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生抗共組織發起人:反抗中共是自我救贖

【2023年06月11日訊】(記者馬尚恩洛杉磯報導)2019年以來,中共的倒行逆施「砸」醒了很多華人,尤其世界各地中國留學生呈現出前所未有的覺醒之勢。在留學生抗共組織「公民會」發起人兼會長楊若暉看來,海外年輕人參與反抗中共的整體勢頭是「穩中向好」。

「白紙運動後,各地的學生組織如雨後春筍般冒出。」楊若暉近日在洛杉磯一次演講中分享說,他聯繫過全球一些城市的年輕人,前去交流,各地的抗共團體給他留下深刻印象。他所在城市多倫多,參加抗共集會的學生越來越多。

這名留學加拿大的中國「零零後」年輕人說,大家見面後往往驚訝地發現,「你是『反賊』,他是『反賊』,原來大家都是『反賊』啊!」

留學生大規模「站隊」

楊若暉認為,2019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是海外華人學生分化「站隊」的分水嶺,自那時起,中國社會先前被掩蓋的一些問題開始集中暴露,他身邊來自中國的同齡人開始拒絕站在「粉紅」一邊。隨後中共修憲,加劇了對海外華人學生的心理刺激,大家感到越來越憤怒。

到李文亮醫生去世的2020年初,他們組織抗議中共活動時,發現大批留學生開始參與。活動結束後,這群惺惺相惜的年輕人到餐馆聚餐,過後又開了一次會,就此成立了加拿大華人學生抗共組織——「公民會」(Assembly of Citizens)。

此後,熱情洋溢的學生們開始高強度研讀政治理論、參與抗共前輩的活動。「我們不斷完善組織結構、議事規則和各項框架。」楊若暉介紹,公民會作為海外中國學生成立的第一個抗共組織,於去年6月4日公開亮相。

學生抗共團體發展迅速

海外華人學生參加抗議的第二個高潮,是在去年新疆烏魯木齊住宅樓大火之後。楊若暉說,這場大火後,「我們的組織裡面群情激憤,很多人恨不得立刻要去領事館扔雞蛋」。

為表達對罹難同胞的悼念,他們做花環送到中共駐多倫多領館門口,但一再被領館收走;到了週末,他們正式到領館外聚集抗議。「出乎預料,來了很多很多人。」楊若暉說,這使他們信心倍增。

全球範圍的「白紙運動」後,他注意到,很多來自大陸的年輕人開始大量參加這類活動,各地學生的抗共團體紛紛出現;而由於缺乏經驗,一些團體之間出現分歧。此間,成立較早的公民會開始提倡包容與協作。

楊若暉非常開心去溫哥華、美國、日本等多地交流。他說,值得欣慰的是,各組織經過溝通,用一個多月就走完了海外民運人士三十多年的整合過程。

參加抗議是「道德救贖」

楊若暉表示,現在的年輕人面臨眾多誘惑:刷抖音、考博士、考証、看電影、出海釣魚等,都可能占去大量時間。儘管如此,還是有很多人堅持參加抗議。「為了什麼?是為了補充自己的『道德點』。」他說,「我來做義工,這使我的道德感很滿足,這週的自我救贖就完成了,可以心安理得度過剩下的時間。」

有些中國留學生說,參加抗議後,怕中共警察找家人的麻煩。楊若暉認為,如果真的很擔心,可以採取保護措施。他自己第一次參加抗議時也很緊張,戴上墨鏡、假髮,再加口罩,把自己包得嚴嚴實實「像個木乃伊」;但其實,只要多參加幾次活動,就會克服內心的恐懼。

有的人想知道,他們這些年輕人為什麼反抗中共,楊若暉這樣回答:「他這個問題問反了,更應該問的是:你為什麼不反共?」

「徐州有鐵鍊女,烏魯木齊有火災,新疆有集中營,還有六四、鎮壓法輪功;再往前,還有三年大饑荒等等一系列事情。」他說,「這些事實擺在你面前,你為什麼不反共?」

楊若暉這樣評價中共:「它更像那種緬北詐騙集團——嗜血、暴力、貪得無厭,無所不用其極。中國那片土地上的所有人,都是被關在緬北那個血汗工廠的血奴。」

他認為,推翻中共,關係到整個世界的格局,「(中共)這樣一個對人類自由的明顯威脅,把它根除,其實不光對中國人有益,對全世界的人都是有益的」。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