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看懂 這五大原因促美國要禁TikTok

【2023年05月24日訊】(記者李言綜合報導)蒙大拿州州長格雷格·吉安福特(Greg Gianforte)週二(5月23日)簽署立法,禁止母公司在中國的TikTok在該州運營,以「保護蒙大拿人」免受中共監控。蒙大拿因此成為美國第一個全面禁止該流行短視頻應用程序的州。

TikTok由中國科技巨頭字節跳動公司創立並擁有,在美國擁有1.5億用戶,其中大多為青少年。該視頻分享平台正面臨在全美範圍內被禁的壓力,而且相關呼聲越來越高。

美國會一項兩黨合作法案賦予拜登政府禁止TikTok以及其它外資技術的權力,該法案已得到白宮的支持。該法案共同發起人、民主黨參議員馬克‧華納(Mark Warner)將TikTok列為國家安全威脅,因為它與中共有聯繫。

華納告訴新唐人電視台(NTD),中共可以操縱該平台上的新聞,利用親北京的錯誤信息來塑造美國年輕人的思維。

吉安福特5月18日在福克斯新聞播出的節目中說,中共能夠「利用TikTok監視美國人有據可查,這就是為什麼我很高興我們在蒙大拿州禁止這個應用程序」。

目前,美國一半以上的州禁止在政府擁有的設備上使用TikTok。根據路透社等媒體的統計分析,美國政府之所以抵制TikTok,是因為該應用程序帶來五個方面的風險。

TikTok管理層聽命於中共政府

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雷(Chris Wray)在去年11月說,TikTok構成了國家安全風險,「在分享信息或作為中國(中共)政府工具方面」,中國公司基本上別無選擇,只能「做中國(中共)政府希望他們做的任何事情」。

據西方法律專家稱,中共有關法律覆蓋面非常廣泛,要求中國「任何組織或公民」「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但沒有界定到底什麼是「情報工作」。

國會議員在3月份表示,中共政府在字節跳動擁有「黃金份額」(golden share),使其對TikTok擁有控制權。TikTok稱,一個中共實體「擁有字節跳動子公司——抖音信息服務1%的股份」,還稱該控股「對字節跳動在中國以外的全球業務沒有影響,包括TikTok」。

TikTok首席執行官周受資3月23日前往美國國會,就TikTok可能成為中共「工具」等問題接受議員們嚴厲提問。

在當天的聽證會之前,中共商務部發言人舒珏婷在新聞發布會上放話稱,中共政府不會同意將TikTok出售給任何美國實體。「如果(關於強制出售)的消息屬實,中國(中共)將堅決反對。」發言人稱,任何潛在的交易都需要得到中共政府的批准。

出於國家安全之憂,拜登政府要求TikTok的中國所有者字節跳動出售其相關股份,否則將在其最重要的市場——美國面臨禁令。這是中共首次直接對此做出回應。

分析師說,周受資當天在聽證會上的相關回應「不置可否」,未能說服議員相信TikTok收集到的大量數據不被中共利用和控制。

TikTok可能被用來影響美國人

FBI局長雷也表示,TikTok的美國業務引起國家安全方面的擔憂,因為中國(中共)政府可能利用視頻共享應用程序來影響用戶或控制他們的設備。

雷告訴美國立法者,TikTok帶來的風險包括「中國(中共)政府可能利用(其)控制收集數百萬用戶的數據或控制推薦算法,這可能被用於影響行動。」

美國國家安全局局長保羅·中曾根(Paul Nakasone)在3月說,他擔心TikTok收集的數據,用於向用戶推送信息的算法,以及「控制誰擁有該算法」。

他斷言TikTok平台可以實現掃蕩式的影響行動,因為TikTok可以主動影響用戶,也可以「關閉信息」。

TikTok的算法是其吸引用戶的祕密武器,這些算法根據用戶的行為推送他們真正喜歡和想看的視頻。

美國網站「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發表的評論文章說,TikTok選舉中心將用戶跟不同的信息和來源聯繫起來,這意味著,當用戶選擇他們的州並點擊「註冊投票」時,TikTok可以獲取他們的位置、投票興趣、年齡和政治傾向等大量數據。

CNN分析說,如果中共對TikTok的算法或商業運作有所謀圖,可能會施壓該公司,通過對內容審查刪除或推送,來打造其希望用戶在該平台上看到的宣傳品。這可能會對美國的選舉、政策制定和其它民主話語產生巨大影響。

TikTok稱,該公司「不允許任何政府影響或改變其推薦模式」。

從2020年開始,中共將推薦算法列入限制出口技術名單,稱要保護中國技術。

TikTok或將美國人個資交給中共

美國立法者稱,根據中共2017年的國家情報法,政府可以強迫字節跳動分享TikTok用戶數據。TikTok辯稱,由於它在加州和特拉華州註冊成立,所以要遵守美國的法律和法規。

