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客:變天出現新預言 習或嚴防南方

【2024年03月02日訊】2024年進入第三個月,在中國,人們剛從並不快樂的黃曆新年氛圍中走出來,中共正在準備勞民傷財的「二會」。3月1日,山東德州一名男子疑為報復社會喝農藥醉駕撞小學生,撞了大約40人,已知其中7人死亡,肇事司機也已死亡……

這只是今年以來連番人禍,給人以血色中國印象的其中一幕。

歷來,民間的人心衰敗和社會的動亂,和朝廷暴虐統治、當政者無德是緊密相關的。人心思變,現在許多人在盼中共這個黨亡,討論中南海何時變天,相關的預言也經久不衰。

舊的預言聽多了,有些驗證了,但有些令人失落。新鮮的預言不經意傳出,有時可能被我們忽略。比如去年底我看到過一位出身家傳600年中醫世家的旅英中醫大夫的預言,提到中國南方可能有類似地方諸侯造反的事變。

我並不認為看人間變動要靠看預言,因為變數太多了。所以看到此預言時我深不以為然。但近日一位剛從中國大陸潤出來的老朋友告訴我祕密內情:「南方某些準備已久……。」這讓我不得不正視。

變天預言:南方戰火和新勢力

旅居英國的中醫大夫舒榮女士出身家傳600年的中醫世家,她不僅深諳醫道,也對易學有獨到的研究。去年12月27日,她在海外《精英論壇》推算中共國運,從傳統文化的角度,希望人們趨吉避凶。

舒榮用《周易》推算,2024年地上的能量和天上的能量、星體的能量對沖,全世界都是戰火四起,而且還會有新戰火出現,需要留意南方國家和南中國海這個海域。

2024年中國內部政治上的戰火也會升級(指內部權力鬥爭),習近平成為眾矢之的,他的權力會進一步削弱。而且南方有一股反政府勢力會越來越強盛。但2024年他應該不會下台的。

她說,到了2025年,習就會出現一個很大的麻煩,他會失去權力,取代他的人很可能是體制內的人。這個人剛上台的時候,非常迷茫,不知道該往何處去,是拋棄中共?還是繼續延續習近平的道路走下去?但是很快就有高人來指點他,他就開始清除共產主義因素,有更多人幫助他,正義的力量都融入進來,把這些不好的東西都逐步地清理,讓整個社會回歸到一個傳統的、清明的狀態。到了2029年的時候,基本上這個工作就結束了。

這時,大家就可以回到一個正常的狀態中生活,中國人才開始真的活得像個人,有道德、有尊嚴。

舒榮的這個預言,個人認為首先就世界戰火的預測,符合天下大勢。南方國家,可能是指所謂發展中國家,但也可以說是中國的南邊,現在中共國在南方,中菲,然後是中印,都可能生起戰火。至於台灣,則是另一種「戰爭」的表現,可能比明著來的戰爭更為凶險。

再來就是中國內部,習近平雖然經歷二十大進入三連任,清理和收編了政敵派系勢力,或達成一定程度的妥協,但是其統治又有了新的問題。最主要是習自己臭招連連,之前搞了三年引發天怒人怨的動態清零政策,稱堅持不動搖,然後自打嘴巴無預警放棄封控,巨量百姓因此染疫死亡。光這一招,習已經是人心盡失、權威盡失。

再下來是2023年以來,中國經濟衰敗。面對這一公開的事實,當局一邊公布假數據,一邊只許唱「經濟光明論」,不顧人民失業高漲,不切實面對問題去解決。而地方債反映財困嚴重,也讓所謂中國脫貧「人間奇蹟」謊言曝光天下。

在這種形勢下,習家軍已開始內訌,沒有人真心忠於習,只是為了利益暫時苟合。用知名評論人士王赫的話來說,就是:「二十大之後,習近平權力達到了頂峰,但是他的權威、他的影響力到了低谷,形成一個巨大的反差。」

對照這種情形,舒榮的預言也就有更多的準確性。

取代習的人是誰?

