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給凡妮莎的信(2)會騙人的大腦

大家好,我是扶搖。歡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謎

今天我們接著來介紹《給凡妮莎的信》這本書,科學家海華以給女兒書信的方式介紹了他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就是靈性的世界和科學的世界是可以共存的,它們不過是同一個世界的不同體現。

在上一集中我們介紹了真實世界中的仙女和精靈,中世紀歐洲和現代科學的淵源。那麼今天呢,我們再來揭祕更多有趣的內容,保證讓您眼界大開。

蝴蝶效應

說起這個夏天,大家過得都不是很舒心吧?疫情剛消停,高溫和旱災就接踵而至。打開新聞,總能看到龜裂的土地和愁眉苦臉的人們。有人不禁要問,現在科技那麼發達,外太空都隨便去了,怎麼這個天氣問題還是那麼難以掌控呢?人工降雨技術現在不是很成熟了嗎?可那得天上有雲彩才行。這晴空萬里的,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啊。

這時,氣象學家們站出來了。他們說,你們聽說過「蝴蝶效應」沒有啊?研究表明,一隻蝴蝶在巴西拍拍翅膀,就可能導致一個月後德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雖然這個結論只是來自於1961年一個電腦模擬實驗得出的結果,不過這並不妨礙蝴蝶效應被科學界廣泛接受。因為它填補了科學上的一個空白,起碼是在理論上的,就是如何解釋那些沒有什麼規律可循的自然現象。在這個基礎上,後來又發展出了混沌理論,引發了全球混沌熱。你看,地球這個生態系統是個極不穩定的系統,一個小小的事件就可以產生巨大的影響。所以天氣無法預測是正常的。自然,我們也就沒辦法來預防那些自然災害。比如唐山地震,日本海嘯,還有今年的大乾旱。

不過海華卻在書中介紹了一個非常奇異的「喚雨」現象。墨西哥原住民惠喬爾族的長老何塞‧松和(Don José Matsuwa)曾經描述過如何為太陽燃燒的大地帶來一場及時雨的過程。

松和在1990年過世,活了110歲,他的一生充滿了傳奇。他介紹喚雨過程時說,那時他們舉行了一個祈福儀式, 儀式上他一直在用心吟唱,向東南西北中五個方向都發出愛,調整自己與環境的關係,使其再次恢復平衡。然後雲層開始聚集,在幾個小時內就下起了大雨。松和說是愛帶來了雨。

不過,您或許會說,這是不是巧合呢?海華說,既然蝴蝶扇扇翅膀這個小動作能帶來千里之外的龍捲風,那麼祈禱唱歌這樣的事,為什麼就不能帶來一場大雨呢?道理不是一樣的嗎?

說著海華又拿出了一個來自東方的求雨故事。是德國漢學家尉禮賢(Richard Wilhelm)講給著名的心理學大師榮格(Carl Jung)聽的。

上個世紀初,尉禮賢曾經在中國住過二十幾年,期間經常到各地遊歷。那年,他來到了山東膠州。那時膠州旱災嚴重,已經死了不少人了。鄉民們再三尋訪,終於從附近山上請到了一位高人為他們求雨。尉禮賢見到那位高人是個留著灰鬍子的老人。大家用轎子把他抬進城外一座小木屋後就都離開了,之後誰也沒再去打擾他,也不知道他在屋裡做什麼。三天後,雨水如期而至,甚至還同時飄起了絲絲小雪。

尉禮賢感到非常震驚,平生第一次見到可以呼風喚雨的人。於是他就去木屋探訪了那位老人。令人驚訝的是,老人卻說:「我沒施過雨。」那這雨怎麼來的呢?老人說,旱災的發生是因為這片土地和土地上的人們都已不在「道」中。他剛來的時候,受他們的影響,頭腦開始也變得紊亂。他用了三天的時間才讓自己的狀態恢復正常。說到這兒,老人微微一笑說道: 「然後自然就下雨了。」

老人說得隱晦,不過海華很容易就參悟明白了,說這就是中國「天人合一」的思想。人和自然是一體的,所以解決自然環境問題根源在於歸正人自己。這種思想在其他文化中也有很好的呼應。西方的煉金術士們說,天地萬物的規律,都在人身上。而印尼島上的薩滿則會說,不要讓負面情緒在你的身體裡表現出來。因為人的身體是地球的縮影。照顧好你的身體,你就照顧好了地球。

集體無意識

不單是海華,榮格對這個求雨的故事也頗為喜歡,曾經叮囑他的傳記作家說,一定要把這個故事記錄下來。榮格被認為是與弗洛伊德齊名的心理學開山鼻祖之一。不過,相對於弗洛伊德的無神論傾向,榮格則傾向於承認神的存在,這或許跟他一生中痴迷中國道家和藏傳佛教的理論不無關係吧。

比如說,當年榮格在考察了世界各地的宗教和神話傳說後,提出了著名的「集體無意識」理論。他認為,不管來自於哪個文化,所有的人類都有在心理層面上的共同連接,在我們意識中很深的一個層面上存在,以遺傳的方式代代相傳。他把這個深層的意識稱為集體無意識,認為這也是人類信仰輪迴和前世記憶的根源。

