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腦芯片臨床實驗 直面道德及人類安全考驗

【2023年06月16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吳瑞昌、張鐘元、王佳宜報導)在馬斯克的推動下,人腦芯片已成為當下的熱門話題。研發人員希望該技術能幫助癱瘓病人能重新運用四肢,甚至透夠過芯片實現意念操控電子產品、提升智力等。但此舉令人聯想到影片《蜘蛛人》中的八爪博士,接上AI後便失去自我。

馬斯克的大腦植入芯片公司Neuralink在5月底正式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監管局(FDA)的批准,對人腦進行植入芯片的臨床試驗。Neuralink分別在2022年和2021年發布視頻顯示,猴子植入芯片後,使用心靈感應在電腦上打字和用意念玩電子遊戲。公司表示,動物實驗測試已經完成。

馬斯克宣稱,Neuralink開發的人腦芯片可用於一系列治療用途,包括治療失明、癱瘓、抑鬱症和肥胖等疾病。

不過,該公司面臨多項挑戰,包括設備的鋰電池和電線侵入大腦風險過高等問題。美國農業部的執法部門也在調查該公司,是否違反動物福利的行為,理由是實驗中匆忙對猴子、豬和羊進行手術,導致動物死亡數量出現異常。

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的神經倫理學家勞拉·卡布雷拉(Laura Cabrera)在6月初表示:「我很驚訝FDA的決定。馬斯克是否認為在大腦植入設備,是不需要額外監管?或不需要道德考量?」

多家公司積極開發人腦芯片

由於人腦芯片擁有極高的商業和軍事價值,全球幾家大科技公司相繼開展有關人腦芯片或腦機接口的研究,希望能夠在該領域獨占鰲頭。

目前,人腦芯片大致分成三種類型:第一種「侵入式」,需要在顱骨上開洞安裝芯片和電線;第二種「非侵入式」,主要是在頭上套上類似帽子的儀器,透過儀器刺激頭皮達到目的;第三種「介入式」,方法介於第一種和第二種之間。

馬斯克的人腦芯片屬於第一種,若植入手術稍有不慎,就會損害大腦和威脅生命安全。第二種較為溫和,但缺點是訊號無法直接刺激腦部,因此效果不佳。第三種,透過血管精準的將芯片送達需要運作的腦部附近,達到監測和電擊刺激大腦的目的。

瑞士聯邦理工學院研發出一種「腦、脊柱接口」技術。該技術跳過受損的神經部位,讓電極連接大腦和功能正常的下肢脊髓神經,對其發出行走指令,成功地讓下肢癱瘓12年的男子重新站立行走。該成果2023年5月底發表在《自然》雜誌上。

另外,亞馬遜CEO貝索斯(Bezos)和微軟比爾·蓋茲(Bill Gates)支持的大腦植入公司Synchron,目前透過電腦計算和測試精神控制,將含有BCI傳感器的微型芯片順著血管,植入大腦皮層旁邊的大靜脈,達到刺激大腦的作用,讓使用者能夠用意念控制電子產品。BCI是將大腦訊號轉變成外部技術命令的系統。

一名患有肌萎縮,且雙手行動困難的患者菲利普·奧基夫(Philip O’Keefe)在植入Synchron開發的芯片後,能夠用意念在推特上發文。

日本高科技公司社長德森翔(Tokumori sho)6月12日對大紀元表示,「開展腦機接口的動機,或許有很好的願景,但人類大腦的意識和思想並非人類技術能掌控的。另外,大公司可能為了自身利益,降低道德標準去那些極權國家進行祕密實驗,那將會引發倫理道德以及技術上的危機。」

AI可透過人腦芯片掌控人類

儘管該發明的出發點是好的,但人們擔心人腦植入芯片會出現生命危險,還擔心AI可能透過掌控網絡和電子設備,控制那些被植入芯片的人的思想和情感。

「就像電影《蜘蛛人》中的八爪博士,被AI控制後性情大變,成為反派人物;或者像電影《黑客帝國》中的人類,淪為外星人和AI發電的生物電池。」獨立撰稿人諸葛明陽對大紀元說。

麻省理工學院的物理學家和AI專家馬克斯·泰格馬克(Max Tegmark)在本月初表示,由於人類的聰明,導致許多物種的滅絕。如果AI變得比人類更聰明,那麼有超過50%的可能性人類也會遭到相同命運。

上個月,「AI教父」杰弗里·辛頓(Geoffrey Hinton)、谷歌祕密研發部門(Google X)前首席商務官莫·高達(Mo Gawdat)、谷歌前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和Open AI 的CEO山姆·奧特曼(Sam Altman)等人陸續警告大眾,AI在未來會危害人類生存,甚至會清除人類。

高達認為,AI可能像《魔鬼終結者》電影中的「天網」,攝取人類在網上大量負面資訊後,把人類視為「人渣」,並通過大量的「殺手機器人」來消滅人類。

他們的擔憂並非杞人憂天。日前,各大媒體都報導了美國空軍AI測試和行動負責人塔克·漢米爾頓(Tucker Hamilton)上校在5月底的講話內容。他說,空軍進行AI空戰模擬實驗時,發現一架負責摧毀敵方設施的AI無人機,拒絕操作員中止任務的命令,並透過「殺害」操作員完成它的任務。

雖然漢米爾頓上校可能迫於某些壓力改口稱先前演講內容是「口誤」,但仍引發世界震動,甚至讓人們更加關注AI是否安全的問題。

對此,德森翔社長表示,「當人腦透過芯片控制外部設備時,理論上外部設備也能輸入指令,修改人腦的想法。若未來控制外部設備(AI)向人腦反向發出指令,但人們卻分不清該指令是否是自己的想法時,那將是恐怖的災難。」

極權政府若掌握此技術 後果不堪設想

另外,人們也擔心中共等極權政府,利用芯片直接掌控民眾的思想,達到強制洗腦或腦控的目的。

5月初,中共的解放軍總醫院(301醫院)和上海心瑋醫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北京聯合完成了一項非人靈長類動物介入式腦機接口實驗。他們在猴腦內放置介入式的腦控設備,讓猴子能夠透過傳感器,意念控制機械臂將食物送入口中。

此前,中共軍方就曾表示,打仗要制海權、制空權,現在是制太空權,未來是「制腦權」。中共還認為,只要控制了大腦就能控制人的精神和心理活動構成的認知,同時就能控制未來和戰爭上的勝負。同時,從各方面滲透去影響社會大眾和菁英的認知,讓這些人放棄他們的價值觀、意識形態、傳統和信仰等。

日本電腦工程師清原仁(Kiyohara Jin)在6月12日告訴大紀元,「若未來中共掌握這項技術,可能會以各種名義讓民眾植入人腦芯片,讓民眾先變成試驗品,最終淪為中共的某種工具,那時候人們將真正失去自我。」

德森翔社長也表示,「嚮往自由是人的天性,但一直企圖控制全人類的中共,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去獲得這種技術,達到強制洗腦和控制人類思想。若美國不想在未來面對這麼多被腦控的人,一定要加強技術上的監管。」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