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恆均被判死緩涉內鬥 在華外企高管人人自危

【大紀元2024年02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澳大利亞華裔作家楊恆均(中共官媒稱之為「楊軍」)被中共以間諜罪判死緩,涉及到中共內部政治鬥爭,當局對楊用家法處置,用意雖然在於恐嚇內部三心二意者,但意外使得海外華人及在華外企高管人人自危。

分析認為,在這種氛圍下,最終導致外企的撤離,加劇中國經濟下行。

楊恆均被判死緩涉內鬥 海外輿論圈震驚

2月5日澳洲外長黃英賢在一則聲明中透露出楊恆均被判死緩的消息,並表示中共對他的閉門審判開始於2021年5月27日,但後來一再被推遲。

隨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證實,2月5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對澳大利亞籍被告人楊軍間諜案一審公開宣判,認定楊軍犯間諜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並處以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曾擔任楊恆均博士導師的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援引判決現場人士的話說,楊恆均被控在1994年向一名台灣情報官員洩露國家機密。

目前網路流傳中共指控他的罪證是,楊恆均在海南國安廳任職時,向台灣出售31份絕密、9份機密文件,總售價約440萬港幣。

陸媒還流傳是因為楊恆均寫的間諜小說《致命弱點》,2018年中共國安網路巡查時,認為有很多案件和細節有跡可循,於是開始調查他。

楊恆均1965年出生於湖北,1983年考入復旦大學國政系,1987年畢業後進入外交部工作,1989年到1999年到國安部工作,2000年移民澳大利亞,2002年加入澳大利亞國籍,但長期在廣州生活。

特別是在胡錦濤時代,楊恆均以「民主小販」而知名,經常在海外撰文評論中國時政,並在微信上建立「羊群」,線上交流、線下活動宣講民主,結交各路人馬。

2019年1月楊恆均從紐約返回中國,在廣州機場被國安人員抓走,中共外交部隨後證實楊涉嫌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活動,在漫長的審訊和秘密關押中,他一直拒絕認罪並否認官方指控的所有罪名。

澳大利亞籍華裔作家楊恆均資料照。(NTDTV)

楊恆均被判死緩引起了海外輿論圈的震驚。馮崇義在社群平台X上發文表示:「這是嚴重的政治迫害。(根據判決書)他在1994年於香港工作期間給台灣情報部門提供情報,這是很荒謬的。他真正做的事情就是在網上寫文章宣揚民主自由、法治。若你犯了罪,你跑都來不及,你怎麼還回去(中國)?」

知名政論家、學者胡平在X上問道:如果楊恆均做過這些事,他怎麼還敢回國呢?如果楊恆均做過這些事,當局就該早早判重刑,為什麼拖這麼多年,拖到現在才判呢?

旅美學者吳祚來在X上表示:許多人在順著中共的說法,構想楊是雙面間諜。楊恆均是典型的先抓後找罪行,但無法找到證據,更無法讓楊認罪。可是針對外籍人士,怎麼沒個說法就把人放在牢裡,乾脆虛構個故事套他頭上,說他出賣國家機密。

還有網友認為,這大慨是中共內部執行的家法,很多著名特工人員也都被整肅過,比如比較著名的潘漢年、揚帆和關露等,這些昔日參加過左聯的文化人同樣混跡於文化圈,高喊救亡圖存、追求民主。

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馮崇義提供)

馮崇義告訴大紀元,「(2017年中共當局)扣我之後,它們(中共)就親口對我講,要收拾楊恆均,楊在它們的眼裡,把他作為叛徒來審查,你在國安幹過,出去之後說要改變中國,要憲政要民主,它們在心理上,就當成叛徒來處理,所以量刑特別重。」

政治學者、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對大紀元表示,楊恆均確實曾經是中共國安部的特務,但後來他自己發生了一些變化,而且又洩漏了一些中共國安部的情況。

前大陸資產管理公司首席合規官梁少華律師告訴大紀元,能判到死緩,相關的罪證又不足以支撐這麼重的判決,可能是政治宣誓,對中共內部那些有三心二意的人殺雞嚇猴,因為楊恆均後來慢慢就比較傾向民主,這在中共看來像背叛了一樣,所以下手非常重。

「中共內部相當一部分人想把經濟繼續維持下去,另一方面習近平代表的初心派,要搞毛澤東那一套,不斷地拉著中國向左轉、向後退。」他說。

旅美經濟學家李恆青(李恆青提供)

旅美經濟學者李恆青也持同樣的看法,他對大紀元表示,楊恆均判得這麼重,有一個可能是因為這個楊恆均曾經為國安部工作過,中共認為如果有脫離管控的背叛者,就用自己的家法處置,使得現在手頭的這些涉及國家機密的的這些人,不敢跟楊恆均去學。

在華外企高管人人自危

澳大利亞公民楊恆均被判死緩後,澳大利亞總理阿爾巴尼斯表示「憤慨」,澳大利亞外交部長黃英賢表示「澳大利亞政府對這一決定感到震驚」,並保證澳大利亞將以最強烈的措辭做出反應。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2月6日的文章注意到,中共外交部一夜之間更新了2019年一場新聞發布會的官方記錄,刪除了聲稱楊恆均是「中國」(Zhong Guo)公民的說法,替換為「這個(Zhe Ge)」。

這一修改不再將楊恆均視為中國公民,顯示了北京對楊身分的敘事發生重大變化,楊恆均曾無法接受澳大利亞領事探視的時間長達至少18個月。

這一事件引起的更大擔憂是,它讓海外華人及在華外企高管,陷入人人自危境地。

前中央黨校教授蔡霞也在X上回應道:習當局能對楊恆均下重手,就能對每一個海外華人下重手。哪怕你無罪,只要他們需要,說你有罪你就有罪!

