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謊言再曝光 相信中共會被害死

【2024年01月21日訊】目前,瘟疫仍在中國大陸蔓延,但中共仍一如既往地在隱瞞。

四年前,中共隱瞞疫情,害死無數人。現在,中共繼續隱瞞疫情,將害死更多的人。對此,中國大陸民眾必須高度警覺,不要再被中共謊言欺騙。

1月17日,《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眾議院能源和商業委員會」,從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獲得的文件顯示:

早在2019年12月28日,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生物學研究所的研究員任麗麗(Lili Ren),將近乎完整的COVID-19病毒結構序列,上傳到美國政府運營的一個數據庫。

世界衛生組織(以下簡稱「世衛」)提供的疫情時間線表明:直到2020年1月11日,中共才向世衛提供有關COVID-19病毒基因序列的信息,距2019年12月28日這個時間點,拖延了兩個星期。

西雅圖福瑞德-哈金森癌症研究中心病毒學家Jesse Bloom說,根據上述事實,至少在2019年12月28日之前,中國科學家就已經知道這種肺炎是由一種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

既然任麗麗2019年12月28日已將病毒圖譜上傳美國政府運營的數據庫,按照常識,在此之前,她理應將病毒圖譜上傳中共政府的相關機構。也就是說,至少在2019年12月28日,中共當局就已經知道了病毒圖譜。

但是,中共當局卻向世衛至少隱瞞了兩週。

在這兩週裡,對於即將在全中國、全世界大爆發的病毒,中共幹了些什麼呢?不僅僅是隱瞞,還動用宣傳機器和專政機器對知情人進行迫害。

2019年12月30日下午,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醫生艾芬,看到一份病毒檢測報告,上面寫著:SARS冠狀病毒、綠膿假單胞菌、46種口腔/呼吸道定植菌。下面的注釋寫著:SARS冠狀病毒是一種單股正鏈RNA病毒。其主要傳播方式為近距離飛沫傳播,或接觸患者呼吸道分泌物,可引起一種具有明顯傳染性,可累及多個臟器系統的特殊肺炎。

看完報告,艾芬嚇出一身冷汗,立即打電話上報醫院公共衛生科和感染管理科。緊接著,她將檢測報告傳發給她的一位當醫生的大學同學,並特地在「SARS冠狀病毒、綠膿假單胞菌、46種口腔/呼吸道定植菌」這一排字上畫了個紅圈,目的是提醒他注意、重視。

艾芬還把檢測報告發給科室醫生群,提醒大家注意防範。當天晚上,艾芬發出的這個檢測報告就在武漢的醫生中廣傳。

2020年1月1日,新年的第一天,中共警方幹了一件特別的事,對八名轉發上述檢測報告的醫生進行「訓誡」。

「訓誡」完了之後,一場全國範圍的封口宣傳接力賽上演。

1月1日17點38分,武漢市公安局發布《8名散布謠言者被依法查處》的通告。18點46分,人民網發表《武漢8名散布肺炎疫情謠言者被查處》。20點39分,新華網發表《8人因網上散布「武漢病毒性肺炎」不實信息被依法處理》。22點02分,中央政法委官網——中國長安網發表《湖北武漢8名散布肺炎疫情謠言者被查處》。

1月2日、3日,中央電視台滾動報導《8名散布謠言者被依法查處》。從中央到地方,非常多的黨媒都在第一時間報導或轉發了上述消息。

但是,武漢市公安局「認定」的8名所謂「散布謠言者」,根本不是什麼「謠言」散布者,而是2020年大瘟疫從武漢大爆發前的「吹哨人」。

他們沒有違法,更沒有犯罪。他們只是出於醫生的職業本能,互相提醒而已。如果他們的預警能夠引起政府部門的高度重視,或許疫情能得到及時、有效控制,最大限度地減少人民生命、財產損失。

但是,8名醫生卻在新年的第一天,受到中共專政機器(武漢市公安局)、中共宣傳機器(人民網、新華網、中央電視台等)的聯合封殺。

據艾芬醫生講,2019年12月30日晚10點20分,武漢市中心醫院轉發武漢市衛健委的通知,大意是關於不明原因肺炎,不要隨意對外發布,避免引起群眾恐慌,如果因為信息泄露引發恐慌,要追責。

