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四通橋事件 濟南萬達廣場現「打倒共產黨」

【大紀元2024年01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圓明採訪報導)四通橋事件掀開了白紙革命的序幕,但彭載舟(彭立發)並不是反抗暴政唯一的「孤勇者」,幾個月後,在山東濟南萬達廣場建築物的北牆上,出現了「打倒共產黨 打倒習近平」的紅底白字電子條幅。

「抗議不是一時的,可能他(彭載舟)的影響是最大的,但能持續發聲才是最重要的。」反共義士柴松表示,他經常翻牆,四通橋事件給了他一些啟發。為了表達自己的政治訴求,他成功策劃了一起抗議事件,是一個包括投影、調試、走線、遙控的完整計劃。

柴松是河北人,常年在北京、山東做生意,主要從事地產租賃。他們租下大片的住宅樓,再分租給客戶,賺取差價。但三年疫情封控,他的生意無法營業,賠了很多錢。

「之前穩定的租戶回不來,大家都回家過年,封控了他回不來,客戶也不能再交房租,沒有收入,但是我們還要付款。所以一下就撐不住了。」

「網格化管理,封街,封路,焊門。對於當局來講,封是最簡單的控制方法,因為他們沒有其它的任何方法去控制,他們只能用暴力去威脅、恐嚇的方式去限制我們的自由,限制我們的權利。」他說。

在去北京的路上,柴松親眼目睹,北京拒絕所有從外地來北京大醫院看病的人,即使你快死了,也給攔在高速路口上,不讓車輛下道。

「醫療資源完全是癱瘓的狀態。還有新疆的大火,這些慘無人道的事,尤其是疫情無序放開,大家買不到藥,死那麼多人,沒有做任何準備,就是在踐踏生命。」柴松表示,三年疫情,死了很多人。這個憤怒是一個積累的過程,爆發點還是新疆大火,因為封控焊門導致民眾無法逃生。

「當然了,如果是暫時的困難呢,大家都可以理解。但是我長期看不到希望,甚至我陷入絕望,那大家就會用腳來投票。」他說。

走線路上 遠程遙控打出政治訴求

柴松將抗議地點選在山東省會城市濟南的萬達廣場,這裡是萬達金街的主街道,旁邊叫穎秀路,是客流量非常大的繁華地段。

2022年11月、12月,柴松在穎秀路上先後租了兩次房子。「我特意選了一個南向戶型的房子,先去測量,看窗戶跟正對面那個角度,當我測量出來覺得對的時候,我把這個房子租下來,就開始安裝設備。

「簽合同的時候,房東過來了。我跟他一聊,他是給公安局幹技術監測的,我碰見了這麼個房東。他說我們就抓那些境外勢力的,把我嚇一跳。後來我找了個理由,說這房子採光不行,就給他退了。我又重新租了一個。

「我要先調試它(條幅)的位置,用投影儀打出來的這10個字:打倒共產黨 打倒習近平,但我不能拿它(這個內容)去調試。我打出來的是:徐州辣鴨頭 不賣隔夜貨。

「調整完效果之後,我就把(投影儀)裡面的鏡片替換下來。為了雕刻鏡片,我還特意買了一個激光雕刻機。在國內,這幾個字沒有人敢給你刻,只能我自己刻。然後,還得裝一個能夠手機遙控的、遠程的電子錶。它能控制電源的開關。我還在(房間)裡面裝了監控,用手機時時可以看著,到底有沒有人進這個房間。」

2023年1月初,疫情剛解封,柴松就決定走線出國。「這三年來我所有積攢的憤怒跟無助,我一下就控制不住了,我說我要走。本來應該在家裡過個年再走,我連年都沒過,我怕它旅遊或者出境政策再調整,走不了了。」

中共的嚴厲封控引發民眾的普遍不滿,柴松並沒有對朋友隱瞞他的計劃。2023年的1月18日,他從澳門出境,到泰國,飛土耳其,轉基多。他心裡想著,等快到美國的時候,就啟動按鈕遠程打出條幅。

「啟動的時間也是有計劃的。」當時中共政治局決定召開二十大二中全會,除確認習近平連任國家主席,還將選出新一屆國家機構領導人,開啟另一個「習李體制」。柴松看到了這條新聞,確定了啟動時間。

2月21日晚上8點,在巴拿馬戴維的一家酒店裡,柴松打開手機遙控的遠程電子錶,點下按鈕,「打倒共產黨 打倒習近平」的紅底白字條幅,霎那間投影在萬達廣場建築物的北牆上。

巨大的紅色燈光標語在黑夜裡非常吸睛,街上的人群開始議論紛紛。兩句簡單的標語猶如石破天驚,表達著人們的政治訴求,驅散著人們心中的恐懼。柴松的一位朋友在現場拍攝了視頻和照片,馬上發送給了他。

當局如臨大敵 瘋狂抓捕

不久,警車呼嘯而至。「當時有國安、武警、派出所、省廳、市局的,他們牽頭成立了一個專案組。光抓我哥們兒,就有七十多個人去他家抓他,當天晚上大概九、十點,就抓了。樓道裡都站滿了,找我爸也是,去了好多人,烏泱烏泱的。」

「我從酒店出來,繼續往前趕路,一直往北趕嘛。我給他們打微信,沒有一個人回應,我就知道他們被抓了。」柴松說。

柴松的父母被連續問話一週,逼迫他的父母勸他回國,凍結了他所有的銀行帳戶,讓他的親人不要給他轉錢。警察跑到他的小學,從他出生那一刻開始做調查。柴松被抓的哥們還有女友至今處於失聯狀態。

「當時他(朋友)沒有認為這個事會這麼嚴重,我也沒有。我知道會抓我,但是我不知道他(當局)會出動這麼多人,這麼大動靜去找我。」被凍結財產後,柴松一度身無分文,甚至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在墨西哥,他被迫和委內瑞拉的朋友冒著生命危險扒火車過來美國。

柴松(左一)被凍結了銀行帳號,身無分文,被迫和委內瑞拉的朋友扒火車入境美國。(受訪者提供)

「我差點死在墨西哥。如果讓墨西哥移民監抓住我,就得把我送回國。」他說,入境美國的時候,美國國土安全部和FBI(聯邦調查局)的人與他談話,他從中得知,中共警察在跨國抓捕他。

來到美國快一年了,柴松猶豫了很久,決定向媒體曝光這件事情。他說,「人們反對共產黨,是好多人反對,但是迫於人身安全問題,大家沒有這個勇氣。我感覺如果你想辦法避免(被抓)這些事的時候,在國內又會掀起一波抗議的浪潮。」

「彭立發事件最主要體現的是一種精神,就是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事情,他也知道自己面臨的後果。他願意捨己為人,為中國的改革甚至有可能獻出自己的生命。這種精神,是影響我最重要的。可能並不是這幾個字,而是因為他那種不怕死的精神,不畏強權的精神!」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