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格納兵變後俄士氣不振 烏克蘭反攻添勝算

【大紀元2023年06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雯綜合報導)最近一段時間由於天氣惡劣,加之受到雷區阻礙等因素,烏克蘭對俄羅斯的反攻陷入停滯,但俄羅斯內部突發的瓦格納僱傭軍兵變事件,為烏克蘭提供了一個可能扭轉戰場局勢的寶貴時刻西方國家正在敦促烏克蘭抓住這個難得的「窗口」機會,在戰場上對俄羅斯軍隊發動打擊。

同時,美國與歐洲對6月24日發生並在36小時內結束的瓦格納兵變事件繼續保持謹慎的「沉默」和「中立」,以避免捲入俄羅斯的內亂,但他們也在密切關注俄羅斯總統普京和俄羅斯的未來,並為一切可能發生的情況做準備。

西方敦促烏克蘭加快反攻行動

據網站「政客」(Politico)6月26日報導,過去幾週來,美國和一些歐洲國家總在敦促烏克蘭,要在前線更快、更努力地採取行動。他們批評烏克蘭軍隊行動過於謹慎,一直在等待完美的天氣條件和其它因素協調後才對俄羅斯的工事發起攻擊。

一名美國官員表示,現在,由於瓦格納兵變事件,莫斯科的政治和軍事弱點擺在眼前,這為烏克蘭突破俄羅斯的第一道防禦陣地提供了一個「窗口期」。美國和歐洲的其他人士也評估認為,在克里姆林宮對其烏克蘭前線的指揮和控制出現問題並持續存在的情況下,如果烏克蘭能夠抓住機會發力反攻,那麼俄羅斯軍隊就有可能會放下武器。

英國國防大臣本‧華萊士(Ben Wallace)6月26日(週一)在英國下議院講話時說:「俄羅斯似乎沒有足夠的地面部隊來應對目前面臨的來自烏克蘭的多重威脅,這些威脅從巴克穆特(Bakhmut)一直延伸到第聶伯河(Dnipro River)東岸超過200公里(124英里)的戰線上。」

烏克蘭官員則表示,他們沒有故意拖延。他們認為是俄羅斯的空中力量、布下的雷區和惡劣的天氣阻礙了烏克蘭軍隊的前進步伐,他們確實希望能夠更快地行動。

烏克蘭國防部長阿列克謝‧列茲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的顧問尤里‧薩克(Yuri Sak)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仍在前線的不同地區向前推進。」

薩克還說道:「此前無法評估俄羅斯防禦的堅固性。直到現在我們都在進行積極的探測行動,我們剛剛得到了更好的了解。獲得的信息將被納入我們下一階段的進攻行動中。」

分析人士長期以來一直警告說,儘管烏克蘭軍隊接受了西方軍隊的訓練,但他們還不太可能具有北約部隊那樣高水平的作戰能力。儘管烏克蘭軍隊與北約軍隊最近進行了聯合兵種作戰、機動戰和遠程精確火力演習,但是烏克蘭仍在對俄軍採取消耗戰略。

在歐盟高級外交官的週一聚會上,烏克蘭外交部長德米特里‧庫列巴(Dmytro Kuleba)表示,現在是向烏克蘭軍火庫注入更多火砲系統和導彈、對俄羅斯實施更多制裁以及加快烏克蘭飛行員先進戰鬥機培訓的時候了。

他說:「所有這些步驟共同努力將解放所有烏克蘭領土。」

美聯社6月27日(週二)早些時候透露,美國五角大樓預計會於當天晚些時候宣布向烏克蘭提供高達5億美元的額外軍事援助,其中包括50多輛重型裝甲車和用於防空系統的導彈。

美歐對瓦格納兵變事件保持謹慎的「沉默」和「中立」態度

瓦格納兵變和俄羅斯的內部騷亂似乎是值得西方慶祝的事件,但是美國與歐洲的公開反應顯然是謹慎的。

三名美國和歐洲官員對「政客」表示,在瓦格納兵變期間,拜登政府高級官員和歐洲同行們一致認為,他們應該對該兵變保持「沉默」和「中立」。

週一在盧森堡舉行的歐盟高級外交官會議上,多個國家的官員們對瓦格納兵變事件表現出了一種這事兒沒啥好看的態度。沒人願意給克里姆林宮提供一個可以聲稱美國與其盟友是瓦格納兵變幕後黑手的機會。

