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州一家四代人甘為義務消防員 服務社區

【2022年10月04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CARA DING報導/張玉編譯)四年前,當16歲的少女,布麗安娜‧摩爾(Briana Moore)成為一名初級志願消防員時,她的這個決定讓她的父親小大衛‧摩爾(David Moore Jr.)先生吃了一驚。

布麗安娜的父親小摩爾先生也是踏著祖父和父親的足跡,在16歲時成為一名志願消防員。但小摩爾先生從沒想過,他的女兒,一個女孩兒會願意承擔起這個又髒又累,不賺一分錢,還可能會犧牲自己生命的工作。

布麗安娜成為初級志願消防員的那年,她的弟弟,大衛·摩爾(David Moore)14歲了,這位少年也做好了準備,那就是追隨父親小摩爾的足跡成為一名志願消防員。

紐約傑維斯港市永不沉沒消防公司的牆上掛著的,四代消防員家族的族長老大衛‧D‧摩爾(David D. Moore Sr.)的照片。2022年9月9日拍攝。(Cara Ding/大紀元時報)

布麗安娜‧摩爾對大紀元說:「我從小就看著我的一位祖父這樣做。看著我的另一個祖父也這樣做,我看著我爸爸這樣做,我看著我叔叔這樣做。我說,『他們可以不要任何報酬去做這件事。為什麼我不能?』」

在布麗安娜成為志願消防員兩年後,她弟弟大衛‧摩爾在年滿16歲那年,也成為了一名初級消防員。

現今,在紐約州,成為一名志願消防員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難。自小摩爾先生加入志願消防員那時起,所需的培訓時間幾乎比之前翻了一番,另外,志願消防員們在找工作時,還需找到願意接受他們隨時因火警電話而離開工作崗位的雇主。

2022年9月9日,在紐約傑維斯港的永不沉沒消防公司,穿著消防員裝備的布麗安娜‧摩爾(左)和大衛‧摩爾(右)。(Cara Ding/大紀元)

紐約州德拉華河(Delaware River)東岸的小城傑維斯港市(Port Jervis)有五家消防公司,永不沉沒消防公司(Neversink Engine Company)是其中之一,布里安娜‧摩爾和大衛‧摩爾姐弟倆,是永不沉沒消防公司裡難得的年輕志願消防員。

據摩爾家族,傑維斯港這座城市完全依賴於志願消防員系統(all-volunteer firefighter system),這個消防員系統正在努力招募新人來維持消防公司的運營。

爺孫三代成同事 都是義務消防員

小摩爾的父親,布麗安娜的祖父,現年70歲的老大衛‧摩爾(David Moore Sr.)是永不沉沒消防公司的首席救火車駕駛員和功績卓越的消防員。

在年輕志願消防員們上班的白天,他和另一名退休老人負責接火警電話;下午五點以後,大家輪流接火警電話。

2022年9月9日,老大衛‧摩爾,在紐約傑維斯港的永不沉沒消防公司的消防車裡。(Cara Ding/大紀元)

今年,截至8月底,老摩爾先生已接聽107通電話,是公司15位活躍志願者中接聽電話數量最多的。

他的兒子,永不沉沒消防公司的隊長小摩爾先生接聽電話93次,排名第二。他的孫子,18歲的大衛‧摩爾,接聽電話82次,排名第三。他的孫女,20歲的布麗安娜‧摩爾,接聽電話52次,排名第六。

小摩爾先生和女兒布麗安娜‧摩爾都有全職工作,分別是在一家玻璃製造廠和一家溫迪(Wendy’s)快餐店工作。大衛‧摩爾剛剛高中畢業,他計劃未來成為一名起重機操作員。

作為志願消防員,你接了火警電話就要去出勤,但摩爾家是一家人出勤。

小摩爾先生說:「我不能坐視房屋被燒毀。所以很多次,我必需從晚餐中離開,很多時候中斷正在觀看的棒球比賽,從賽場離開。我們隨時都在待命。」

小摩爾先生說,自己的妻子是一名志願消防員的女兒,一直非常支持自己。

在紐約傑維斯港的永不沉沒消防公司,摩爾家族成員們的儲物櫃。2022年9月9日拍攝。(Cara Ding/大紀元)

布麗安娜‧摩爾17歲時,曾接受膽囊切除手術,術後正在家休息。中午時分,她的尋呼機接到了火警電話,當時沒有足夠的志願消防員可以出勤。她沒有猶豫,起身趕去現場。

「消防工作中讓人感到最欣慰的是挽救生命」,布麗安娜‧摩爾說。

現在,布麗安娜‧摩爾任職一間溫迪快餐店的經理,她在接到火警電話時擁有了更多的自由裁量權——尤其是遇到重大火災。當她做一線店員時,讓老闆同意她接電話就得離開崗位,還是有點難度的。

一旦志願消防員接到火警電話,他們就會被視為城市雇員,並享受市府的保險。但,當他們犯錯時,他們也可能會受到懲罰——停職30天,但如果你在市政府有帶薪工作,犯錯會導致你降級。小摩爾先生說。