TikTok的首席執行官稱,該公司從未,也不會與中共政府分享美國用戶數據。

然而,字節跳動前高管余尹濤透露,TikTok即使在國外,中共一樣可以掌握其收集到的億萬美國人數據,包括潛在數百萬選民的數據。

余尹濤於2018年被字節跳動解僱,今年5月12日他在向加州法院提起的訴訟中表示,中共在公司內設有一個特別委員會,「委員會擁有對所有公司數據的最高訪問權,甚至是存儲在美國的數據。」

訴狀還說:「在收到來自國外的批評後,中國的個別工程師被限制訪問美國用戶數據,但委員會可以繼續訪問。」

CNN分析說,如果中共政府獲得TikTok的用戶數據,這些信息可以被用來識別情報機會。例如,幫助中共發現潛在的間諜招募或勒索目標的惡習、偏好或壓力點,或者通過將這些數據與中共擁有的其它數據庫交叉對比,建立外國遊客整體檔案。

即使TikTok的許多美國用戶是青少年,看起來沒什麼可隱瞞的,但他們中有一些人長大後可能成為政府或行業官員,他們的社交媒體歷史可能成為外國對手利用的工具。

使用TikTok恐損害兒童心理健康

2022年3月,包括加利福尼亞州和馬薩諸塞州在內的八個州對TikTok是否對青少年的身體或心理健康造成傷害,以及該公司對其在這些傷害中的作用了解多少展開調查。

調查的重點是TikTok如何提高年輕用戶的參與度,包括據稱增加在平台上花費的時間和使用的頻率。

大量證據顯示,TikTok向青少年用戶推薦大量有毒視頻,給青少年身心帶來不良影響,長時間觀看不但會成癮,甚至還導致嚴重心理問題,出現自殺或傷害他人的傾向。

英國非營利組織「反數字仇恨中心(CCDH)」在去年做的一項有關於TikTok如何影響青少年的研究發現,他們在美國、英國、加拿大和澳洲設置的8個年齡在13歲的青少年TikTok帳號,開通近半個小時便收到595個關於身體形象和心理健康的視頻,包括自殺和厭食等相關內容。

2021年一份有關TikTok是否影響用戶大腦的研究報告顯示,長期使用該軟件的人,腦中的成癮區域具有高度活躍性,且大腦部分區域正逐漸出現改變,而自控能力較低的人,會更加沉迷於TikTok的短視頻。

TikTok稱,該公司已經採取了許多措施,「以幫助確保18歲以下的青少年在應用程序上有一個安全和愉快的體驗,其中許多措施施加了可比平台不存在的限制。」

3月21日,來自紐約州的納斯卡(Nasca)夫婦在長島蘇福縣最高法院起訴TikTok,指控該公司相關網頁從2021年10月起向他們16歲的兒子蔡斯(Chase)自動推送超過1,000段宣傳自殺、絕望和自殘的影片,甚至在他自殺身亡後,仍繼續推送這些內容。

2022年2月18日,蔡斯在從健身房回家的路上臥軌自殺,其間曾向朋友發消息表示「我已經受不了」。起訴書中說,蔡斯從未有過焦慮或抑鬱病史。

3月23日,納斯卡夫婦與TikTok首席執行官周受資一起在美國國會眾議院舉行的聽證會上作證。蔡斯的父親指出,周受資數十次聲稱平台「對安全非常認真」,但卻不曾提供任何計劃糾正,因為中共才會讓他害怕。

TikTok對記者進行監視

去年12月,字節跳動表示,一些員工不當訪問兩名記者的TikTok用戶數據,他們的目的是確定這兩名記者(一名前BuzzFeed記者和一名《金融時報》記者)之間可能存在的聯繫。

這名《金融時報》記者就是克利德爾(Cristina Criddle)。她在5月早些時候向BBC披露說,TikTok承認,他們通過這名記者的寵物貓帳戶來追蹤她的行蹤。這名女記者表示,這件事非常讓人不寒而慄。

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路透社,參與該事件的四名字節跳動員工被解僱,其中兩名在中國,兩名在美國。公司官員稱,他們正在採取更多措施來保護用戶數據。

其實,最讓克利德爾感到可怕的是,她的TikTok帳戶並非用她本人的名字開設,而是以她的寵物貓Buffy的名字開設的。而且帳戶個人信息裡面根本就沒有提到她本人的名字和職業。那麼TikTok是如何知道這是她的個人帳戶呢?她到現在也不知道答案。TikTok不告訴她。◇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