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人工鑽將嚴重衝擊天然鑽石價格

【2024年01月05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effrey A. Tucker撰文/信宇編譯)現代世界最強大、最成功的工業壟斷集團卡特爾(cartel)是什麼?有人可能會說是當今的製藥業,然而在藥品生產領域有太多競爭者,因此稱不上市場壟斷。藥品市場確實存在程度嚴重的公司化亂局,然而嚴格來說,它並不是一個卡特爾。

直到最近,有一個行業的壟斷程度引起了業界的強烈關注,那就是主要由南非戴比爾斯聯合礦業公司(DeBeers Consolidated Mines)生產和銷售的鑽石。在20世紀的大部分時間裡,這家公司控制了全球鑽石市場90%甚至更多的份額。隨之而來的是觸目驚心的腐敗、貪污現象,甚至是為維持市場控制而不惜發動戰爭。

進入21世紀後,戴比爾斯的市場控制開始面臨真正的壓力,因為該公司未能在加拿大、美國和其它地方建立起各種分銷網絡,部分原因是來自在線商務帶來的巨大壓力,再加上市場各種因素的不懈推動,即使是最強大的行業壟斷也會被打破。

去年早些時候,鑽石市場銷售在全球嚴重通貨膨脹的情況下出現了顯著下滑,價格跌至14年來的最低點。這促使戴比爾斯故意限制供應,以穩定市場。這個招術似乎奏效了,現在價格又開始回升。

然而,這種情況不會持續太久。在未來5年裡,全球鑽石市場都值得持續關注。專家預計,未來鑽石價格將出現驚人下跌。有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實驗室培育出來了越來越多的鑽石。

我剛剛在梅西百貨(Macy’s)商場逛了一圈,對鑽石的展示有了一個完整的認識,我驚訝地發現,比起「天然」鑽石,消費者看到更多的是人工鑽石。它們美麗炫目,真的令人眼花繚亂。我不是鑽石鑑賞專家,但我必須說,這些人工鑽石看起來絢麗惹眼。銷售人員亦證實,她對這些人工鑽石的興趣遠遠超過傳統鑽石。

人們關心的價格方面又如何呢?目前在零售點,它們比普通鑽石便宜40%。然而在有些地方也可能便宜60%,甚至90%。這還只是在人工鑽石剛剛進入市場,價格形勢尚未成熟的情況下。人工鑽石正以前所未有的姿態進入消費者市場,全球鑽石市場似乎正處在一個轉折點上。

2019年,總部位於加州的美國寶石研究院(Gemological Institute of America,簡稱GIA)不再稱它們為「合成」(synthetic),因為這個稱謂並不準確。根據GIA的說法,「實驗室培育的鑽石具有與天然鑽石基本相同的化學、光學和物理特性以及晶體結構。與天然鑽石一樣,它們由緊密結合的碳原子構成。它們對光線的反應相同,硬度也與天然鑽石一樣。實驗室培育鑽石與天然鑽石的主要區別在於它們的來源。可以這樣說:實驗室培育的鑽石就像冰箱裡的冰,而天然鑽石就像冰川裡的冰。它們都是冰,雖然形成的過程和年代大相逕庭。」

GIA的這個評價似乎讓實驗室培育的鑽石成為了真正的奢侈品。這其中甚至還摻雜了政治因素:坊間傳說,實驗室培育的鑽石比天然培育的鑽石更環保。

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簡稱FTC)亦表示,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這些產品都應被視為鑽石。這種認識引發了行業的巨大轉變。2022年,實驗室培育鑽石的全球銷售額增至120億美元,比前一年增長了38%。

近日,總部位於渥太華的加拿大廣播公司新聞(CBC News)發表題為「您會購買實驗室製造的鑽石嗎?消費者對其青睞有加」(Would you buy a diamond made in a lab? Consumers are taking a shine to them,12/22/2023)的報導稱說:「快速增長吸引了潘多拉(Pandora)和施華洛世奇(Swarovski)等主流珠寶巨頭的注意,它們紛紛推出了自己的實驗室培育鑽石系列。奢侈品牌也開始接受這種人造寶石,普拉達(Prada)就在其最新的高級珠寶系列中引入了這種寶石。這些寶石還出現在紅毯上,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詹妮弗‧洛佩茲(Jennifer Lopez)和帕梅拉‧安德森(Pamela Anderson)等娛樂界巨星均佩戴這些閃閃發光的鑽石頻頻亮相。」