2020年1月1日晚11點46分,武漢中心醫院監察科科長給艾芬發信息,要求她第二天早上過去一下。1月2日早上8點多,艾芬被催促去了醫院監察科,受到「前所未有的、非常嚴厲的斥責」。

監察科領導說:「我們出去開會都抬不起頭,某某某主任批評我們醫院那個艾芬,作為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你是專業人士,怎麼能夠沒有原則沒有組織紀律造謠生事?」

監察科領導要求她回去後,跟科室的二百多號人一個個地口頭傳達到位,不能發微信、短信傳達,只能當面聊或者打電話,不許說關於這個肺炎的任何事情,「連自己的老公都不能說」。

艾芬自稱是「發哨子的人」,也受到醫院領導「前所未有的」封口壓力。

據大陸財新網2020年2月26日報導,武漢市中心醫院呼吸內科主任醫師趙蘇披露,2019年12月24日,醫院將首例不明肺炎患者的病毒樣本送廣州微遠基因科技公司進行NGS檢測。12月27日,該公司電話通知醫院,檢測結果顯示:「這是一種新的冠狀病毒」。

2020年1月18日,微信公號「小山狗」發表《記錄一下首次發現新型冠狀病毒的經歷》一文。作者自稱就職於廣州市黃埔區一家民營企業。文中談到,2019年12月26日,檢測到一個敏感病原體——跟Bat SARS like coronavirus(蝙蝠類SARS冠狀病毒)最相似,整體相似度在87%左右,而跟SARS的相似度是約81%。

「小山狗」透露,患者樣本的採集時間是12月24日。在發現這個敏感病原體後,為慎重起見,公司將數據分享給中國醫學科院病原生物研究所,請他們幫助一起做分析。

廣州微遠基因科技公司,正好位於廣州市黃埔區。這個「小山狗」很可能是該公司的科研人員。

本文前面提到的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生物學研究所研究員任麗麗(Lili Ren)發布的病毒圖譜,很可能是根據微遠基因共享的數據繪製的。

但是,任麗麗繪製的病毒圖譜在美國發表兩週之後,2020年1月11日,中共才向世衛提供有關COVID-19病毒基因序列。

中共的刻意隱瞞,使國際社會錯失防範病毒全面大爆發的具有關鍵意義的兩週。

《華爾街日報》的報導說,專家表示,這兩週時間可能對幫助國際醫學界確定COVID-19的傳播方式、開發醫療防禦方式、著手研製最終疫苗至關重要。

在這兩週裡,中共還故意散布了一系列假消息。比如,2020年1月3日,中共黨媒報導說:「未發現人傳人和醫護人員感染」;1月5日,「未發現人傳人和醫護人員感染」;1月11日,「未發現人傳人和醫護人員感染」。

直到2020年1月19日,武漢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李剛答記者問時還在講:「病毒的傳染力不強」,「可防可控」。

中共隱瞞疫情、打壓講真話者、散布假消息的後果是災難性的。

據時任國務院副祕書長丁向陽講,2020年1月及之前,湖北省有三千多名醫護人員被感染。

更嚴重的後果是:疫情迅速擴散到全武漢市,全湖北省,全中國,全世界,感染無數,死人無數。

據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醫生艾芬講:病人死的「太多了,太多了。有些家屬也不會說醫生求求你救救我的家人,而是跟醫生說,唉,那就快點解脫吧,已經到了這個地步。」

鑒於中共隱瞞疫情真相,致力於調查病毒起源的美國眾議院「能源和商業委員會」主席Cathy McMorris Rodgers說,美國「不能相信中共提供的任何所謂『事實』或數據」。

縱觀百年中共史,中共撒謊造成的大災大難實在是「太多了」;不僅美國,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都不能相信中共的謊言。

2020年大瘟疫從武漢爆發不久,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明示:「目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這樣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標而來的。它是來淘汰邪黨份子的、與中共邪黨走在一起的人的。」

在目前疫情再次在中國爆發的險境中,惟有不信中共,拒絕中共,決裂中共,方可遠離險惡、逢凶化吉。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