《國會山報》(The Hill)報導,拜登總統週一下午在白宮發表講話時表示,現在就斷定剛剛結束的瓦格納兵變事件的後果還為時過早,「最終結果仍有待觀察」,他反駁了俄羅斯關於西方參與兵變的說法,強調那只是「俄羅斯的內鬥」。

領導瓦格納僱傭兵集團並擁有「普京的廚師」之稱的葉夫根尼‧普⾥戈津(Yevgeny Prigozhin),在兵變結束後曾經一度不知去向,他在週一重新露面,為自己的造反行動進行辯護。他聲稱,他只是想抗議俄羅斯軍事高層的腐敗,而不是要推翻俄羅斯政府,同時表示他的僱傭兵集團將繼續運作。

拜登表示,美國仍在評估瓦格納兵變的後果,他每小時都會收到最新消息,並指示他的國家安全團隊為一系列情況做好準備。拜登說他與歐洲盟友召開了緊急視頻通話,「以確保我們都達成共識,至關重要的是,我們要協調我們的反應和我們的預期」。

「他們同意我的觀點,我們必須確保我們沒有給普京任何藉口,讓我強調一下,我們沒有給普京任何藉口將此事歸咎於西方或北約。」拜登說。

俄羅斯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週一表示,俄羅斯正在調查西方情報部門是否參與了普⾥戈津的叛亂。

拜登在白宮講話中繼續說道:「我們明確表示我們沒有參與其中。我們與此無關。這是俄羅斯體系內爭鬥的一部分。」

拜登表示,他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進行了交談,並將在週一或週二(27日)晚些時候再進行後續通話。

他說:「我們將繼續評估週末事件(即瓦格納兵變事件)的影響,以及對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影響。但現在就事態發展得出明確結論還為時過早。所有這一切的最終結果還有待觀察。」

曾任美國駐烏克蘭大使、現任「美國和平研究所」(U.S. Institute of Peace)負責歐洲和俄羅斯項目副所長的威廉‧泰勒(William Taylor)表示,美國及其夥伴國家的最佳行動方針是密切關注事態的發展,並強調他們不參與俄羅斯的內部競爭。

泰勒說:「我們想明確表示,我們不參與其中,我們沒有偏好。這是俄羅斯人自己需要弄清楚的事情。無論俄羅斯的威脅是什麼,我們都會應對。」

「當你的對手自己撕裂自己時,你最好的策略就是保持沉默,讓他們繼續那麼幹。」

坐看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軍事力量正在崩潰

美國、盟國和烏克蘭官員將6月24日這個週末發生的非比尋常的瓦格納兵變事件描述為,這是普京在烏克蘭已經長達16個月的侵略戰爭註定要失敗的最明顯例子之一,因為該兵變事件表明了,普京控制其軍隊為他發動的戰爭而戰的能力已經減弱了。

《國會山報》報導,歐盟外交政策負責人何塞普‧博雷利(Josep Borrell)週一說:「最重要的結論是,普京發起的針對烏克蘭的戰爭,以及普京創造的瓦格納怪物,現在正在反噬他。」

「怪物正在對抗他的創造者。(俄羅斯)政治體系暴露出脆弱性,(俄羅斯)軍事力量正在崩潰。所以,這是烏克蘭戰爭的一個重要後果。」博雷利說。

曾在川普政府並繼續在拜登政府中擔任專門負責俄羅斯和烏克蘭問題的高級情報官員的彼得‧施羅德(Peter Schroeder)表示,俄羅斯發生混亂的一個重要收穫是,這破壞了莫斯科對烏克蘭及其支持者們的削弱和分化戰略,因為真正出現分裂的是俄羅斯。

