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在美國本土防範第三次世界大戰

【2024年03月31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Michael Hochberg、Leonard Hochberg撰文/信宇編譯)2024年3月5日星期二,以色列國防軍(IDF)准將阿米特薩阿爾(Amit Sa’ar)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透露,就在2023年10月7日(哈馬斯發動恐襲)之前,他寫了一封信給內塔尼亞胡(Netanyahu)總理,警告「伊朗、哈馬斯和真主黨認識到攻擊以色列的機會來了……由於(以色列的)內部衝突……以及以色列國防軍當時的戰備水平。」(鏈接)他的反思,主要集中在軍事準備、國內政治和國際威脅等方面,美國亦應引以為戒。

2021年6月6日是二戰時期諾曼底登陸(D-Day)紀念日,當天本文作者曾發文預測(鏈接),中共、俄羅斯和伊朗等歐亞大陸的三個主要專制大國不久將發動多次機會主義或協同攻擊。迄今為止,新的全球衝突的四條戰線中的三條已經悄然出現(鏈接)。

鑒於今年年底即將舉行的總統大選可能會引發政治動盪,我們認為現在必須發出以下警告:歐亞大陸的專制國家將把這次大選和任何相關的不穩定視為對美國發動不對稱攻擊和灰色地帶攻擊的戰略機會。與此同時,中共將通過封鎖、入侵或經濟脅迫等手段升級其收復台灣的壓迫運動。

何以至此?

如今,持續不斷的衝突使美國及其盟國的軍事和政策資源緊張。這些衝突被認為是互不相關的,而不是一個連貫衝突的組成部分,這在美國和西方政體中造成了嚴重的混亂(鏈接)。對手的步步緊逼使美國的軍事和工業能力捉襟見肘,以至於盟國的炮彈等關鍵作戰物資出現短缺(鏈接)。我們並沒有足夠的資源全力支持盟國。沒有一個西方大國已經準備好了將其經濟轉入戰時狀態。

有幾個因素促使西方強國陷入這個地緣戰略混亂。首先,許多北約(NATO)盟國的軍事能力在過去一代人的時間裡受到了削弱(鏈接)。其次,在阿富汗的失敗之後,整個歐亞大陸的對手開始相信,美國不會再保衛合作夥伴和盟友。最後,在美國的權力走廊中,外交政策專家往往是區域專家。他們認為,美國影響力和武裝力量在當地的潰敗只會對周邊國家產生影響,而不會擴散到更大的範圍(鏈接)。在這種觀點下,這場歐亞戰爭的每一條戰線都被視為單獨的事件,只會產生孤立的地區性後果。

西方的軟肋

在今年總統大選前夕,所有跡象都表明選民日益兩極分化,他們認為自己可以奢望,就算對國內對手提出不斷升級的要求和採取不斷升級的行動,也不必承擔有害的國際後果。司法武器化的觀念只會導致更多的國內紛爭。專制政權會密切關注其民主對手的國內政治,尋找其軟弱的跡象:當政體出現分裂和分心時,他們就會察覺到下手的機會(鏈接)。

專制政權會通過社交媒體煽動和利用美國國內不穩定局勢,如中俄社交媒體熱炒美國的民眾抗議活動(鏈接)、數字時代許多國家勢力支持傳播虛假信息(鏈接)和俄羅斯勢力在美國挑起種族紛爭(鏈接)等。專制政權的統治者認為,公眾的不滿情緒,尤其是暴力不滿情緒,是(當局)軟弱的表現,表明民主(政體)無法有效治理國家、確保領土安全或在海外捍衛國家利益。在他們的盤算中,敵國國內的混亂狀態為他們通過軍事冒險主義奪取優勢創造了機會。

這種看法在很大程度上是錯誤的:在以色列,有關司法改革的分歧立即被擱置一邊,集中精力消滅哈馬斯。國家安全這個迫切的需要壓倒了國內分歧這個政治奢侈品。政治韌性和社會團結在艱難困境中重新崛起。

美國和我們的盟友正遭受著無情的信息戰和數字灰色地帶戰爭(digital grey-zone warfare )(鏈接),其目的就是分化美國選民,阻礙美國實施協調一致的外交政策行動。毫無疑問,今年美國大選前的攻擊將愈演愈烈。更重要的是,美國國內存在的族裔對立已經擾亂了國內選舉政治:他們相互競爭、相互排斥的政治訴求導致了外交政策的不連貫。為了在關鍵選區贏得選舉支持,美國政黨越來越多地迎合意見對立的族裔。在這種情況下,確定兩黨一致的國家利益極為困難。

