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毒癮夫婦回歸對神的信仰 重獲新生

【2023年03月22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Louise Chambers報導/艾琛編譯)在經歷了20年的毒癮、入獄、健康危機、失去對孩子的監護權、跌入谷底之後,一對十幾歲時就相識的夫婦一起迎接了一項全新的康復挑戰。三年多後,他們重獲新生,回歸信仰,並使他們的家庭重新團聚。

如今,37歲的索尼婭(Sonya)和史蒂文‧約翰遜(Steven Johnson)與兩個兒子——14歲的尼古拉斯(Nicholas)和12歲的艾登(Aiden),住在佛羅里達州薩拉索塔(Sarasota),尼古拉斯和艾登都就讀於一所軍校。史蒂文是第四代管道工,索尼婭在一家非營利性的全國精神疾病聯盟的「父母互助」(Parents for Parents)項目中工作,幫助一些有需求的父母處理監護權問題,為他們的孩子做最好的安排。

然而,這對夫婦曾經沉迷於毒癮達二十多年,無法自拔,更談不上幫助他人了。索尼婭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表示,上帝是真正的「奇跡創造者」。

索尼婭非常感謝有機會做這樣的事情,她表示,「我能幫助父母找回他們的孩子。這又是一個奇跡。因為我甚至不能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更不用說幫助其他需要找回孩子的人了。」

「我曾經在想,『我怎麼可能有一天遇到我的造物主,我是個失敗者。我是一個可怕的人,但上帝把我從我生活的黑暗中拯救了出來。」

索尼婭和史蒂文與兒子們在一起合影(索尼婭‧約翰遜提供)
這對夫婦在與毒癮抗爭期間。(索尼婭‧約翰遜提供)

雙重生活

當他們16歲時,史蒂文與他的母親從喬治亞州的奧古斯塔(Augusta)搬到索尼婭的家鄉薩拉索塔,他們在那裡相遇。

索尼婭回憶說,「當時史蒂文的女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她和我搬到同一套公寓。其實在我遇到我丈夫的那天,我們一起搬進了我們的第一套公寓。在我們確定關係之前,我們做了六年的朋友。」

索尼婭將他們的第一套公寓描述為派對中心,有大量的酒水和毒品。她說,「我們以為我們玩得很開心,這對青少年來說很正常。殊不知,我們最後都成了癮君子。」

2005年,索尼婭和史蒂文雙雙經歷了痛苦的分手,並開始了一段浪漫的戀情。他們決定「逃」到喬治亞州,在那裡他們的毒癮得到了控制。索尼婭想以結婚生子的方式來來逃避這種毒癮生活方式。

索尼婭透露說,「我打算從此過上幸福的生活。我們在那裡的兩年內,我就懷孕了。我們在2008年有了我們第一個孩子。2009年我們正式結婚,2010年我們又有了第二個孩子。」

那時索尼婭儘量避開毒品,保持清醒,她生下兩個健康的男孩。史蒂文也是如此,當索尼婭成為全職媽媽時,他努力工作養家餬口。索尼婭一直把毒癮歸咎於童年的創傷。2012年,她回到佛羅里達州與家人團聚,意識到自己想家了。她說服史蒂文搬回佛羅里達州。

索尼婭回憶說,「搬回佛羅里達州後,我又接觸到了喜歡的毒品。吸毒的慾望又開始在我身體裡蠢蠢欲動,當時我正在做一份通宵工作。我過著一種雙重生活,偷偷摸摸,在上下班的路上吸毒,然後我會帶孩子去學校、做飯、照顧家庭、打掃房子。我丈夫不止一次發現我吸毒。他最終也無法抵制誘惑,開始和我一起吸毒。」

跌入谷底

在毒癮的折磨下,索尼婭和史蒂文對毒品無所不用,從可卡因到快克可卡因(crack cocaine)、從甲基苯丙胺(methamphetamine)到海洛因(heroin),最終開始靜脈注射。2013年,一位鄰居發現索尼婭在孩子上學後吸毒,於是打電話給兒童和家庭事務部(Department of Children and Families,簡稱DCF)。

