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觀察】玩弄中東火藥桶?中共又挨伊朗罵

【2024年06月07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秦鵬觀察》。今天是美東時間6月6日,京港台時間6月7日。

今天焦點:五毛們剛剛喊完和整個阿拉伯聯合起來打敗美國,中共又挨伊朗罵。一個跟頭,中南海為什麼非要栽兩次?

看似妙招,中共惹不起美國就捏以色列,但是玩弄中東火藥桶,習近平看起來註定要失敗了。

首先,還是請大家在評論區,關注我的YouTube新頻道以及乾淨世界頻道,謝謝。

一個地方摔兩次 中共又被小弟伊朗教訓

習近平同一個地方能夠摔倒兩次,而且還幾乎一模一樣。

比如,當美國換上新總統,本來可以趁機搞好關係,結果他讓楊潔篪和王毅等戰狼去狠狠地羞辱對方,於是從川普(特朗普)到拜登,中美關係一路惡化。

再比如,他想在台灣動手,那麼按東西方的任何兵法,正常人都明白,此時不宜再得罪周邊的鄰居,結果前面中共和印度交惡,成功地把不結盟國家的鼻祖變成了印太地區最大的對手之一,隨後,中共又在南中國海激怒了菲律賓,成功地讓菲律賓加強了和美國的關係,並給美國開放了新的軍事基地,成為美國遏制中共侵占台灣的前沿陣地。

在中東問題上,中共黨魁也是記吃不記打,接連觸碰雷區。

剛剛過去的週日(6月2日),伊朗外交部召見中共駐德黑蘭大使,抗議中共和阿聯酋通過聲明涉及有爭議的三個小島。伊朗外交部強調,這三個島嶼是它們的永恆領土,「我們期待中國修改在這個議題上的立場」。

伊朗的這個舉動,把我的幾個中國國內的朋友都逗樂了,因為這一幕,和2年前幾乎一模一樣。當時,習近平到了沙特,和海灣國家發表了聯合聲明,結果第二天,伊朗就坐不住了,緊急召見中共駐德黑蘭大使,也是抗議聯合聲明要求伊朗和阿聯酋「和平解決」三個有爭議的島嶼問題。

當時,伊朗外長和伊朗總統萊希的政治顧問賈姆西迪,都在推特上,暗示中共「不夠意思」。同時,伊朗民間則輿情洶湧,紛紛譴責「北京當局的背叛」。伊朗媒體還以「台灣獨立,合法權利」作為頭版回應,推特上也意外掀起對「台獨」的關注。最後,習近平只好派出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去滅火,被伊朗總統萊希嚴肅地要求必須給予補償。為了平息事件,中共只好再次承諾大撒幣。

1971年,伊朗控制了這三個島嶼,不久之後,海灣7個酋長國從英國獨立,組成了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這種陳年往事,如果聰明的話,在國際關係中根本不適合捲入其中,但中南海為什麼一而再地參與呢?

而且,這一次,中共的態度,明顯比上一次強硬了很多,沒有退讓。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毛寧週一表示,中國在三島問題上的立場是「一貫的」,「呼籲雙方通過對話協商和平解決分歧」。

那麼,中共這是打了什麼算盤呢?看起來,有兩個出發點:

第一,自認為它現在對伊朗的影響力更大了,此舉不會對雙邊關係產生重大影響。北京外國語大學阿拉伯學院院長劉新錄就表示,「目前伊朗無法擺脫中國,也不想與中國製造太多麻煩。」

第二,中共試圖更深地捲入中東爭端,在裡面玩火。卡達大學國際事務副教授皮納爾‧阿克皮納爾(Pinar Akpinar)認為,這暴露了中共日益增長的介入地區政治的野心。

「中國繼續捲入阿聯酋與伊朗島嶼爭端標誌著其對中東傳統不干涉政策的轉變。這表明它對該地區的承諾不斷增加,特別是優先考慮海灣地區」,她說。

不過,北京不拿錢,這事兒能擺平嗎?

中東火藥桶 習近平無法解開的大衛結?

