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中共瞞疫 天津醫護和市民吐槽

【大紀元2024年01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曉、特約記者熊斌採訪報導)天津市的醫護人員、市民均對中共當局隱瞞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數據和嚴重程度深表不滿。去天津三甲醫院就醫的民眾發現,醫院對看病的人設置了安檢。另外,醫藥費昂貴也是民眾不滿的槽點。

天津醫護、市民:疫情洶湧 官方就是不報

中共病毒疫情在中國大陸從未消失,近幾個月又一波疫情在延燒,但中共的通報機為低調,聲稱呼吸道疾病流行,並以季節性流感等名稱搪塞。大紀元近期採訪的大量大陸民眾均表示,這波疫情仍然是新冠病毒疫情。年初,山東淄博市民齊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來自中共軍隊高層的消息源透露,最新爆發的疫情仍然是新冠。

1月14日,中疾控病毒病所國家流感中心主任王大燕稱,近期多渠道監測系統數據顯示,新冠病毒JN.1變異株占比呈上升趨勢。

天津三甲醫院第一中心醫院。(視頻截圖)

天津醫護人員陳芸(化名)1月19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對於當前的疫情,政府不報、不檢測、不管,根本不把疫情當重點了。

她說,聽說現在得白肺的人比較多。

天津市民張先生近日告訴大紀元記者,這波疫情感染的人很多,包括得重症的、白肺的,死亡的肯定有,但是政府就是不報啊。醫院現在都沒有病房可住,等一天才排上隊。

他說,他的父母都感染了,前些天住醫院了。「應該是肺炎,拍胸片看著是挺厲害的。那痰都是那種白的黏痰。」

「醫生看了胸片之後說,病人的肺感染挺厲害的,但是醫生不說感染了什麼病毒,其實他們心裡明白,就是不說,只說趕緊住院輸液吧。在醫院也沒有什麼好的治療方法,就是輸液服藥。」

張先生再次說,官方新聞對這些就是不報導。

「我父親出院以後,天天在家吃藥,吃消炎藥、止咳藥。病情一會兒好點,一會兒壞點,有時一整天在咳嗽。住院一共花了近五千塊吧。」

天津醫護吐槽疫苗、口罩的負面作用

上述天津醫護人員陳芸強調,打過疫苗的人出現問題,官方不承認。

陳芸透露,「有的人打完疫苗不久就得了癌症,去世了。有的人身體挺好的,打完疫苗突然間就得病死了。有的70歲的人,本身有基礎病,打過疫苗,就不好說了,但是他們打疫苗之前都沒事。我知道一個人,本來身體挺好的,打了疫苗之後,確診為神經炎,現在還需要服用激素。」

她透露,在天津醫科大學總醫院住院部的一個病房,全是打疫苗後出現各種問題的病人。「作為醫生知道他們打過疫苗,但是從來不會體現在病例上,因為這是要掩蓋的。」

「一個30歲上下的小夥子說,自打完疫苗以後,整個人跟以前不一樣了,病怏怏的一年時間了。這種情況沒辦法改善,只能靠自己慢慢恢復。疫苗的(副作用)隱藏很深。」

陳芸透露,一個呼吸科的主任說過,他建議不要戴口罩。他能不戴就不戴。因為人是通過鼻子對外呼吸,經常戴口罩,被口罩悶著不行,它阻止了人體跟外界交換空氣的機會,就像人在真空裡待著,突然間到外界根本適應不了。戴口罩尤其令小孩免疫力更不好了。

所以,陳芸說,不光是新冠疫苗傷害人體,戴口罩對人也有損害。「口罩的質量是否合格,誰知道?生產口罩的企業,背後都是有關係的,他們全是背後勢力的白手套。強制人們戴口罩,就是用這種手段控制民眾。」

另外,她說,疫情期間出生的孩子,從小就戴口罩,再做核酸、打疫苗,這些對孩子傷害很大,對老人也是。「一次性的那種口罩裡有一種特別細小的纖維,呼吸到人的肺裡排不出去這種成分。(政府)怎麼吭人怎麼來。」

這波疫情中很多感染病毒的民眾就醫,紛紛吐槽醫藥費太貴,對此,陳芸說,「我覺得借這個病毒做生意了,醫院都賺翻了……它不講人性,一切都以錢為重。」

陳芸無奈道:「不想與他們為伍的人,在這個圈子裡就不好混。孩子是家長的軟肋,我們這工作、這崗位,也是我們個人的軟肋。被政府以各種手段打壓,人們都不能說真話,說真話了,就被『喝茶』,或者逮起來,給你安個『煽顛罪』。」

談到新冠疫苗的副作用,上述天津的張先生說,去年解除封控期間,他有個同學的母親去世了。「原來她什麼病都沒有,打完疫苗以後就不行了,住院一段時間就不在了,新聞不報啊。」

他還說,他這個同學的老婆打了疫苗,身體也不好受,心臟不好,幸虧住院搶救過來了。

「我的父母被街道、派出所、單位要求打疫苗,但我們全家死活都不打疫苗。」

天津三甲醫院設置安檢

IP屬地為天津、自我介紹為「交通部高級船長職稱」、認證為北京鑫裕盛船舶管理有限公司船長、優質生活領域創作者的「李船長筆記」1月19日發視頻《醫院也安檢?天津看病貴不貴?新型三甲醫院啥樣子?》

天津三甲醫院第一中心醫院水西院區對看病的人安檢。(視頻截圖)

他在視頻中說,自己耳朵裡邊有負壓,說話聽聲音就跟隔了一層膜一樣。他懷疑自己中招了,拿出家用測試新冠病毒(COVID19)的檢測盒自測。「檢測結果是一條槓,就代表我沒有中標。」

17日,天津下了大雪,路也很滑,他待在家裡,耳朵堵塞問題沒有好轉。18日他感覺不行了(幾乎只有一半的聽力),於是決定去就醫。他去了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發現該院的耳鼻喉科在另外一個院區——水西院區,於是打車去那裡。

他說,來到水西院區,非常的豪華高檔。但是進醫院之後,先被安檢(如同機場的安檢模式)。掛號之後,等了一個多小時,終於輪到他。「大夫說就是感冒引起的分泌性中耳炎,讓我先測聽力,再去確診。」他說,經過繳費、測聽力、確診、拿藥(噴鼻子的藥),前後一共花了4個小時。最後他說,這次看病,算一下花了多少錢:掛號費+聽力測試費+藥費,總共花了544.89元。

天津網友「亂世中的淨土」:醫院搞安檢,是不是醫生怕別人帶刀行凶?吉林網友「慢步雲中」:這醫療費真要老百姓的命啊!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