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昂:從北京人的三個經歷看中國經濟

【2024年05月16日訊】我是北京人,去年十二月的一個週末,天寒地凍,沒帶孫子去戶外玩,去了聖熙8號,想著帶他去裡邊的兒童園地玩耍,結果兒童園地關門了;接著去北辰購物中心,裡邊的兒童園地又是關門;再去大鐘寺,兒童園地還是關門;沒辦法去了西單大悅城,謝天謝地,兒童園地終於開著呢,趕緊買票讓孫子進去玩,但諾大的一個知名商業綜合體的兒童樂園裡就只有孫子一個人,我下意識看看四周,沒辦法,買了票進去陪孩子玩,邊玩邊想:這可是週六呀,孩子們都去哪了?

這是第一個場景。第二個,吃年夜飯,兒子講他初一就得回去。我很驚訝,為啥這麼急?他說是單位緊急通知,由於公司效益不好,想裁員,但是又支付不起勸退補償金,就出了這損招:正月初二開始上班,無論何種原因,不能到崗的就算作主動離職,沒有賠償金。唉,連IT龍頭企業都出此下策了,這是啥世道呀?今天過去明天不知還能否到來?年夜飯吃得大家都沒啥心情。

兒子說:「公司這已經是第三次裁員了。大家都人心慌慌,惟恐自己被裁掉,平時上班早出晚歸,就沒見過太陽,現在大家恨不得就在公司打地鋪,都在透支體力地加班,唯有一個願望就是自己還能有個班上。房貸車貸壓垮了我們90後呀;即使沒有房貸車貸,再找個工作也是難上加難。身為男人又不能啃老,只能硬著頭皮扛著,只要不辭退我就萬事大吉了。」

我望了望兒媳,兒媳聽得眼圈有點泛紅。兒媳在某清閒事業單位上班,壓力沒有這麼大,體會不到兒子那種痛,但是也抱著孫子靠在兒子身上安慰。身為一家之主,我想說點啥,但還是咽了回去。想想自己從事的建築行業何嘗不是如此呢?身邊已經有好幾個民營的一級建築公司,拿不到項目瀕臨倒閉。前段時間,還有兩個曾經的手下打電話來,他們都去了不同公司當高管,問能不能回來再跟著我干。我這也在琢磨著裁員,沒辦法呀。

第三個場景,新年,我帶著兒子、兒媳、孫子去海南旅遊。前些年,到了海南最有名的保亭,我們都是過了初五才去泡溫泉,因為人太多了,過年期間去吃住都很難;所以今年來得早,想著直接住在溫泉酒店,一家人好好度個假。下了飛機,租車直奔保亭的南美子溫泉酒店,到了,發現關門了,不對呀!去年還過來了呢,咋今年就關門了呢?趕緊打聽其它的溫泉酒店,路邊賣水果的大爺告知,保亭這的溫泉度假酒店只剩下兩家,其它的都倒閉了。我記得原來光這一片就有十多家呢。兒媳唏噓不已。

我們趕緊找到看著稍好的一家酒店,住進去。因為幾乎每年都來,知道這的溫泉泡池很多,且都是每天換水。我們簡單收拾一下,換上泳衣披上浴袍,直奔溫泉泡池而去。看到泳池已經關閉(估計沒錢了),溫泉泡池也沒看開了幾個,我們找一個就進去泡著,邊泡邊感嘆:咋這麼蕭條呢!人呢,除了我們一家人沒看到有其他人。晚上去餐廳吃晚飯,還好,諾大的餐廳竟然還有一桌客人,不是我們一家人獨享。之前,餐廳吃飯需要預定,否則就排不上,我們經常打包飯到房間吃。著名的保亭溫泉今非昔比,其它的就更慘了,估計能存活下來的少之又少了。

我踏入商界三十多年,還是第一次遇到中國經濟這麼糟糕。真希望困難是暫時的。也希望這是黎明前最後的黑暗。黎明必然到來,但熬過黎明前的黑暗又是如何的艱難呢?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