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共威脅擴大 促美日軍事合作大升級

【大紀元2024年04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在中共不斷脅迫之下,日本大幅改變國安政策,並在本週宣布和美國再度提升防務關係。專家表示,中共更強勢挑戰既有區域與國際秩序,促使日本與美國的結盟加深。

週三(4月10日)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會晤來美進行國事訪問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美國官員介紹說,這是一次「非凡的、歷史性的高峰會」,美國和日本已經敲定了約70項國防合作協議,美國還將有史以來第一次改變駐日美軍的結構。

拜登在大約兩個小時的會談後表示:「這是我們的聯盟自成立以來最重大升級。」會談的重點是印太動盪局勢和中共所為。

美國及其包括日本在內的盟國一直在加強軍事力量,以應對中共在南海和東海日益增長的威脅,並阻止中共任何奪取台灣的企圖。

日美關係再提升 

美國官員表示:「這可能是我們所見過的同類中最大規模的實質性的、重要的交付成果」,面對中共威脅增大,美日峰會將是兩個長期盟友之間防務關係的歷史性升級。

岸田表示,兩位領導人討論了兩岸緊張關係,並承諾維護基於法治的國際秩序。 他說:「無論在哪裡,通過武力或脅迫單方面改變現狀的企圖都是絕對不可接受的。」 他表示,美日將繼續對此類行動做出回應,包括來自中共的挑戰。

2024年2月5日,美軍的羅斯福號航母(CVN 71)在第七艦隊區域內航行。(美國海軍)

此前美國駐日大使拉姆‧伊曼紐爾(Rahm Emanuel)對CNBC表示,美國在印太地區的盟友在中共「脅迫」下走到一起,而北京最終將被孤立。他也提到,日本將於明年開設一個新的聯合指揮中心。

由於對中共不斷增長的軍事力量及其對距離日本領土僅100多公里的台灣構成的威脅 「嚴重關切」,日本一直要求美日兩軍有一個聯合指揮機構,岸田政府希望在2025年3月底之前建立聯合司令部。

了解該計劃的消息人士告訴路透社,華盛頓將考慮在日本任命一名四星指揮官,與日本新軍事總部負責人的級別相匹配。專家表示,該級別的美國軍官可以為未來日美統一指揮部隊奠定基礎。

四星指揮官是美國各軍種和平時期的最高軍銜,美、韓軍隊可以在四星將軍的統一指揮下作戰,與美、韓不同,美國在日本的海陸空三軍目前隸屬於美國印太司令部的三星司令指揮,對日本軍隊沒有指揮權。

這與二戰後日本軍隊以自衛為主有關,美軍駐日基地只被看作一個休息和補給平台,駐日美軍指揮官沒有戰略決策權,僅限於管理基地和人員,而不是與日本同行合作。

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教授、台灣日本研究院理事長李世暉(李世暉提供)

日本美軍基地有54,000名美軍、數百架美國飛機和美國唯一前沿部署的航母戰鬥群,日本基地能使美國向整個地區投射軍事力量並限制中共的影響力。

「駐日美軍過去都是由印太司令部進行調度,一旦日本周邊特別是日本最關切的台灣有事,指揮調度權未能統一的話,會花比較多時間反應,如果像駐韓美軍那樣進行統一調度的話可以更快。」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教授、台灣日本研究院理事長李世暉對大紀元表示。

「這樣統一的調度,可以強化駐日美軍以及日美安保對應周邊情勢的能力,提升嚇阻周邊主要國家的嚇阻力,有助於東亞情勢的和平穩定。」他說。

台灣國家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鍾志東博士對大紀元表示,主要是整合美日同盟的軍事指揮系統,同時比照駐韓美軍,提升駐日美軍指揮官的官階到四星上將,一方面升級美日安保機制,另一方面增強美軍跟日本軍隊的聯合作戰能力,對中國(中共)以及朝鮮也會有相當程度的警示的作用。

美軍可能在日本部署中程導彈

另一個議題最近也浮出水面,4月3日,美國太平洋陸軍司令查爾斯·弗林(Charles Flynn)將軍在接受日本媒體採訪時再次表示,美國陸軍計劃在今年年底前在亞太地區部署新型中程導彈發射器,以對中共形成威懾。

去年11月弗林首次透漏這一消息,當時他表示,兩座「堤豐」(Typhon)炮台已已完成,「2024 年,我們打算在亞太地區部署該系統。」

美軍最先進的 「堤豐」能夠發射射程超過1600公里的「戰斧」巡航導彈和新型SM-6攔截導彈。一位美國政府消息人士稱,雖然日本是潛在的候選地點之一,但該系統可能會設在關島,並暫時轉移到日本用於培訓。

如果美國陸軍部署地基中程導彈,這將是自1987年華盛頓和莫斯科締結《中導條約》以來的首次部署,該條約禁止美國和俄羅斯擁有射程500至5500公里的地基中程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

當川普政府2019年首次提出在亞太地區部署中程導彈時,澳大利亞和菲律賓公開排除在自己國家部署導彈的可能性,韓國也被認為是一個不太可能的地點。

但美國官員說,許多盟友私下裡都支持導彈部署計劃,很快就會允許在自己的領土上部署導彈,但在決定出台之前,不想激起北京和引起本國民眾的反對。如果美國能在在亞洲部署數百枚常規導彈,可迅速而輕易地將西太平洋的力量平衡。

2010年9月29日,美軍的普雷布爾號驅逐艦(DDG 88)在加利福尼亞州海岸附近試射戰斧巡航導彈。(美國海軍)

鍾志東表示,這種可能性還是很大的,在東亞地區美國要部署中程導彈的話,其實沒有很多選擇,韓國、日本、菲律賓都有可能。

他說,這個議題在2022年2月的時候就已經有所討論,日本當初也表示願意協商,甚至指出部署的地點有可能在九州的西南方,目的就是美日聯合對抗中國的反介入與區域拒止的能力。