事實上,中共在中東,已經接連踩到了三顆雷,除了捲入伊朗和阿聯酋的領土之爭,還做了二件大事:

1、和伊朗及其小兄弟,包括黎巴嫩真主黨、哈馬斯、也門胡塞武裝以及敘利亞和伊拉克的勢力,都全面加強了關係。而伊朗和這些難兄難弟,還有一個集體名字,叫「抵抗軸心」,其核心任務是反美、反以色列。

最近幾個月,也門胡塞武裝還頻繁襲擊各國商船。如上週,一艘懸掛馬紹爾群島旗幟、希臘擁有的船隻,在紅海遭飛彈襲擊2次。同時,它卻對中國和類似船隻放行。

上週,在紅海保護各國商船的英國和美國軍方,接連攻擊了13個胡塞武裝控制的目標。這讓中共看在眼裡痛在心裡,於是6月2日和3日,中央電視台多個頻道密集播報「也門胡塞武裝稱針對美國航空母艦進行打擊」「胡塞武裝再次襲擊美航母」的消息。隨後,中共官媒中新網、環球時報、央廣軍事等,也紛紛轉載,引發小粉紅和中共網軍一片叫好。

但是,有中國軍迷網友,卻發現報導全部造假,比如用1967年在越南戰場的美國航母冒充黨媒宣傳中的艾森豪威爾號,或者乾脆就是用電子遊戲偽造航母被攻擊的視頻畫面。

站台抵抗軸心,並非僅僅與美國英國等交惡,損失了中共政權信譽,也捲入了複雜的中東關係,我們一會兒再說。

2、中共捲入了以哈戰爭,明確站台恐怖主義組織哈瑪斯及背後的伊朗。自10月加沙戰爭爆發以來,中共沒有譴責哈馬斯,卻譴責以色列造成了人道危機。四月份,伊朗導彈和無人機攻擊了以色列,中共對衝突升級表示「深切關注」,但沒有譴責德黑蘭,在伊朗總統萊希飛機失事死亡之後,習近平還親自發去唁電,哀悼失去一位「好朋友」。

在最近報導中,黨媒稱呼被哈瑪斯的人質為「被扣押人員」,並且幸災樂禍地宣稱國際刑事法院檢察官就以色列總理和國防部長涉嫌戰爭罪申請逮捕令,隻字不提同一份逮捕令中,國際刑事法院檢察官也要求審判哈瑪斯頭目。

在黨媒、五毛和粉紅自媒體的鼓動下,中國民間充滿了對以色列的仇恨,還有很多人輕蔑地稱呼「小以色列」。不過,很多中國網友為之不平,因為小小的以色列,曾經給中國提供了很多寶貴的援助。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上個世紀二戰期間,1938年到1940年,時任中華民國駐奧地利外交官,給當時面臨被送入集中營的猶太人,發出了數千份「生命簽證」。與此同時,在全世界驅趕猶太人的時候,中國的上海卻成為世界上唯一向猶太難民敞開大門的國際都市,高峰時3萬多猶太人在上海!因此,二戰結束,猶太人建國後,愛屋及烏,把對中國人民和中華民國的感激之情,不恰當地轉嫁到了竊取中華民國政權的中共身上。

後來,僅軍事方面,以色列就多次不顧美國阻攔,出售大批先進技術或武器給中共,包括哈比反輻射自殺無人機、怪蛇-3空對空飛彈和獅式戰鬥機,幫助中共大幅升級了陸軍和空軍。近些年,國防合作項目減少,但在基礎建設、農業技術、生物製藥、人工智慧、環境保護等領域的研究合作卻在增加。自2018年中美貿易戰以來,芯片大國以色列成為中共獲取先進芯片的一個漏斗。甚至,2015年,上海國際港務還獲得了海法新港碼頭25年的特許經營權,而海法是美國海軍第六艦隊的停靠港口。

2017年,兩國建立夥伴關係以促進技術和創新合作時,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稱讚兩國關係為「天作之合」。如果不是因為以巴衝突,他原計劃於2023年10月訪問北京。

但現在看,這一切即將發生重大變化。以色列智庫特拉維夫國家安全研究所(INSS)4月的一項調查顯示,以色列公眾對中國的態度明顯惡化,54%的以色列人認為中共對他們的國家不友善或敵對。只有15%的人認為是以色列的友好國家或盟友,其餘31%回答「不知道」。這與往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皮尤研究中心2019年的一項民調顯示,66%的以色列人對中國持正面看法。

