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菁:從南通學生大巴車禍看中共的維穩套路

【2024年05月15日訊】近日江蘇南通市發生滿載學生的大巴車與渣土車相撞事故,據當地政府通告,大巴車上載有45人,除司機外還有39名學生,3名教師和2名家長,撞擊後大巴車右側損毀嚴重,車上學生死傷慘重。事故原因是大巴車行駛方向的紅綠燈壞了一直沒有進行維修,網上流傳的視頻中顯示事發時大巴車直行方向的紅綠燈全部是黑的。

5月12日,@新聞調查在X平台發文稱,有23人死亡,21個學生,2名老師。而政府通告中卻稱,「1人死亡,1人重傷,均係學生,6人輕傷或輕微傷住院治療」。對於死亡學生的描述為:「其中一名學生危重,全力搶救無效後死亡」。

然而事發當日網上的一則視頻中顯示,當時地上躺著一名小女孩,無人問津,頭上蓋著黑色衣服。後來孩子的母親在社交媒體發布視頻說孩子當場死亡,並質疑官方為何沒有第一時間通知父母,直到事發5小時後她才自己在醫院找到孩子,期間,各個責任部門都在封鎖消息。

之後,死亡女孩的表姐發文稱,「妹妹鼻子上方及腦部都已經嚴重損傷,所以在醫院的五個多小時究竟真的是在全力搶救,還是只是拖延時間?」「從10號中午出事到現在為止,我們沒有接到任何的消息和電話,孩子的遺體都已經在殯儀館了,警方的回答還是仍在調查中。請問是真的在認真調查?還是在拖延時間降熱度?」

孩子當場死亡,卻沒有人通知家長;孩子根本沒有救活的希望,卻說仍在全力搶救,故意拖延了5個小時;孩子遺體都已經在殯儀館了,警方的回答還是仍在調查中;通報中還將這個當場死亡的孩子,說成是經全力搶救無效死亡的。孩子家人直接質疑警方和政府在故意拖延時間,撒謊、隱瞞、降熱度。

同時,南通路政部門連夜對全市紅綠燈進行了檢修,說明之前這些部門對於可能引起交通事故的紅綠燈故障根本就是懶政和不作為。

不但發生車禍後紅綠燈維修快速,政府的維穩更是反應極速,事發後,有得知信息的家長趕到醫院,卻遭到多名身穿「SWAT」制服的特警的拉扯,還有官方人員在現場阻止市民拍視頻。

警方嚴密封鎖了事故現場,警車整晚值守,警察不但收走了人們自發送到事故現場的鮮花,還對花店發通知要求不准往事故現場送花,尤其禁售用以悼念亡者的菊花。

多個網絡消息指,所有死者的家人都被特警牢牢把控著,政府為每家安排了一個工作組,專人看管,男盯男,女盯女,不讓獨處,美其名曰心理輔導,手機也被監控,目的是不讓他們對外講出任何事情的真相。

死亡孩子的媽媽最近在社交平台上所發的視頻和相關文字也被刪除。她怒斥道:「我的寶貝女兒當場就沒了,根本就不是所謂的搶救,如果平台再屏蔽,我就上北京告,政府隻手遮天掩埋真相」。

政府維穩工作做得如此細緻全面,目的就是要將這場奪走幾十條生命的慘烈車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掩蓋真相,人為營造一種表面的和諧氣氛。

因為無論是由於政府部門失職失察造成紅綠燈故障失修因而出現車禍,還是公布真實的死亡人數,都會導致某些官員的烏紗帽不保。所以當地政府最害怕的就是事情鬧大,那麼通過網絡審查控制言論和相關信息發布,線下嚴密控制死者家屬,就是他們用以達到掩蓋事實真相的手段。

可以說,在中共國內任何一件災難事件中都能看到這樣的維穩手段,從東航墜機事件、鄭州水災事件、鐵鏈女事件、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胡鑫宇失蹤事件,到今年的河南寧陵中學生被虐殺事件、河北王子耀被殘殺掩埋事件,以及最近的五一梅大高速事件,中共在事故發生後都毫無例外地採取了這種全方位、立體化的維穩模式。

網絡刪帖、刪視頻、封號是最常用的一種維穩手段。如河北邯鄲市王子耀遭三名同學霸凌,被殘忍殺害後挖坑埋屍。不僅家屬到事發地維權時遭到警察維穩,而且其父開直播講述屍檢受阻時,直播間竟瞬間被封禁;當代理律師在微博上公布屍檢情況後,稱「非常的恐怖、非常慘無人道,令人髮指」,隨即便遭到當地政府的控制,同時其微博全部被清空。最後的信息是王子耀的舅舅發出的,「兩個號都被封掉了,昨天通訊公司的人過來我們家了,把我們家的信號屏蔽掉了,怕我們亂發,此時此刻家門口起碼有八個人在值班,不讓任何人靠近」。

河南商丘寧陵縣中學生被虐殺案發生後,被發現身上都是螺絲刀造成的貫穿傷,警方卻宣布排除他殺,引起全城民眾公憤,砸了學校和縣政府。當地警方緊急異地調集2000名警察,將整個縣戒嚴了。警察在當地抓了一百多人,所有拍了視頻發了抖音的,派出所一個一個都找到家裡,要求簽協議寫保證書承諾不能發到網上。

胡鑫宇事件發生後,家屬堅持追究真相,警方於是啟動了強力維穩模式,胡鑫宇媽媽的抖音帳號被清空,涉及抖音、騰訊、微博、快手、百度、嗶哩嗶哩、小紅書等多個網絡平台的1894個關注此事件的自媒體等帳號被整治。

中共的另一種維穩手段就是嚴密控制受害者家屬,他們將家屬控制在某個封閉的區域,採取盯人方式,不准接觸外界的同時也不准接觸其他家屬。如五一時的梅大高速特大事故中,政府把所有罹難者家屬都集中控制在交通酒店,但又分別獨立,讓他們彼此之間不能接觸,更不能聯繫,說是怕家屬們「聚眾鬧事」。

胡鑫宇的鄰居也說,胡鑫宇家人都被關在河邊的一家酒店裡監控起來,為了不讓他們與外界聯繫,警方還收繳了他們的手機。

這些事件發生後中共的維穩做法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中共並不去追究事故的元凶,卻急於對受害者封口,本就承受著失去親人的痛苦的家屬被中共剝奪了發聲的權利,同時還成為警察維穩的對象,甚至於失去自由。

中共治下顛倒黑白,導致天怒人怨,天災人禍不斷,人們面對的是越發不安定的生活,上一秒還在談笑風生,下一秒就掉入了高速路上的深坑中;尤其是孩子們,在學校沒準會遇到同學的霸凌,也可能受到老師的虐待,更甚者被失蹤被上吊被跳樓被拐賣,更可能被摘器官;政府不作為導致滿載學生的巴士被撞而亡,更有可能死於河南水災中的地鐵車廂中或地下隧道中。

害人者無事,被害者遭殃,這就是生活在中共國內的民眾要面對的現實,在中共的邪惡邏輯中,不解決問題,只解決提出問題的人,而中共恰恰就是那個造成問題的原因,因此,不能從根本上解決中共這個問題製造者,人們就無法獲得安寧。只有脫離中共的統治,中國人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全和自由。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