那為什麼我們會有這種跨文化的連接呢?榮格認為,所有文化中的眾神、天使和魔鬼都居住在同一個領域,他們也可被視為是一些無形和原始的能量,他們有能力影響人類的世界,他們的故事通過通靈者傳播人間。這就是為什麼所有的神話故事都有相似的地方。

可是對於我們普羅大眾來講,那個神魔所在的世界是看不見也摸不著,我們怎麼來相信它的存在呢?海華說,那就像是風一樣,雖然我們看不到它,但我們可以體驗到它的存在。這裡,我們給大家舉幾個例子吧。

不是巧合的巧合

榮格有位病人,是一位年輕、受過良好教育的女士,不過就是性格方面有點偏執,固執地相信邏輯和所謂的「理性」。那一天,女士跟他說,前天晚上她夢到了一個金甲蟲形狀的胸針,想請榮格給解解夢。正說著吧,窗戶那邊傳來了「噠噠噠噠」的撞擊聲。榮格站起身來,打開窗戶,抓到了一隻蟲子,看了看,放到了女士手中。說:「這是你的金甲蟲。」女士看到手中的那隻金褐色的蟲子驚呆了,因為它跟她夢中見到的那隻甲蟲幾乎一模一樣。這隻不可思議的蟲子瓦解了女士思想中的抵抗情緒,也打開了她的心結,她的病很快就治好了。

榮格的一位合作者法蘭茲女士(Marie-Louise von Franz)也遇到過這麼一件事。那天,她在一家商店看中了一條藍色連衣裙,就叫店家打包寄過來。可三天後收到的卻是一條黑裙子。法蘭茲心裡挺不舒服的。然而,幾乎就在同時,她也收到了一封電報,電報上說,家中一位親戚過世了。那條黑裙子她正好就穿了上葬禮。法蘭茲說,她感覺這事兒並不僅僅是個巧合。

而她遇到的另外一件事就更令人驚奇了。她有一位病人有自殺傾向,她一直挺擔心那位病人的。有一天法蘭茲去鄉間度假, 在屋外劈柴火的時候,那位病人的形像在她眼前忽然閃現了兩下,第二回還是神情急迫的樣子。法蘭茲丟下斧頭,開始思考:她為什麼會出現呢?是不是需要幫助?不然我開車回去?這個想法剛一出現的時候,心裡有個聲音說,不行,太晚了。法蘭茲感覺不對,立刻拍了一封電報回去,上面就四個字:「別幹傻事。」

電報在兩個小時後送達。那時病人剛在廚房中剛打開了煤氣閥門,然後門鈴就響了。她鬼使神差出去開了門,就收到了郵遞員遞過來的電報。打開看到那四個字的時候,她如同醍醐灌頂,人一下子清醒了,轉身就回廚房關掉了煤氣。這位病人後來就一直活得好好的,法蘭茲也為此替她高興。

仔細想想,我們生活中是不是也有很多這樣的巧合呢?是冥冥之中的天意,還是,真的僅僅只是個巧合?

那麼榮格是怎樣解釋這些「巧合」的呢?榮格認為,在某個深層次上,物質和精神是合一的,表現為一種單一的能量。這種能量以較低的振動頻率表現出來是物質的,以較高的振動頻率表現出來是精神的。有的時候震動頻率足夠強,精神層面上的東西就會穿越到物質層面上來。而在精神層面上,物質世界的時空概念並不適用,在那裡,時間是永恆的,所以我們就有可能在某個瞬間看到其它空間的景象,或者遇到某些不可思議的巧合了。

大腦的幻覺

講完巧合的故事,回頭再來講講我們神奇的大腦。海華介紹說,視網膜上一個簡單的感光細胞可以檢測到十七英里外蠟燭的火焰。耳朵裡的毛細胞可以檢測到血液流過耳朵的聲音,而我們的鼻子,可以感受到最少四個氣味分子的存在。可我們為什麼看不到那麼遠,也聽不到那麼多呢?

那是因為我們的大腦過濾了很大一部分的信息。每天,我們的感官會帶給我們海量的信息,如果不進行過濾篩選,我們的生活將很難管理。大腦的工作就是從中挑選,處理可用的信息,並且恰當地給出回應。

然而,在挑選過濾中,我們的大腦不知不覺也會產生偏見。

在這張圖中,您覺得兩條水平線哪條更長?是上面那條嗎?不是,答案是,一樣長。

在這張圖上您又看到了什麼呢?一個鼻子老大的老婦人,還是一個年輕女子姣好的側臉?還是兩個都能看到?

那麼這一張呢?中間數字是13還是B?

還有這一張,你有看到一個白色的實心三角形連接三個黑點嗎?這也被稱為是虛構幻覺。是的,幻覺經常就是這麼簡簡單單形成的。

最後再來一張,只是一些雜亂無章的黑點,還是有條斑點狗躺在那裡?雖然你看到的可能只是一個腦袋,而那些黑點跟狗其實也沒啥關係。

所以海華說,這些錯覺表明,我們的大腦讓我們看到的,很可能代表不了真正存在的那個物體。所以「眼見為實」可能也並非如此。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裡了,未解之謎,我是扶搖,咱們下次見吧。

欢迎订阅Youmaker频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订阅频道Ganjingworld频道: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eiqjdnq7go2dgb6zFtQ9TYK11080c
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订阅未解之谜Telegram群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梅 #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