當DCF代表來到索尼婭家時,索尼婭承認了自己的吸毒行為,DCF提供了一個折中方案:如果她能在45天內通過毒品測試,他們將結案。索尼婭的確通過了測試,但她並沒有停止吸毒。在DCF結案五天後,索尼婭陷入了一場酒後鬥毆事件,她的案件被重新審理,她收到了一份合規計劃。這是她惡夢的開始,從失去孩子開始到最後跌入谷底。

索尼婭透露說。「我無法遵守藥物濫用課程。丈夫也在和我一起吸毒,我們都在偽造毒品測試結果。大約六個月後,也就是2014年,我決定最好的辦法是把孩子們送到我母親那裡去住,因為我不想讓他們去寄養家庭,他們在我母親家一直待到2020年。」

索尼婭和史蒂文都無法戒掉他們的毒癮,他們被毒品折磨得麻木不仁。但在2016年,史蒂文遭遇了一場健康危機,這讓索尼婭震驚不已。史蒂文因心內膜炎和血液中的葡萄球菌感染而入院,這種感染已經到達他的心臟、肺部和腎臟。他接受了腎透析,並對他的心臟進行靜脈注射抗生素,在他的肺部兩側放置胸管以排出液體。

索尼婭不被允許到醫院病房探望史蒂文,因為她仍在吸毒。

史蒂文在醫院裡。(索尼婭‧約翰遜提供)

索尼婭說:「我渾身都是吸毒的痕跡,一週沒洗澡了,可能看起來很可怕。我現在明白了他們為什麼不讓我去醫院。我只記得我哭著乞求上帝拯救我的丈夫,因為我們真的以為他會死。」

索尼婭補充說,「醫生們沒有真正把他當人看,因為他是個癮君子。我想他們只是看到過太多這樣的病人,他們非常不屑一顧。那是一段非常艱難的時期。史蒂文沒有資格接受心臟瓣膜置換手術,因為他還沒有足夠的清醒時間。」

到2017年,他的病情有所好轉,但由於藥物對他的身體造成的所有傷害,他只能活五年。他後來被診斷為慢性心力衰竭。

我在逃避上帝

史蒂文從未停止過吸毒,並被逮捕。

索尼婭透露說:「他參加了薩拉索塔的綜合治療法庭(Comprehensive Treatment Court)。這意味著只要史蒂文不吸毒,他就可以出獄。但他已無法擺脫吸毒。」

史蒂文出獄後再次因吸毒被捕,最終被帶到戒毒所,然後他又會進出戒毒所,循環往復。在接下來的18個月裡,他陷入了這種惡性循環。在這段時間裡,索尼婭和史蒂文幾乎沒有在一起,她為失去孩子和丈夫而感到深深的內疚和自責。

索尼婭說,「我的人生到了這個地步,我怎麼能有一天去面對上帝?上帝給了我一切,可我卻徹底失敗了。我沒有盡到做母親、妻子和女兒的責任。當我回想起來,那是惡的一面在壓制我,讓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不可救藥。但我是可以被救贖的。」

2018年索尼婭生日那天,她被指控犯有四項重罪和一項輕罪。她在緩刑期間因使用冰毒而失去了對孩子的監護權。她當時非常生氣,現在回過頭來卻充滿感激。

她分享說,「我無法控制我的生活,我無法停止使用毒品。我當時的處境真的很糟糕,內心充滿了羞恥、內疚和譴責。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可怕的人,我不配擁有我的孩子,沒有我,他們會過得更好。我只是在逃避自己,我在逃避上帝。」

(索尼婭‧約翰遜提供)

2019年7月1日,是索尼婭最後被捕的日子,也是她清醒的第一天。面對長達20年的監禁,索尼婭接受了約20個月的認罪協議。她與她的孩子們沒有聯繫,她的母親也不接她的電話,她也沒有機會獲得藥物來麻痹痛苦。這是她第一次感到無法逃脫了。