施羅德說:「這確實表明,是俄羅斯正在出現裂痕,而時間也不一定站在他們一邊。」

「到目前為止,烏克蘭人一直非常擅長信息戰。所以我認為他們可以真正顛覆觀點,說明時間不在俄羅斯一邊。」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週日(25日)晚間講話中說:「俄羅斯的侵略持續的時間越長,對俄羅斯本身造成的破壞就越大。」「我們知道如何取得勝利——而且會取得勝利。我們在這場戰爭中的勝利是一定的。」

西方關注俄羅斯和普京政權是否也在開始崩潰

美國及其北約盟國也在關注,俄羅斯和普京政權是否在開始崩潰,或者普京是否能夠通過「污衊咒駡」和「封口」的手段再將這個國家「團結」起來。

一位中歐國防官員對「政客」說:「問題是普京現在將如何應對(瓦格納兵變事件)對他的公開羞辱。他的反應——為了保住自己的面子並重建自己的權威——很可能會是進一步鎮壓任何國內異議,並加強對烏克蘭的戰爭力度。」

不過,這位官員也表示,在普京面臨掌權二十多年來的最大威脅時,人們不相信他會採取核選項。

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週日(25日)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節目採訪時也表示,不會立即出現核危機,他說:「我們沒有看到俄羅斯的核態勢有任何變化。我們的也沒有任何變化。但這是我們將非常、非常仔細觀察的事情。」

英國首相里希‧蘇納克(Rishi Sunak)週一對媒體說:「我們一如既往,為各種情況做好了準備。」

與俄羅斯和白俄羅斯都接壤的拉脫維亞的外交部長、候任總統埃德加斯‧林克維奇斯(Edgars Rinkēvičs)週一下午接受「政客」電話採訪時打趣地說道:「我認為還沒有人了解俄羅斯正在發生什麼——坦率地說,我也有一種感覺,莫斯科的領導層根本不知道自己國家正在發生什麼。」

美國眾議院議長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週一表示,普京對瓦格納兵變的反應(相比以往)「軟弱得多」,「看起來好像變了一個人」。

麥卡錫在接受《福克斯與朋友》(Fox & Friends)節目採訪時說:「無論這裡發生了什麼,普京都要軟弱得多了。而普京看起來好像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我一直相信普京會像一個黑手黨老大那樣,可是你看看今天。」

「普京原本永遠不會讓普⾥戈津走到這一步或繼續下去。我的意思是,普⾥戈津——這不是祕密——他公開批評普京、批評(俄羅斯)軍隊。」

「你會看到人們站出來支持普⾥戈津。他能夠(一路挺進)如此接近莫斯科,而又沒有(俄羅斯)空軍把他幹掉,這對普京來說肯定是可怕的。」麥卡錫還說道。

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歐亞中心的高級研究員阿里爾‧科恩(Ariel Cohen)週一在《國會山報》上發表專欄文章表示,由自己的「廚師」發動的兵變事件已經證明了普京政權是多麼的脆弱。

科恩提到,普⾥戈津一度有可能占領莫斯科並結束這一切,而普京也一度逃離莫斯科,在這個過程中,許多著名的俄羅斯高層領導人都沒有公開支持普京。

著有《俄羅斯帝國主義:發展與危機》(Russian Imperialism: Development and Crisis)一書的科恩表示,這次的「廚師」兵變事件將讓普京的權力受到極大影響,「俄羅斯在安全部門、執法部門和軍隊的頭頭們將對普京的管理技能產生疑問」。

科恩認為普京不僅在輸掉對烏克蘭的侵略戰爭,而且如果俄羅斯再發生一次旨在推翻他的政變的話,普京就會更加無力阻止了。

他在文章中說:「普京似乎正在輸掉他曾經承諾可在一週內獲勝的烏克蘭戰爭。由於瓦格納士氣低落,俄羅斯正規軍訓練不足且疲憊不堪,目前還不清楚俄羅斯人為什麼會繼續(在烏克蘭)戰鬥。這個國家在流血,並處於政治死胡同。2024年3月總統大選後,如果普京還活著的話,(俄羅斯)軍隊、特種部隊和安全部門中渴望權力的年輕一代可能會發動另一場政變——而這一場政變可能是年邁的普京無法阻止的了。」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