小摩爾先生經常說,自己很幸運,他既可以從父親那裡學到從各種水源取水的技巧,也能從孩子們那裡學習到新技術。

火警電話是通過志願者手機或尋呼機上的移動應用程序發出的。圖中大衛‧摩爾於2022年9月9日在紐約傑維斯港市的永不沉沒消防公司展示手機上的移動應用程序。(Cara Ding/大紀元)

小摩爾先生的擔心是,未來的某一天父親不能夠駕駛消防車了。

培訓的困境

據小摩爾先生,紐約州不斷增加的培訓要求是招募新志願者的最大障礙。

老摩爾先生說:「現今,很多人都打兩份工。沒有時間去上課。我們有年輕人進來並準備加入,可他們發現有培訓課時的要求。」

今年4月,布麗安娜和弟弟大衛‧摩爾在完成了120小時的必修課程後,都成為了室內消防員。他們必需前往縣城戈申(Goshen)的培訓中心參加這些課程,在工作日的晚上有2小時的課程,在週末有8小時的課程。

這是布麗安娜最喜歡的一張照片,這張照片是在2015年傑維斯港消防員遊行期間拍攝的,照片上是布麗安娜和其他志願消防員們。遊行結束後不久,她成為了一名初級消防員。(Cara Ding/大紀元)

課程分為兩個部分,各60個小時,分別是室外消防操作,和室內部分,學習包括如何進入建築物(例如房屋)進行滅火。

很多時候,布麗安娜不得不在12小時輪班結束後,立即上路趕去晚上的課程。

布麗安娜和弟弟大衛‧摩爾未來將還得參加額外的課程,以便能夠有資格駕駛和操作消防車。

老大衛‧摩爾記得那場蔓延到消防車上的大火。圖中照片顯示被捕捉到的當時的救火場景,直到今天仍讓他印象深刻。(Cara Ding/大紀元)

在最近的一個培訓課程中,布麗安娜學會了如何撲滅特斯拉等電動汽車的火災。「在某種程度上,培訓課很有用,但也很成問題,因為這使得人們不願成為志願者。」她說。

老摩爾先生表示,一種辦法是在獲得全職工作或成家之前完成課程。他的孫子大衛‧摩爾就是這樣做的。

老摩爾先生表示,在這個消防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複雜的時代,增加的培訓課旨在使志願消防員達到專業消防員的水平。

他說:「在我那個年代,房子的建材只是木頭。今天的木頭裡,含有各種各樣的化學物質。房屋構架中還有塑料和其它材料。你就不能像我那時一樣去做事,你必須接受培訓。」

小摩爾先生為了能夠招募到志願消防員,參加各種活動與高中生互動,但收效甚微。

「我把它歸咎於這個」,他舉起他手機說,「他們寧願玩電子遊戲和玩手機,也不願去學習一些東西、接受培訓或來消防站逛逛。」

布麗安娜說,或者他們只是覺得免費做這件事並不時髦。「為那些他們甚至不認識或不用去關心的人冒生命危險。他們會問,『這對我有什麼好處?』」

小摩爾先生告訴大紀元,「如果我們沒有更多的志願者來維持消防站的運行,我們最終將不得不變成一個有償部門。那麼居民的稅收將會上漲,將需付錢給消防員,消防員可整天坐在消防站等待接聽電話。」

位於紐約傑維斯港市的永不沉沒消防公司。2022年9月9日拍攝。(Cara Ding/大紀元)

永不沉沒消防公司

永不沉沒消防公司近年也成功地招募了一位摩爾家族之外的年輕人加入志願消防員隊伍。

他是大衛‧摩爾的朋友達科塔‧維爾利茨(Dakota Werlitz),幾年前他和摩爾家人一起度過了一個夏天,他目睹小摩爾先生跑出屋子接聽火警電話。達科塔長到16歲時,提交了成為初級消防員的申請。

大衛‧摩爾在紐約州傑維斯港市的永不沉沒消防公司聆聽年長的家庭成員的談話。2022年9月9日拍攝。(Cara Ding/大紀元)

後來,維爾利茨成為了布麗安娜‧摩爾的男朋友。

布麗安娜‧摩爾正在努力爭取成為永不沉沒消防公司的第二中尉。在這個職位上,她將承擔更多職責,例如設備檢查、追蹤電話。

永不沉沒消防公司預計明年春天將增加一輛新的消防車,這台消防車將配備新的工具,可從毀壞的汽車中將人救出。小摩爾先生負責消防站培訓,他計劃將舉辦一次新的培訓課程,培訓如何使用這些工具。

今年12月,老摩爾將年滿71歲,他計劃駕駛這輛新消防車直到自己開不動為止。

圖片展示了傑維斯港市消防局在其二百多年的歷史中使用的不同消防車。2022年9月9日拍攝於永不沉沒消防公司。(Cara Ding/大紀元)

「我這樣做了53年,我沒拿過一分錢的報酬。我不是為報酬而幹的」,老摩爾說。

與本地區許多其它世代的志願消防家庭一樣,摩爾家族正在努力尋找,或影響他人成為具有相同認知的人。

布麗安娜‧摩爾說:「我現在義務做(這些)。我是可以通過做這些獲得報酬,但這樣做對這座城市會有傷害。」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