鍾志東指出,其實日本已經具有超過1000公里以上打擊能力,譬如說延長12式地對艦導彈的射程到1000公里,日本也積極在研發2000到3000公里射程的極音速的飛彈。至少可以射到北京沒有問題,往南的話可能到上海都夠得到。

他表示,美國太平洋司令部的陸軍司令也提到,會在亞太布置美軍的標六防空導彈、戰斧巡航導彈,但沒有提到到底會在哪裡部署。戰斧巡航導彈的射程大概就有1600公里,日本其實已經有從美國引進戰斧飛彈,假如是在部署在日本的話,也不會太令人意外。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鍾志東提供)

鍾志東補充說,當然這也是落實美國印太戰略裡面不斷的強調整合型嚇阻戰略(Integrated deterrence strategies),主要就是強調盟國之間軍事上的這種合作及戰備能力。也相當程度反映日本防衛戰略的整體改變,現在大家都有這種判斷,現在日本對台海的介入越來越深,假如美國涉入的話,也會讓日本直接捲入戰爭。

「日本也只有先做好反擊能力,才有機會來嚇阻在西南島嶼中國的威脅,這是一種合理的部署。不過,假如是美國在日本部署中程導彈的話,也會正當化中共對日本的先制攻擊,升高中日間的軍事對峙。」

李世暉表示,如果從現在美日的未來措施來看,中程導彈特別是巡航導彈的布置,可能性是非常高的,一旦布建了具有攻擊力的中程導彈,可以大幅提升日本對於周邊情勢的因應能力及嚇阻力,也大大改變了日本長期以來的國防方針。

他說,日本長期以來的國防方針是具備強而有力的防衛力量,不斷累積反擊力量,可是如果面臨先制攻擊的情況下,日本過去缺乏有能力的武器去反擊,現在擁有這樣的飛彈,可以提升日本在東亞地區的安全防衛上的角色。

一名美國官員表示,中共正試圖孤立日本和菲律賓。拜登本週在華盛頓DC會見這兩個國家領導人,目的是「翻轉劇本並孤立中國(中共)」。

日本國防策略的改變  是誰促成的?

日本是美國在亞洲最重要的盟友,在過去十年中日本國家安全政策已經發生的重大變化,日本承諾將國防開支增加一倍,達到國內生產總值的2%,這可能使其成為世界第三大軍費開支國。

日本還計劃包括採購數百枚可打擊1,000 公里(620 英里)外目標的巡航導彈。岸田政府還與日本戰後的和平主義決裂,解除了日本的武器出口禁令,並修復了與韓國的關係。

俄羅斯2022年全面入侵烏克蘭從根本上改變了地緣政治,岸田在和拜登會晤後表示,「關於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今天的烏克蘭,明天可能就是東亞。」岸田政府認為,這場衝突使北京和莫斯科的關係更加緊密,俄中兩國去年12月在日本海上空進行了一次聯合轟炸機飛行,中共也在支持俄羅斯的戰時經濟,而俄羅斯與朝鮮的軍事關係也變得更加密切。

如果是在以前,岸田的鷹派舉動會引發公眾的嚴重抗議,但現在不會。東京決策精英們都認為,日本正生活在危險的時代和危險的地區,需要與美國走得更近。

示意圖。圖為一名武警在天安門廣場巡邏。(Mark Ralston / AFP)

國立金門大學國際暨大陸事務學系副教授盧政鋒對大紀元表示,習上任以來確實改變韜光養晦的路線,走大國、強國外交、和美國平起平坐,甚至有東升西降的定調,更為強勢挑戰既有的區域與國際秩序更要求走向對其有利的方向。美國已經警覺這當中還有意識形態的對立、民主對獨裁的效應,美中戰略競爭也強化美日澳印菲韓的聯盟操作,區域國家也越來越覺得需強化與美國合作抗中。

他說,日本在2010年代以來,更深刻感受到到中共軍隊的強制性、高壓性灰色地帶操作,包括中共機艦抵近日本經濟海域,甚至導彈落入日本專屬經濟區海域,近年來已在南西諸島布署導彈、海軍陸戰隊、向美購買戰斧巡航導彈。

李世暉表示,進入2020年以來,日本面臨到戰後最嚴峻安全危機,日本從來沒有同時面對三個具有核武器敵對國家的威脅,所以有必要調整整體安全保障概念。

「最大的威脅還是中國(中共),在習近平身上表現最為明顯,習提升軍事力量,挑戰現狀的作為,對日本來講,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大的威脅。」

鍾志東表示,日本大幅改變國安政策,主要是來自日本對中國(中共)威脅的認知,習對內民族主義、對外從東海、台海以及到南海擴張,日本對中國(中共)的這種威脅認知的這個定位,有別於以前中日建交的時候的認知。另外中國(中共)跟俄羅斯、朝鮮之間的戰略合作,也強化了這一點。

「在美中之間對峙緊張關係持續攀升之下,在這個美日安保機制下面,日本也會需要配合著整個美國,因應美中之間的對抗的競爭關係。」

李世暉表示,對於西方國家來說,中國(中共)代表的經濟上面採行市場經濟,政治上面採行極權主義的發展方式,西方國家認為這樣的發展方式不能成功。可是中共過一直持續維持這種發展方式,這會讓中國所形成與西方國家長期堅持的自由民主意識形態產生對立,形成一個新冷戰體制架構。

他說,如果中國(中共)持續用這樣的一種發展方式,而且在經濟上面取得一定的成功,然後支援軍事上面的發展,大概可以預測未來的中國(中共)跟西方國家的對立會越來越嚴重。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