近些年來,鑽石市場似乎運作良好,背後有許多因素在推動著。遠溯至近百年來,鑽石一直是世界上最吸引眼球的奢侈品之一。這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其出色的市場營銷,如戴比爾斯公司的營銷口號「鑽石恆久遠」(A diamond is forever)早已深入人心。在1953年上映的電影《紳士愛美人》(Gentlemen Prefer Blondes)裡,好萊塢巨星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穿著桃紅色綢緞禮服,在男人團簇中高唱歌曲《鑽石是女人最好的朋友》(Diamonds Are a Girl’s Best Friend),成為好萊塢電影黃金年代的經典一幕,該曲也成為鑽石最好的宣傳品。

儘管在歷史上沒有任何先例可循,而且鑽石的價格已經讓幾代年輕人陷入貧困,然而人們還是自然地將鑽石與結婚戒指聯繫在一起。

從根本上說,鑽石婚戒顛覆了嫁妝的古老傳統,嫁妝是新娘家給新郎的報酬。這樣做的目的是讓女兒在婚姻市場上更具話語權,這往往意味著新組建的家庭在婚配之初就擁有了較好的財富。

另一方面,有了結婚鑽戒,情況就發生了逆轉:新郎在結婚後就會背上必須償還的新債務,而添置家具、買車買房和生兒育女,又讓債務雪上加霜。這對於許多新婚夫婦都是不小的負擔。

實驗室製造的鑽石大大減輕了這種壓力,新娘只需花很少的錢就能戴上一顆碩大無比的鑽石。這樣,新人們就不用背負高額債務,就能獲得期待的崇高地位。

這個轉變使戴比爾斯公司和整個鑽石行業陷入了生存危機,對於倫敦勞合社(Lloyd’s of London)保險交易所和長期以來通過戴比爾斯公司控制國際鑽石交易的歐洲羅斯柴爾德(Rothschild)家族來說,這可能是最致命的打擊。再過幾年,我們將看到天然鑽石在定價方面被迫作出讓步。這一次,隨著越來越多的實驗室涉足鑽石行業,天然鑽石供應商突然減少供應量之類的花招恐將不再奏效。

我的授業導師、知名經濟學家莫瑞‧羅斯巴德(Murray Rothbard)教授現在一定會為此歡呼雀躍。早在1992年,他就發表題為「鑽石真的永恆不變嗎?」(Are Diamonds Really Forever?,11/01/1992)的文章,認為:「在世界鑽石生產的主要中心南非,鑽石開採沒有自由企業。政府早就將所有鑽石礦收歸國有,任何在自己土地上發現鑽石礦的人都會發現,該礦立即成為政府財產。……簡而言之,國際鑽石卡特爾之所以能夠維持壟斷並繁榮昌盛,完全是因為南非政府的強制執行。」

羅斯巴德教授預言,由於新生的壓力,鑽石市場將長期崩潰;事實證明,他的預言非常有先見之明。由於科學技術的進步和生產成本的下降,夢想似乎終於要成真了。鑽石很快就會進入尋常百姓家庭,變得觸手可及,有人預測每克拉鑽石的價格可能會跌至100美元甚至10美元。果真如此,那將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作者簡介:

傑弗里‧塔克(Jeffrey A. Tucker)是總部位於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的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的創始人兼總裁。他在學術界和大眾媒體上發表了數千篇文章,並以五種語言出版了10本書,最新著作是《自由抑或封鎖》(Liberty or Lockdown,2020)。他也是雜誌《米塞斯之最》(The Best of Mises)的編輯。他還定期為《大紀元時報》撰寫經濟專欄,並就經濟、技術、社會哲學和文化等主題廣泛發聲。

原文: Diamond Prices Are Going to Collaps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