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決選結果為何對歐美很關鍵 一文看懂

【大紀元2023年05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土耳其最高選舉委員會週一(5月15日)表示,由於沒有候選人在首輪選舉中獲得過半數選票,將舉行總統選舉決勝。這場選舉不僅關係到社會治理、經濟走向,也將對美國、歐洲甚至中東帶來影響,牽動世界局勢。

美國政治新聞網「政客」(Politico)說,這是2023年最重要的一場選舉。

5月28日土耳其將舉行決選

土耳其總統大選主要是現任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和基利達羅格魯(Kemal Kilicdaroglu)之間的爭奪戰。基利達羅格魯是中間偏左的「共和人民黨」(CHP)的黨魁。今年3月,由六個反對黨組成的聯盟推舉他為總統候選人。

在週日(5月14日)的首輪選舉中,儘管埃爾多安領先,但得票率沒有達到50%。而獲得過半數選票是直接當選總統所需的門檻。

土耳其高級選舉委員會週一表示,在完成幾乎所有選票的計票後,埃爾多安贏得了49.5%的選票,而基利達羅格魯獲得了近45%的支持。

選舉委員會主席艾哈邁德‧耶納(Ahmet Yener)說,所有投票箱都已開封,選民投票率為88.92%。耶納還表示,土耳其選舉的正式最終結果將於週五公布。

在99%的選票計入後,埃爾多安仍表示,他仍然可以在第一輪中獲勝,以避免舉行決選。他說,正在等待最終的投票結果。

基利達羅格魯則誓言,他將在決選中擊敗掌權20年的埃爾多安。

這次選舉在歐洲、美國、俄羅斯和整個地區都受到密切關注,埃爾多安近年來加強與俄羅斯的關係,並使土耳其與美國的傳統聯盟受到壓力。

路透社說,埃爾多安是普京的主要盟友之一,他在首輪選舉中的強勢表現可能會讓克里姆林宮高興,但會讓拜登政府以及許多與埃爾多安關係不佳的歐洲和中東領導人感到不安。

克里姆林宮週一表示,無論誰贏得選舉,都希望俄羅斯與土耳其的合作能夠繼續並加深。

2023年5月15日,土耳其首輪總統選舉結束後,總統埃爾多安在他領導的正義與發展黨(AKP)總部向支持者講話。(Adem ALTAN/AFP)

決選結果對美國和拜登很重要

埃爾多安的命運不僅對土耳其的民主走向有重大影響(他試圖削弱該國民主),而且對美國的外交政策也有影響。雖然土耳其是北約成員國,但埃爾多安的政策經常讓美國感到沮喪。

反對黨領袖基利達羅格魯打出民主牌,誓言要進行「任何必要的鬥爭」,以確保土耳其人的權利、法律和正義。

「我們的人民應該相信我們一定會贏,我們將為這個國家帶來民主。」基利達羅格魯說。

拜登致力於維護民主的國際鬥爭,並於3月份在白宮召開了一次民主國家峰會。

拜登說:「由於今天聚在一起的領導人的承諾,以及世界各地的人堅持不懈地要求他們的權利得到尊重,他們的聲音得到傾聽,我們看到了真正的跡象,我們正在扭轉這裡的局勢。」

批評者擔心,如果埃爾多安贏得連任,他的統治將變得更加專制。但埃爾多安表示,他尊重民主。

埃爾多安讓歷任美國總統都感到困惑。最近,他對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態度讓美國傷腦筋。俄羅斯自2022年2月入侵烏克蘭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祭出重大制裁,一直試圖施壓普京停止戰爭。

埃爾多安沒有加入西方的制裁,並繼續進口俄羅斯石油。但他允許土耳其向烏克蘭出售可用於戰場的無人機。

在埃爾多安的領導下,土耳其與美國的軍事關係在2019年急劇惡化。當時土耳其購買了俄羅斯製造的S-400導彈系統。美國稱,此舉將使飛越土耳其的北約飛機面臨風險。作為回應,美國將土耳其踢出F-35戰機出售計劃,並對土耳其國防工業實施制裁。

3月下旬,反對派基利達羅格魯與美國駐安卡拉大使傑夫‧弗萊克(Jeff Flake)的會面激怒了埃爾多安。他認為,這是對選舉的干預,並誓言對美國特使「關閉大門」。

「我們需要在這次選舉中給美國上一課。」憤怒的埃爾多安告訴選民。

在反對派的政策綱領中,明確提到希望土耳其重返F-35計劃。

2023年5月15日,土耳其總統大選反對黨主要候選人基利達羅格魯(中)在安卡拉舉行新聞會後離開。(Bulent Kilic/AFP)

除了美國和土耳其的緊張關係外,土耳其阻止瑞典加入北約,也令美國頭痛。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芬蘭和瑞典申請加入北約。除土耳其外,以美國為首的北約成員國歡迎這兩個國家的加入。埃爾多安從一開始就明確表示反對。在進行多次談判後,儘管土耳其上個月投票支持芬蘭加入北約,但卻一直阻止瑞典加入,理由是瑞典拒絕引渡與好戰的庫爾德工人黨(PKK)有關聯的「恐怖分子」。

儘管埃爾多安的發言人表示,土耳其並未對瑞典關閉大門,但堅稱瑞典有責任決定事情的走向。

埃爾多安的對手基利達羅格魯的首席外交政策顧問烏納爾‧塞維科茲(Unal Cevikoz)在3月份告訴「政客」(Politico),反對派執政後不會阻礙瑞典加入北約。

「如果你將雙邊問題帶到北約這樣的多邊組織中,你就會造成一種所有其它北約成員國與你的國家對立的兩極分化。」塞維科茲說。

土耳其大選 將受歐盟關注

74歲的基利達羅格魯承諾重振民主,回歸正統的經濟政策,賦予在埃爾多安統治下失去自治權的機構權力,並重建與西方的脆弱關係。

土耳其早在1987年就申請加入歐盟,1999年獲得候選國資格,2005年啟動入盟談判,但自2018年以來,因該國的民主倒退,入歐盟談判陷入停滯。

土耳其的反對派相信,可以通過在法治、媒體自由和司法非政治化方面引入自由化改革,解凍加入歐盟的談判。

反對派陣營還承諾執行歐洲人權法院的裁決。該裁決要求釋放埃爾多安最著名的兩名被監禁的反對者。

基利達羅格魯的首席外交政策顧問塞維科茲說:「這將向我們所有的盟友和所有歐洲國家發出一個信息,即土耳其已經回到民主的軌道上。」

然而,即使在新一屆政府的領導下,重啟土耳其加入歐盟談判的任務也很棘手。

「政客」報導,風險分析公司Teneo的聯合創始人沃爾凡戈‧皮科利(Wolfango Piccoli)認為,土耳其的反西方情緒在整個政治領域很強烈。外交政策將取決於執政聯盟的一致性。任何新政府可能會先將重點放在國內。

除了美國、北約和歐盟外,如果土耳其變天,新政府在俄烏戰、敘利亞移民和與希臘的關係方面是否會採取與前政府不同的外交立場,引發關注。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