舒榮說將要出來取代習的人,可能是體制內之人,個人認為未必是已升上高位的習家軍,而很可能是中層的有大志者,他們早已讀過《九評共產黨》,可能祕密結成聯盟反習。

2022年中共二十大前,10月13日,中國出現一位義士彭載舟(彭立發),他在北京四通橋掛罷習反共橫幅的抗議。橫幅上的口號已成為世界名言:「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封鎖要自由!不要謊言要尊嚴!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領袖要選票!不做奴才做公民!」還有一句「罷課罷工罷免獨裁國賊習近平」。

流傳網上的彭載舟政綱文書顯示,他呼籲全國軍人和警察,「像蔡鍔、李烈鈞、唐繼堯一樣勇敢,不要助紂為虐,不要為獨裁者賣命,不要為獨裁者當炮灰。」

1915年(民國4年)年底,蔡、唐等人發動討伐袁世凱的護國戰爭,迫使袁世凱取消帝制。當今中共黨魁修憲破除連任限制,也常被比作袁世凱。

儘管中共全網封殺彭載舟口號,但相關信息一年多來持續在中國大陸祕密擴散。一些地方牆壁和電線杆上、甚至學校的廁所裡,曾經出現響應和跟進彭載舟抗議訴求的手寫和打印標語傳單。

我們無法知道歷來被稱為黨衛軍的中共軍隊中,會否出現蔡鍔式的軍人。但國內從基層官員到企業富豪,從一般民眾到大學生,都有許多人知道事件,並且內心有所觸動。相信中共高官,包括軍隊高層,他們更加清楚。

另外,舒榮預測中,也不排除取代習的人是體制外的人。這個面就更廣了,基本上是全中國人都在內,人人都可反習反共。

俄羅斯異議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上月在獄中突然離世,外界多認為與普京有關。納瓦尼葬禮3月1日舉行,引發大規模紀念。在海外社交媒體上,人們開始討論誰會是中國的納瓦尼,如被判刑十八年的任志強,已被強制失蹤六年多的高智晟,還有許志永、丁家喜、余文生等被囚禁者。

當然,如果有人成功顛覆中共政權,高智晟這些義者,確有可能被推舉上台,讓中國走上自由民主之路。但在鐵牢之外,誰能成為推翻中共和習近平的新勢力呢?舒榮預言指向南方。

我為什麼對於南方有變天新勢力有所相信呢?一是基於傳統。中國南方從清末以來就是變革或革命的熱土,無論孫中山早期的活動,到武昌起義,再到護國戰爭,北伐戰爭。即便是中共自己所謂的改革開放,也要在南方開始搞。

另一個令我期待南方起事的原因,就是本文前邊提到的剛從國內南方省份出來的老朋友,他告訴我,他們這些富豪的祕密圈子,雖以文人為主,但是也有體制內外各色人等,包括中層的官員,甚至有看守所的警察。他們長年智慧在做些「革命」的準備,並認為自己首先是「啟蒙者」。

這讓我想起2022年白紙革命,那位在街頭帶頭抗封控、喊出「不自由毋寧死」的中年男子,還有那些在街頭做演講的年輕大學生。

老朋友說,他們中部分人選擇出來了,但主力還在,特別是體制內的也出不來,乾脆作為「臥底」。

擔心倒台 習或嚴防南方

專制政權的現實是殘酷的,改變這一切,有人選擇非暴力革命,但有條件者會選擇政變或兵變,自古以來就是這樣。

當下南方諸省份的地方大員,我們暫時看不出誰有膽氣、有能力成為反政府的首腦,關鍵是習早已提前收了兵權。

在習近平2016年軍改重整軍權,連武警和預備役都收歸中央之後,地方大員要造反很難。不過,習近平軍改後組建的軍方高層人事,過去一年又崩塌了一大塊,包括國防部長李尚福、火箭軍司令李玉超都出事了。故此,無論外界一些人怎樣幫中共宣傳習近平軍中權力如何穩固,那都是假的。

習近平野心勃勃,還準備在南方挑動戰事,特別是台海。這幾年南方的福建和廣東,包括香港,已成為攻台的基地。然而,一些有大志的將領,隱忍已久,等待這個可以反戈的機會;也可能就像武昌起義一樣,到時一些新兵臨陣譁變,就可觸發中共政權崩塌。

習和毛澤東類似,表面上鼓吹「無神論」,骨子裡卻非常相信中國古老的預言。維基解密曾透露,習近平相信超自然力量。而預言就是超自然力量的人間文化表現之一。

對於「反叛在南方」的新預言,習可能早已掌握,不排除他已經下令嚴防南方,首先盯緊高官大員和軍隊、武警的高層。但這可能更加引起內部反感,中國短期內變天的可能性將進一步增大。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