逃過了這一劫。

河北村民:很多50歲左右的人死亡

河北保定村民馬先生日前對大紀元記者說,很多50歲上下的人平時身體挺好的,突然間就死了。對普通農民來說,誰家裡有人沒了,也沒有時間、精力和心情去追究死因,主要是沒有經濟基礎去查死因。

他說,現在仍然有一部分人感染,是年齡稍微大一點的。人們都很擔心病毒這個東西,害怕被感染。如果被感染了,能扛就扛,扛不過去的話只能自己認倒楣。

廣西村民:打過疫苗的人頻頻死亡

廣西南寧村民李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說,「打過疫苗的人,現在很多人都出狀況了。有一個專門幫人家處理後事的人,他說他送走了很多人了,都是打過疫苗的。他本人也是眼睛看不清、手腳痛等。他老婆也打了疫苗,現在開始出狀況。」

李先生說,「我知道每一個村裡都有人中風,動不了。有的人就沒有醒過來。這種情況發生在很多的家庭,這些人都是家庭的頂梁柱,四十多歲或者三十幾歲的都有。一個村民幹農活時,剛收完稻穀回家就癱瘓了,坐上輪椅。還有的就醒不過來了。這種情況原來都沒有的。」

「有三十多歲的人,原來蹦蹦跳跳的,現在走路很慢,拿個拐杖。我一見這樣的人就會問『是不是打過疫苗才出現這種狀況的』,對方說『是啊』。但是農民也不知道怎麼去追究這些問題。」他說。

天津民眾:九字真言保平安

天津市民康祥(化名)表示,當地感染的人挺多,尤其是成年人很多,有的人反覆感染。但是去醫院看病,也拿不到什麼特效藥。

康祥強調說,「我沒去過醫院,因為我記住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默念九字真言,保我平安,我真的沒有得病。我的小孩感染過一次,很快就好了。我看他是信神的。」

康祥認為,他身邊那些在中共組織裡、特別不覺醒的人最容易感染病毒。「我只能這樣說,不能說得太直白」。

天津村民王坤(化名)說,「前兩天我們村一個村民去世了,大概七十多歲吧。我聽說他跟人遛彎,回到家摔了一個跟頭就完了(死了)。他平常只是有點血壓高,沒有其它毛病。」

「金山紀元網」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