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歲少年死於含芬太尼藥片 意外還是謀殺?

【2022年09月30日訊】(記者殷瑞娜編譯報導)沒有人知道,是什麼迫使扎卡里.迪迪爾(Zachary Didier),一個來自普萊瑟縣(Placer County)的成績優異的全A高中生,在Snapchat上向一個經銷商,購買他認為是阿片類止痛藥的東西。

17歲的扎卡里在2020年聖誕節後兩天,死於芬太尼中毒。芬太尼是一種廉價且威力巨大的藥物,經常被摻入毒販在網上兜售的非法藥丸中。這位郊區小鎮少年的父親,發現他坐在臥室的一臺電腦前,一隻手抱著頭,另一隻手放在鼠標上。

扎卡里從國小三年級起就一直保持的朋友,在他的葬禮上擔任護柩者。三個月後,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錄取通知書到了。

在哀悼聲中,扎卡里的死亡,成為應對芬太尼危機的關鍵和有爭議的轉變的一部分,這場危機已經超出了舊金山田德隆(Tenderloin)這樣的地區,蔓延到整個加州的農村和郊區社區。檢察官決定,不把扎卡里的用藥過量作為事故處理,而是作為殺人罪處理,對一名當時21歲的沙加緬度男子,提出過失殺人指控,他們指控這名男子故意誤導青少年。

辯護律師說,維吉爾.澤維爾.博德納(Virgil Xavier Bordner),不知道他的產品裡有什麼,只是不走運地被捲入了一場致命的案件。

當該案在本月結束時,博德納對非自願過失殺人和其它指控表示接受定罪,以換取17年的監禁刑期。一些觀察家認為,這一結果是一場更大戰鬥的開始。

根據聯邦數據,去年因芬太尼等合成阿片類藥物過量死亡的人數,從前一年的5.8萬人,上升到7.1萬人。隨著毒品流行的擴大,它正在激起執法部門的積極反應,這種反應主要是在農村和郊區縣,以及最近在舊金山。

一些檢察官現在正在尋求定罪和判刑,讓人想起過去幾十年毒品戰爭的強硬手段。而許多受害者的家屬,也表示支持。

一些縣的地方檢察官,甚至已經開始對被指控對芬太尼死亡負有責任的人,提出謀殺指控。這包括可能在不知道產品中摻有芬太尼的情況下,出售產品的販運者,以及將危險數量的毒品放在周圍,讓小孩子接觸的父母。

舊金山地區檢察官布魯克.詹金斯(Brooke Jenkins)警告說,她也可能尋求以謀殺罪,對一些被指控的經銷商進行定罪。

「這不是20世紀80年代或90年代,(人們)賣給那些想去參加聚會,並獲得興奮的人的一角錢小袋可卡因。」這位17歲少年所在的普萊瑟縣地區檢察官摩根.吉雷(Morgan Gire)說, 「芬太尼的致命性,與我們以前見過的非常不同,這是新的領域。」

吉雷辦公室的一位發言人,目前正在起訴兩名被指控造成過量死亡的經銷商,他提供了一個類比,銷售含芬太尼的產品與銷售其它非法藥物不同,它更像是分銷摻有氰化物的威士忌。

不過,辯護律師和許多刑事司法改革倡導者認為,這種強硬的回應,是對幾十年來減少與毒品有關的監禁工作的一種倒退。他們說,這不會讓人們更安全,而且對解決阿片類藥物成癮的根本原因,沒有什麼作用。

當局說他們已經不堪重負,他們試圖用有限的資金來限制這種產品所造成的損害,這種物質由於社交媒體和網上黑市的輕鬆和便利,已經催生了龐大的全球市場,並滲入了家庭。

研究芬太尼的斯坦福大學精神病學教授凱斯.漢弗萊斯(Keith Humphreys)說:「死亡的人數幾乎超出想像,而我們不知道該怎麼做。人們是非常絕望的。」

根據公共衛生部的數據,芬太尼去年在加州殺死了6,000人。市數據顯示,在被視為危機中心的舊金山,致命的芬太尼過量使用的情況激增,從2016年的22起增至去年的474起。州政府的記錄也顯示,郊區的增長速度驚人。

普萊瑟縣的芬太尼過量死亡人數,從2016年的2人,躍升至2021年的33人。而在萊克縣(Lake County),這一數字翻了4倍多,從不到6人增至至少26人。在同一時期,索諾瑪(Sonoma)的人數,從4人上升到105人,上升幅度超過2500%。

雖然正在以謀殺或過失殺人罪起訴毒販的地區檢察官認為,積極的起訴,是對潛在毒販的必要威懾,但一些研究該問題的人對此表示懷疑。漢弗萊斯說,低級別的販運者無法控制其產品中的成分,他們可能不知道自己在銷售致命數量的芬太尼。

舊金山地區檢察官詹金斯說,今年8月,她的工作人員開始警告涉嫌販毒的人,任何因他們出售毒品而造成的死亡,都可能導致謀殺指控。

詹金斯繼續說,我們必須在社區和法庭上,發出一個強烈的信息,即我們不會袖手旁觀,允許毒販殺害無辜的人,和那些患有毒癮的人。

普拉塞爾縣檢察官吉雷說,他認為謀殺指控應該少用,但他也表示,他對謀殺指控沒有意見,因為這場危機很嚴重。◇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