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太原頻現跳橋事件 官方回應為何引眾怒?

【2024年05月27日訊】最近,山西太原發生的「接力」式跳橋事件令聞者感到心驚。據知情者發布的消息,在5月中旬短短13天內,當地就有11人先後從不同的大橋上縱身跳下,目前知道的已經有9人死亡。

太原官方做出的第一反應是,把接連跳了4人的迎澤大橋給封了。5月21日,山西電視台發布消息,稱迎澤大街從20號起要改造,因此整條道路和整座橋梁都要採取封閉措施。但話音剛落,21號和22號兩天就又有兩人從該橋跳下。23號,有網友拍到該橋已裝上了擋板,並且還在加裝防護欄。

跳橋事件是否會因此戛然而止,外界不得而知。但太原官方卻搶先對跳橋事件給出了蓋棺定論的說法。透過官媒,太原某區應急管理局人員表示,「跳橋行為是個人原因」;另有區政府人員也說,「跳橋屬於個人行為」。只能報喜不能報憂的當地宣傳部門也麻木冷淡地回答,已經「知道此事」,但惟一能做的就是「和領導反映」。

只要領導不發話,見死都能不救,這就是中共「只對上負責」的官僚體系中所普遍存在的「平庸之惡」。父母官眼見自己治下的百姓紛紛選擇跳橋自殺,不去體察民情、了解其苦衷,而是先把自己的責任撇乾淨。問題是,這真能保住政府的形象和名聲嗎?從網上的群情激憤就足以窺見。大家都在罵:「這個還分個人行為和集體行為」、「今年咋這麼多個人行為啊」、「是誰造成個人原因的」、「沒有這骯髒的社會環境所迫哪來的個人行為」……

大陸牆內也有文章反駁道,「一個人跳橋是個人問題,一群人跳橋或許就是社會問題」。如果說僅山西太原一地跳橋的不算一群人,那麼在此之前大陸其它地方已頻現的跳橋事件就怎麼都不能算是「個人問題」了吧!

由於跳橋者太多,四川宜賓和重慶政府已在當地的長江大橋上增設、加派了「守橋員」。據宜賓的網民透露,去年僅5月的半個月內,就有12名年輕人跳橋,而今年5月也仍然發生了連續三天都有人跳橋的事件。這說明,跳橋者有增無減,那些想要跳橋的人並不會因為橋上有人看守,就打消尋死的念頭。此外,陝西、江蘇、湖南、廣西等地的跳橋慘案也在輪番上演。

對於民眾密集自殺這種大事,山西、太原政府都不可能不知情。甚至對於促使人選擇自殺的真正原因,地方乃至中央大員們也都心知肚明。或許,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會先聲奪人、搶占先機,趕在第一時間把責任推出去,將個人行為與政府的作為劃清界限。看來,即便中國人都活不下去,被逼自殺了,中共自上而下的官僚們也依然不會拿出真金白銀來進行救助。

面對「民生之艱,就業之難」,本該負有全責的中共若有半點責任與良心,中國人也不會絕望而無奈地在網上比悲慘了。在牆內熱傳的「2024年悲慘排行榜」中,僅失業的都還算是最不悲慘的。比失業悲慘9倍的是「失業+沒存款+房貸款+養孩子+欠債+催還款+疾病+父母生病+房子法拍」,這樣的人也並不在少數。還有人表示,自己的悲慘倍數甚至更高。從他們沒有最慘,只有更慘的遭遇來看,中國人即使失業了,也仍然需要由自己來繼續承擔養老、醫療、教育等各類社會性支出。中共對此從來都是冷眼旁觀,實質性的幫助幾乎為零。

失業者但凡有一線希望能從政府領到足夠的補貼和救濟,他們也不會踏上絕路。大家都在喊「沒錢」,中共不但不理會,還下令上調水電費、煤氣費,甚至包括食品在內的基本生活所需的物價。有貸款的,一分鐘都不能耽誤還貸;房子被法拍了也得繼續還。一孩都養不起了,又被催生二孩、三孩。吃了上頓愁下頓,卻要繼續為政府的各項罰沒收入做貢獻。在這種被催命的社會中生存,誰還能有活下去的念想和希望呢?

對於中國人的絕望,連中共都感到恐慌了。這兩天,北京昌平移走了明朝農民領袖李自成的雕像。有網友戲謔,「不拆,大家還不知道,拆了,全世界都知道了」。這種不高明、一不小心就能讓人看出破綻的自黑只能說明,中共對農民造反的恐懼已經讓它變得六神無主了。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從打土豪時就沒打算把土地分給農民到近年來強占農民土地、強拆農民房屋,從最初限制農民進城落戶到最近逼著他們進城買房,從徵收高額的農業稅到每月只給農民發放不足200元的養老金,中共當年那隻想利用農民而從未想過要善待農民的「陽謀」就這樣一步步得逞了。

要真能改弦更張,中共也不至於嚇成這樣。把農民當人就得先把土地還給人家,把老百姓當人就得先把取之於民的稅收用之於民,中共能做得到嗎?那麼多好利之徒擠破頭都要成為黨官為的就是能以權謀私,一旦不讓他們斂財、牟利了,中共又該如何籠絡那些本就是收買來的官僚、黨徒呢?

如果權力對民資的掠奪還要繼續,中共這台收割機還要繼續把P民當韭菜,那麼各種形式的自決自戕就會繼續成為中國人的無奈之選,官逼民反也將繼續成為中共心頭揮之不去的恐懼以及動輒就會上演的現實。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