正如英國地緣政治思想家哈福德麥金德(Halford Mackinder,1861—1947)在《民主理想與現實:重建政治研究》(Democratic Ideals and Reality: A Study in the Politics of Reconstruction,1919)一書中指出的那樣,「民主(政體)拒絕進行戰略思考,除非出於防禦目的而不得不這樣做。」(鏈接)在沒有1945年「珍珠港」(Pearl Harbor)時刻再現的情況下,無論我們有多少盟友受到威脅或攻擊,美國都不太可能轉入戰爭狀態。

幾點建議

在迫切需要進行戰略思考之前,美國究竟應該做些什麼呢?首先,必須拿出政治意願來,成立一個跨黨派緊急事態處理委員會,其職能是為美國制定一項總體戰略和相關的動員計劃。美國作為海上霸主,維護那些占據歐亞大陸邊緣地帶的「橋頭堡」國家的自主權,符合自身的國家利益(鏈接)。提供直接、早期和決定性的支持,阻止歐亞專制政權實現其帝國野心,是美國的當務之急(鏈接)。

其次,由於美國的威懾近年來屢屢失效,因此必須採取更果斷的措施(鏈接)。必須在歐亞大陸沿岸的盟國和夥伴之間分配確保威懾的軍事手段(鏈接)。歐亞大陸上受到威脅的盟國和夥伴必須尋求自身防禦,而美國必須幫助這些國家發展自己的軍火工業,其產品將由它們自行決定部署。

第三,美國必須認識到,隨著總統大選的臨近或緊隨其後,尤其是在跛腳總統任期內或選舉結果有爭議的情況下,中共很有可能攻擊或封鎖台灣。美國必須採取強有力行動,在短期內阻止此類攻擊。

第四,共和黨和民主黨的政治精英必須達成一致,避免號召其追隨者走上街頭進行暴力抗議。各州州長和市長應警告可能的示威者,有關合法集會的法律將得到全面執行。

第五,跨黨派委員會應儘快就如何將我們的經濟、社會和軍隊置於戰時基礎之上提出可行性建議,並隨後制定適當的法律。應迫使北約盟國大幅增加軍備和訓練開支(鏈接)。必須呼籲美國和西方盟國的工業再次投資於軍事裝備和相關先進技術的生產,並提供強有力的經濟激勵措施。由於歐亞專制國家的人力有可能具有壓倒性,美國及其盟國必須推進新的不對稱軍事技術。必須停止直接或通過第三方政權向專制政權出口軍民兩用技術。必須採取措施,在確保不損害西方王牌產業的情況下實現這個目標。

民用企業積極行動起來的時刻到了

遺憾的是,在當下選舉兩極分化的背景下,很難想像主要政黨會聯合起來採取這些行動。

未來幾年,不僅流經或靠近歐亞獨裁政權領土的供應鏈將受到大規模破壞,而且對作戰所需的系統和彈藥的需求也將不斷增加。由於政府未能採取行動,轉入戰時狀態的重任就落在了企業領導人身上。拋開國家安全和道義責任不談,單純從經濟學角度來看,現在就應該採取行動:那些能夠為西方國家廣泛的戰爭動員提供服務的公司將從日益動盪和紛爭的時期中獲益,而那些繼續依賴專制政權獲得客戶、供應商、資金或人員的公司則會發現自己陷入絕境。

西方各大公司絕不能守株待兔等待政府採取行動。選擇現在就採取行動,預見衝突的擴大,而不是抱著「一切照舊」的固有想法,這將使企業在未來幾年中脫穎而出,占領先機。

刊自《真相在線》(RealClearWire)網站(鏈接)。

作者簡介:

邁克爾‧霍奇伯格(Michael Hochberg)擁有加州理工學院應用物理學博士學位,現任Luminous Computing公司總裁,該公司致力於製造用於機器學習的超級計算機。他創辦了四家公司,轉售價值總計超過十億美元,還擔任過一段時間的終身教授,並創辦了世界上第一家硅光子代工服務公司。他撰寫了一百多篇經過同行評審的期刊文章,並擁有六十多項專利。他還與人合著了一本被廣泛使用的硅光子學教科書,並在《科學》、《自然》、《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國會山報》、《美國旁觀者》(American Spectator)、《RealClearDefense》、《快公司》(Fast Company)等刊物上發表文章。

倫納德‧霍奇伯格(Leonard Hochberg)曾在斯坦福大學(及其它院校)任教,被任命為胡佛研究所研究員,並與他人共同創辦了戰略預測公司。他曾在《社會科學史》(Social Science History)、《跨學科歷史雜誌》(The Journal of Interdisciplinary History)、《奧比斯》(Orbis)、《國家評論》、《國會山報》、《美國旁觀者》、《RealClearDefense》等刊物上發表文章。他是外交政策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並擔任麥金德論壇(Mackinder Forum-U.S)的協調員。

原文: Preparing for World War III: The Home Fron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