楊恆均案只是最新的例子,此前2020年8月澳洲籍華裔女記者成蕾被中共執法部門抓捕,並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祕密」罪被起訴,被判刑2年11個月。

1月26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稱,英國商人伊恩‧J‧斯通斯(Ian J Stones)2022年因間諜罪被判處五年徒刑。

當局指控他「為中國境外的組織或個人收買、非法提供情報」,這是最近在華外企人員以間諜罪被判的例子。

在斯通斯的案子中,外界無法知道他為何被拘留、何時受審、因何罪被定罪等。他的女兒勞拉表示,家人和英國大使館工作人員,均未獲准查看與此案相關的任何法律文件。

分析人士表示,中共當局並不總是披露外國人被拘留的情況,尤其是在政治敏感問題上,這表明,更多的外國商人可能在廣大公眾不知情的情況下被關押在中國。

這顛覆了國際商業界有一個固有的假設:只要不違法,生活就應該相對平靜。它再次提醒外國人在中國工作是有風險的,高管們可能會在難以駕馭的中共法律體系中違反模糊且不透明的規則,從而造成災難性後果。

目前沒有官方數據顯示每年有多少外國人被中共拘留,人權組織稱可能多達5,000人。許多人最終被關進了所謂的「黑監獄」,多年來外界知之甚少。媒體報導,自2015年以來,中共已以危害國家安全罪判處5名日本公民有罪。

美國反情報官員正在加大力度向美國企業高管發出警告,修訂版《中國反間諜法》將給他們在中國開展業務帶來新的危險。圖為2022年10月13日,中南海外的警備人員。(Noel Celis/AFP)

去年4月份中共推行反間諜法以來,加大了對涉嫌從事間諜活動外國人的審查力度,包括美國盡職調查公司美思明智集團(Mintz Group)和諮詢公司貝恩公司(Bain&Company),以及上海的盡職調查公司凱盛融英(Capvision)多地辦公室。

盡職調查顧問的彼得‧漢弗萊(Peter Humphrey)2013年因非法搜集信息罪被拘留,他被中共監禁了23個月,此後一直警告外國企業在中國經營的危險。

「現在沒有人、沒有企業是安全的。」漢弗萊去年4月份寫道,「今天的風險比我當年在中國行業調查工作時高出10倍,信息搜集的合法途徑也已萎縮,因為根據中國(中共)刑法,即使從網路上的公開來源獲取信息,也可能被視為非法。」

1月30日,中共國家安全部微信公眾號發表文章,提到被國安找去「喝茶」的十種可能性,擴大所謂間諜罪的範圍。很多說法相當模糊,使得整個法律的操作陷入了一個隨意境地。

中共當局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楊恆均被判處死緩,以及最近發生的系列外國人被拘押事件,都顯示中國的營商環境在逐步惡化。在這種氛圍下,在華外企高管人人自危,最終導致外企的撤離,加劇中國經濟下行。

幾十年來中國一直是一個不容忽視的重要市場,對於中共的蠻橫,許多國際大公司只能忍氣吞聲。但在習當局的治理下,營商環境變得更加不利,甚至包括在中國失去自由和失去生命的風險。

12月的一項調查發現,55%的英國在華公司表示,由於經濟放緩和地緣政治不確定性,將削減或維持投資水平。美國商會最近的調查結果顯示,43%的美國在華企業今年不打算擴大投資。

(梁少華提供)

梁少華表示,中共的各種舉措簡直匪夷所思,前兩天李強還在達沃斯論壇還在說要擴大對外開放、歡迎外資來投資。

這種手段非常可笑,也體現了中共黨魁「新時代」的管理水平。但對外籍華人以及外方進行恐嚇,可能對中國謀求經濟發展起到相反的作用,如果外籍人士在中國人身安全上得不到保障,誰還願意和中國經營貿易往來呢?

旅美經濟學者李恆青對大紀元表示,這件事情讓人感覺非常匪夷所思,正常人不會這樣操作。它主要是為了嚇阻中共黨內國安體系內部的這些人,但副作用就是把外商、外資甚至外國旅行者都給嚇跑了。

他說,現在大家對楊恆均罪名的細節,一點都不知道,外資高管都會感到自己都有可能會被逮捕,甚至處以極刑,肯定是人人自危。如果一個沒有安全感的社會,怎麼可以想像外資會不斷地湧入呢?

2022年9月20日晚,中國民主黨主席王軍濤論壇並演講。(伊鈴/大紀元)

王軍濤表示,西方像短線的股票炒作、金融炒作,它不需要對國家宏觀的行業性質做什麼重大研判。但像長期投資一下砸出幾百個億、幾十個億資金,要在一個行業中進行二三十年投資,必須對投資所在地政治經濟情況進行分析。

而現在這些信息都已經被列為是國家安全信息,了解信息本身就是犯法,所以現在在華外企紛紛撤離大陸。

王軍濤表示,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是中國形容蠢人的說法,現在他(黨魁)抓幾個外國高管,把中國經濟搞砸了,其實對他一點好處都沒有。俗語不是說天要讓其亡比先讓其狂,就是他該完蛋了,就讓他亂來吧。

李恆青表示,就是中共執政實際上不合法,他沒有辦法逃脫這個歷史宿命,所以連胡錫進這樣的人現在都不說話了。逆歷史潮流而動,一定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任何一個時代,弄垮的都是自己。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