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校園混亂背後的深層思考

【2024年05月06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Roger Canfield撰文/信宇編譯)回顧歷史,在自稱和平運動的領導人尋求並歡呼印度支那共產主義敵人的勝利的那些年代裡,美國新聞媒體在很大程度上讚揚了他們的英雄事蹟,詆毀了美國軍隊和警察。大多數人噤若寒蟬。

占據主導地位的越南相關歷史和紀錄片依然如此。特別是,美國頂級紀錄片導演肯·伯恩斯(Ken Burns)美化了一個名為「越戰老兵反戰組織」(Vietnam Veterans Against the War,簡稱VVAW)的小團體,而忽視了占比90%的越戰老兵,他們仍然為自己曾在一場結果並不完美的戰爭中服役而感到自豪。

在那個時代,媒體報導在很大程度上掩蓋了和平反戰運動在戰爭中對敵人的支持以及對共產主義的洗錢資助。這些運動分子自我標榜為反戰主義者,卻傾向於支持另一方。時至今日,大多數和平運動倖存者依然如此。他們定期聚集在一起,慶祝他們對印度支那政權做出的貢獻,這些政權殺害的人比戰爭期間失去的人還要多。

今天,儘管美國內部存在巨大的媒體和政治分歧,然而校園中支持哈馬斯恐怖分子、反對猶太人和以色列自由國家的廣泛仇美暴力正在被系統地揭露出來。

各方反應是一致的。這是跨越黨派競爭的。這是出乎意料的。

這才是美國的本來模樣。

恐怖分子被大眾識別出來了。他們的宣傳受到廣泛質疑。他們的資金來源受到官方調查。和平運動中的職業煽動者被發現了,有些還被指認出來了。

在暴徒占領大學校園以及大學官僚對此反應無動於衷等壞消息之後,這無疑是公眾期待的好消息。

清理被占領的大學空間和建築的部隊和警察被公認為英雄。

這個好消息是值得歡迎的,儘管要修復美國教育系統從幼兒園到十二年級再到博士課程中的左派灌輸工程,還有大量工作要做。

正如卡通人物波戈(Pogo)所說:「我們遇到了敵人,他們就在我們內部。」

好吧,至少我們明白,敵人已經深入我們內部。

作者簡介:

羅傑·坎菲爾德(Roger Canfield)博士,撰寫了四本關於中共在美國境內的政治影響和情報活動的書籍:《中國娃娃》(China Doll,2000)、《隱形入侵》(Stealth Invasion,2002)、《中國商人》(China Traders,2000)和《中國的特洛伊木馬》(China’s Trojan Horses,2002)等。他是一名海軍退伍軍人,擁有克萊蒙特研究生大學(Claremont Graduate University)政治學學士學位和政府學博士學位。他曾兩次被共和黨提名為美國國會議員。

原文: Campus Disorder: The Good News About the Bad New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