索尼婭回憶道,「我是如此的破碎,喪失勇氣,精神上被徹底打垮。我稱之為『絕望的天賦』。我在監獄裡的絕望,變成了我今天的意願。」

穩定和強大

索尼婭還有一個地方可以求助,那就是監獄裡的「康復艙」(recovery pod0,一個基於信仰的治療和自我反省的聚會場所)。索尼婭就是在那裡重新找到了希望。

在法庭上,索尼婭做了一個悔悟的禱告,她回憶說,「前一天主持康復艙會議的一位女士就在法庭上。她讓我在一夜之間接受了治療。那天我沒有去監獄,而是得到了一個去治療的機會。」

索尼婭在救世軍治療中心(Salvation Army treatment center)康復期間,同樣處於康復期的史蒂文帶著索尼婭的母親和他們的孩子一起來探望她,並傳達了一個由衷的信息:他想讓家庭重聚。

索尼婭分享說,「我希望家庭比世界上任何東西都更重要。但我們知道,如果我們要做到這一點,必須先要改變自己。這確實是我們戒毒之旅的開始。我去了一個戒毒過渡中心,因為這是我結束治療後他們建議我做的。我的丈夫也去了一個戒毒過渡中心。」

索尼婭補充說,「我們實際上是從頭開始的。為了克服困難,我們只是努力克服自己的處境,以便我們能夠變得足夠穩定和強大,足以把我們的孩子帶回家。」

他們慢慢地各自找到了工作。索尼婭出席了每一次緩刑和DCF的預約,並參加了育兒課程和對兒子們的探視。她和史蒂文攢夠了錢,在2020年情人節一起搬進了一套公寓。兩個月後,他們的家庭團聚了。

上帝賦予的完美時機

回到家後,這對夫婦知道他們非常需要重建與孩子的關係。索尼婭說,「我們必須再次向孩子們證明我們的信用。我們必須讓他們知道我們是可信賴的。他們一開始不知道是否要再給我們一次機會。但如今,情況變得好多了。我為我的孩子們感到非常驕傲。」

如今,索尼婭已經三年零七個月沒有碰過毒品了,她驚歎於丈夫的戒毒日期僅比她晚六個星期。她稱,這是上帝賦予給她的完美時機,讓她的家庭團聚。

(索尼婭‧約翰遜提供)

索尼婭說,信仰在她的生活中一直扮演著重要角色。在他們結婚之前,她經常給史蒂文唱達斯蒂‧斯普林菲爾德(Dusty Springfield)的《傳教士之子》(Son of a Preacher Man),因為史蒂文的母親是一名牧師,而他對上帝的愛正是幫助她鞏固對他的愛的原因。

經過14年的婚姻生活,索尼婭和史蒂文已經學會了以健康的方式相互依靠,並以愛和尊重的方式溝通,他們比以前更加清醒和堅強。去年4月,他們購買了他們的第一套房子。他們去教堂,他們仍然參加康復會議,他們和家人一起過日子。

史蒂文正在恢復健康,並挑戰了醫生對他的五年存活期限的預測。

索尼婭堅定地表示,「只要上帝說他能活多久,他就會活多久,因為上帝是奇跡創造者。現在當我回首往事,這些祈禱不僅救了他的命,也救了我的命。」

索尼婭和史蒂文在社交媒體上分享了他們不可思議的戒毒旅程。索尼婭無意中發現了網上的「康復社區」(recovery community)。她上傳的第一個視頻,即關於作為康復者的生活的問答,在網上走紅。

索尼婭透露,「視頻在網上熱傳,所以我決定繼續下去。當我毒癮發作時,我會坐在那裡,滑動手機數小時。現在,可能有人毒癮上來,或是家人或某個剛開始康復的人,可能他們會在黑暗的時刻滑動手機。」

她分享說,「你不是沒有希望。你值得康復,你可能就是那個要幫助成千上萬的人扭轉他們的生活的人。上帝對你的生活有一個計劃,你所要做的就是向上帝懺悔,他將為你指明道路。」

(索尼婭‧約翰遜提供)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