兩國關係惡化有三大主要原因,一是中美對抗因素,2020年,在美國警告中國投資和基礎設施有潛在安全風險後,以色列成立了一個官方委員會來審查外國投資。第二,在中美對抗大勢下,以色列和台灣的關係也日益密切。但按理說,如果中共念及之前七十多年的恩情,這些都不是大事,然而,以哈戰爭之後,中共決定利用巴勒斯坦捏一下美國的軟肋,用小粉紅的話講,就是惹不起美國,還不敢捏你的蛋蛋嗎?於是,以色列成了中共官方的一個標靶。這也是中以關係惡化的最主要原因。

上週五,在北京舉行會議後,中共和阿拉伯國家聯盟發表了一份21點聲明,譴責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持續侵略」,這給中以兩國關係,再次狠狠捅了一刀。

中南海或許以為自己長袖善舞,打著和平使者或中立旗號團結阿拉伯國家,勸和伊朗和沙特,以及讓巴勒斯坦對立的哈瑪斯和法塔和和解,等等,可以很好地玩弄中東,但在我來看,中共這樣就是在玩火,最終將點燃中東火藥桶。

因為,中東有極其複雜的宗教關係、地緣政治和大國因素。比如,阿拉伯國家之間為何總是爭鬥不休?宗教是一大因素。伊朗是什葉派,沙特等阿拉伯國家主體卻是遜尼派,伊朗的走卒哈瑪斯在沙特等眼裡,就是叛徒。現在,阿拉伯國家雖然不希望和伊朗燃起戰火,但是也並不喜歡伊朗的擴張。同時,伊朗內部也矛盾重重,我之前有一期節目還分析過。

而且,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固然有矛盾,但是有兩個現實問題:

第一,前面幾次中東戰爭,以色列都完勝,阿拉伯國家早就沒了消滅以色列的雄心壯志,埃及、約旦和以色列建交,川普的亞伯拉罕計劃也進一步促成了阿以關係正常化。中共讓阿拉伯國家基於同一個民族情感呼籲加沙停火,這沒問題,但如果希望他們為之付出,對不起,君子動口不動手!

第二,無論中共如何偏袒哈瑪斯等抵抗勢力,以色列都鐵了心要消滅哈瑪斯的主要武裝力量,那時候,中共又將如何做呢?

《華爾街日報》認為,隨著美國因在加沙戰爭中支持以色列而遭到抨擊,中國看到了在中東挑戰美國主導權的機會窗口。中共希望增強在中東的影響力,又不希望太強。

這個想法本身就自相矛盾。因為,阿拉伯聯盟固然希望中共買它們的石油、向其投資,但是它們不可能和世界上最強大的美國對抗,同時面對伊朗的威脅,它們還需要美國的安全承諾,這一點,中共給不了它們。

美國國家戰爭學院的Murphy說:「對於以哈戰爭,我認為中國的看法是,即使中方向以色列、哈馬斯或伊朗施壓,也不能真正影響當地的事態發展。」

對中以關係走向,奧利恩表示,經濟合作仍將是中以兩國之間的優先事項,但「蜜月肯定已經結束」。不過,「蜜月的結束並不意味著離婚」。他說「以色列的目標仍然是與中國建立友好和富有成效的關係」。

不過,我不認為以色列會把中共這段時間對它的傷害輕鬆地翻過去。因為眾所周知,一方面,猶太人幾千年來一直奉行恩仇分明,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另一方面,猶太人在全球擁有強大的影響力,未來必將更多地集合起來對抗中共。

奧利恩也說了一句頗有深意的話「以色列現在非常敏感。我們正在閱讀有關中國社交媒體上反猶太主義有所抬頭的報導。」

那麼,後面將會發生什麼呢?讓我們繼續觀察。

好了,我們今天的分享就到這裡。請喜歡我節目的朋友,在評論區訂閱我的新頻道。2024,讓我們一起關注歷史大轉折時刻!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ix7du7PHahnSJm8dctzDA
歡迎訂閱乾淨世界頻道: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eiqjdnq7go7cVXgAJjJp39H61270c

《秦鵬觀察》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